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雪夜风云

雪夜风云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九月的鱼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3】篇文章
日期:04-08|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九月的鱼发布民间故事《雪夜风云》,内容如下:

1、一封字简

康熙三十年冬天的一个雪夜。

四个夜行人全身穿白、遍体挂素,借着雪的掩护,溜进了紫禁城。他们蹿纵跳跃、滚脊爬坡,在偌大的紫禁城中竟如入无人之境……

康熙的一名低等贵人被杀,几名值夜的太监和宫女也死于那几个刺客之手,康熙皇帝却毫发无伤。殿角的金漆明柱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钉着一张字简: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灭祖之恨血债血偿。

吴门之后世潭柘寺留

四个夜行人铜琴、铁笛、金钟和银箫从禁中逃离出来就直奔虎坊桥的一座深宅大院里。因夜已深,只有最后一进院中的书房还有灯光,一个男子的影子被投在白色的窗纸上。

“主人,您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汉子躬身回答道。朱承祚的嘴角稍稍一撇:“好的,干得不错。铜琴,你留下。”络腮胡子和另一个汉子诺诺连声,也退了出去。

铜琴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紫黑的脸膛,两条剑眉直插入鬓,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朱承祚神秘一笑,说:“你马上到潭柘寺去看看吴世那边的动静,千万不要暴露行踪!”铜琴不解地问:“主人既然要和吴世联手对付康熙,那为什么要透露吴世的消息给康熙呢?”朱承祚脸色阴沉:“他们一个是叛我大明、杀我祖父永历皇帝的汉奸吴三桂的孙子;一个是夺我朱明王朝的女真鞑子。等他们两败俱伤,到那时,恢复大明江山不就易如反掌了吗……”朱承祚,他就是南明永历帝的孙子,因永历帝被吴三桂所杀,便流浪于天下,结交绿林好汉、笼络明朝遗老遗少,企图复国报仇。

铜琴迫不及待地又问:“那如果康熙灭了吴世,明年春天,康熙南巡时我们用红衣大炮轰击行宫的事不就泡汤了吗?”“不会!”朱承祚的语气明显透出不耐烦,“我买通了那几个管红衣大炮的头子,让他们将大炮藏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想动,到康熙那狗皇帝南巡时我亲自送他上西天!”说完,他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在忽明忽暗的烛火的映照下越发可怖……

“妙!妙!真是太妙了!好一个‘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之道呀!哈哈哈哈……”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门帘一挑,走进一个四五十岁的人来。朱承祚一看此人:“原来是吴公公驾到,未曾出迎,恕罪恕罪。”

这个被称作吴公公的人不就是大内的养心殿副总管太监吴一鸣吗?他怎么会到这里?

吴公公喝了口桌上的茶,缓缓地说:“眼下,康熙是大清国的皇帝,拥有千军万马。吴世也暗中搜罗旧部、招收新兵,实力也不可小觑。而您朱大公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和他们二人相抗衡的。如果以吴世这块儿石头,来攻康熙这块儿玉,朱公子您稳坐钓鱼台,伺机而动,何愁天下不定、江山不复呀!”说完,看了朱承祚一眼,两人四目相对,立刻仰头大笑起来……

2、夜探古庵

夜深了,京西潭柘寺中的一间僧寮里仍亮着烛火。

一个戴发修行的年轻男子对着香案后的一张《达摩渡江图》发呆。突然,他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又是个雪夜,十八年了!”说完点燃一炷香,对着《达摩渡江图》拜了几拜,然后伸手将图的卷轴下的丝带轻轻一拉,这幅图立刻卷了上去,露出一个小佛龛来。在昏黄的烛光下,里边露出两个灵牌,一大一小,黑漆描金,大的上写着“亡祖吴门三桂之神位”,小的上写着“亡父吴门应熊之神位”。这个年轻人就是吴三桂之孙、吴应熊之子吴世。

十八年前,因为吴三桂起兵造反,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也纷纷响应,“三番”在京城作为“质子”的吴应熊以及耿精忠的二弟耿昭忠、三弟耿聚忠满门全被清廷所斩杀。吴应熊的结义兄弟张建阳死里逃生,将吴世带到潭柘寺中。潭柘寺主持却凡大师收留了他们,并教吴世修文习武,直到今天,但从未问过他的身世、遭遇。如今,吴世已经是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了。

潭柘寺外的山路上有个人踏雪而来。

这个人就是当年把吴世救出额驸府的张建阳,他是吴应熊的义弟,吴世的盟叔。他这是从南京回来,到那里联系吴氏旧部,招募新勇,准备在明年春天康熙南巡时轰击行宫,起事造反的。

张建阳推门而入,说:“世,南边的事情都办好了,就等着狗皇帝变成炮灰了!”

