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妙计解危难

妙计解危难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走心玩家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1】篇文章
日期:04-10|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走心玩家发布民间故事《妙计解危难》,内容如下:

“人怕出名猪怕壮”,真真是有道理。北京前门外大栅栏,有家“内联升”鞋铺,老板赵一多,干练精明。自打从父亲那儿接过这祖传的家业,就一直如履薄冰。总怕因内联升的名气过大,而招引来灾祸。

“内联升”是靠千层底布鞋出的名,老话儿说:“爷不爷先看鞋。”北京人出门在外,没双好鞋那可不成。脚底有了劲儿,脸面上才有光。老北京的好鞋上哪儿淘换去?内联升啊。经过几十年的打拼,内联升成了品牌。下至轿夫,穿的是内联升做的布鞋,上至朝廷文武大员,穿的是内联升做的朝靴。以致北京人有句口头禅:头顶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八大祥,腰缠四大恒。能够穿上内联升做的鞋,是对身份的一种炫耀。内联升最拿手的是朝靴,鞋底有32层。鞋底每平方寸用麻绳纳81-100针,针码分布均匀。内联升,内联升,“内”指大内即宫廷,“联升”则表示,谁穿上内联升的朝靴,可以官运亨通,连升三级。

这一年的春节刚过,大栅栏的商号就争先恐后地放开了“开门炮”,以庆贺新的一年重新开业。内联升也不例外。可是,伙计们刚刚卸下门板,打开店门,就脸色煞白地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赵一多说:“掌柜的,不好了!”

赵一多闻听,心头“噌”窜起一股火。新年开张第一天,本想讨个好口彩,可谁承想得到的是一句“不好!”这多不吉利!但那伙计们一个个语无伦次,纷纷手指门外,仿佛门外有尊恶神似地。

赵一多抬脚迈出店门,眼睛一扫,也傻了。怎么呢,就在内联升大门的旁边,有一具“倒卧”。这死者的身旁,是一个哭哑了嗓子的姑娘。

账房先生跟出来了,一见,立即吼道:“你是哪儿的,快把这死人挪开!”

那姑娘听到,几步走到赵一多面前,“噗嗵”跪下了,紧接着“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边叩头边哭着求道:“大老爷,您行行好!帮我一张草席吧,让我爹能入土为安。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去去去!滚滚滚!”伙计们拥上来,连推带搡。

赵一多看看这死人,看看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姑娘,重重地叹了口气,对伙计说:“去,到棺材铺给她买口棺材,帮她发了丧吧。”

可是,赵一多行善过后,那姑娘却缠上他了,死活非要留下来,说一是报恩,二也是没有去处。账房先生就提醒他:“行善不能多,多了会招祸!”

赵一多看了看这姑娘,眉清目秀,举止端庄,不由心中一动,暗暗琢磨,我如果不收留她,难道让她坠入八大胡同的烟花馆中不成?正好夫人身体不好,罢罢罢,就收她做个丫头吧。

就这样,这个叫小红的姑娘就成了内联升老板娘的贴身丫头。

虽然收留了小红,可是赵一多的心头总有块阴影。就是觉得大年开张遇到死人有些不好,便处处事事倍加小心。

内联升只是家鞋店,可是生意红火,火得不得了。整个北京城做鞋卖鞋的海了去了,你内联升怎么就这么牛呢?前面说了,内联升做的鞋一是结实、舒适,二是能让当官的官运亨通。这是好事,但有时好事也会变成坏事。话说大清朝光绪年间有个袁世凯,打小就想当官,当大官。混到北京后,听说内联升的朝靴能使人官运亨通,连升三级,就天天穿着不脱,企图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光宗耀祖。可是,眼看都过了三十六岁了,他还仅仅是天津小站新建陆军的一介武夫。于是,他就将一腔怨气全归到内联升上了。他这一怨恨,就缩着脖子琢磨怎么整整内联升。琢磨来琢磨去,就憋出了个鬼点子。

话说这一天傍晚时分,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内联升里的顾客稀稀拉拉。这时,打外面进来个中年男人,他中等身材,目光炯炯,气度不凡,后面跟着两个随从。赵一多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大主顾,于是让手下又是敬茶,又是让座。那中年人用眼光到处踅摸,然后落座,抬起右脚,慢吞吞地说:“老板,你给我量量,我要做一双鞋!”

赵一多赔着笑,说:“爷,小店做鞋,从不用劳客人的大驾。您要的鞋,我心中已然有数。几天后您就擎好吧!”

那人一愣,问:“怎么,不量,你就能做?”

赵一多点点头,说:“这是小店祖传的绝技。”

那人微微一笑,说:“那好,五天后我让人来取!”说罢,起身就出了店。

这事儿对赵一多来说,本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这也是内联升的一绝。因为,除了内联升,哪家鞋店也不能不量脚,不试样鞋就敢做鞋。但内联升敢。因为,赵一多有本上辈传下来的《履中备载》。但凡是北京城里的官家,