就在张、吴二人交谈时,屋顶上也有两个人,他们都穿了白色的夜行衣,借着雪的掩护,在上面偷听多时了。由于这两个人一个在房顶的前坡,一个在房顶的后坡,所以都没有发现对方。

当他俩中的一个人离开时,对方才发觉,于是就远远地坠在其后跟踪他。前边的人到虎坊桥的一处深宅大院才消失。

后边的夜行人即是康熙皇帝的御前侍卫总领童一鹤,他受命于康熙夜探潭柘寺。回到宫中,康熙听说了整个探寺的经过后,微微点点头,然后,他的眉棱骨不易觉察的挑动了几下,缓缓地说:“折腾了一宿,你也乏了,下去休息去吧。”

3、吴宅寻源

第二天,康熙像往常一样接见大臣、批阅奏章,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当晚,康熙屏退所有的值班宫女和太监,身边只留下了御前侍卫总领童一鹤以及养心殿总管太监李德仁。

康熙小声对童一鹤吩咐道:“你今晚到虎坊桥吴宅探听消息,记住,只是探听,不要打草惊蛇!”“吴宅?”“对,是吴宅!”这几个字从康熙的牙缝中挤了出来,他两眼冒火,恶狠狠地说:“吴一鸣这个好奴才,真是朕的好奴才!”童一鹤已经明白了,答一声“是”,就躬身却步退了出来。

这天傍晚又下起了雪。起初还是粟米般的霰雪,到了夜里就变成了鹅毛大雪。远处传来三声沉闷的梆子声,已经是三更天了……

虎坊桥吴宅,书房还亮着灯,童一鹤身轻如燕,在房顶来了个“珍珠倒卷帘”,双脚钩住檐瓦,头冲下,点破窗棂纸,向屋中看去……

书房中,朱承祚、吴一鸣以及铜琴、铁笛、金钟、银箫正围着景泰蓝的火盆商议着什么。

房上的童一鹤听得出神,一不小心钩住了檐瓦的脚,房檐上垂着的冰柱被蹭掉了几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不好!有人偷听。”屋内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快追!”朱承祚大怒。

童一鹤知道事情不妙,施展轻功,抽身便跑。与此同时,铜琴也从屋中蹿上了屋顶,顺着童一鹤跑的方向直追而去。金钟、银箫和铁笛因轻功稀松平常,到屋顶时早已不见了他二人的踪迹。

童一鹤和铜琴一直保持着一箭的距离,他突然在一片杨树林旁边停了下来,他想解决掉这个“尾巴”。

“你是什么人,深夜来吴宅干什么?”随后追上来的铜琴质问到。

童一鹤微微一笑,抽出宝剑,“赢了这把剑我就告诉你!”

“好!”铜琴也亮出肋下的宝剑。

两个人闪展腾挪,就像两只飞舞于花海中的蝴蝶,轻盈灵动。两柄剑绞在一起,映着地上白皑皑的雪显得寒气逼人。

大约在一百回合之后,还是未分胜负,童一鹤心中有些着急,因为皇上还等着他的消息呢。于是他便使出了家传的绝招“天河倒泻”,这招绝技除了他和他失散多年的哥哥外,没有人能破解。

只见童一鹤纵身跳起一丈有余,头朝下,手握宝剑向铜琴刺来。铜琴知道要是躲闪或者用剑格挡就会非死即伤,只有站在原地不动,才是不二法门。铜琴轻松地破解了这招绝技,可他并没有得意之色,相反,呆呆地站在那里,口中喃喃地说:“‘天河倒泻’,这是童家剑法,你怎么会用?”

童一鹤见他破了这招绝技,也一时愣住了。

接着便是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突然间,铜琴发疯一样地低吼,“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童家剑法?”

“我为什么不能会自家的剑法?”童一鹤莫名其妙地问。

铜琴听到此处,眼睛一亮,在黑暗阴冷的雪夜中产生了一丝温暖。几乎颤声叫道:“你是一鹤,你是一鹤,原来你没有死!”说着扑上前来,伸手从童一鹤的脖子上拽出一条红丝绳,绳上挂着一面和田玉牌,上面是一只浅浮雕的仙鹤……

童一鹤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儿来,问道:“你,你……你是……”

铜琴已经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他吃力地从脖子上也掏出一面和田玉牌,上面是一只浅浮雕的古琴……

这下子,童一鹤全明白了,眼前的人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哥哥——童一琴,他颤声叫着:“哥!……哥!”

童氏兄弟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小声抽咽着……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104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九月的鱼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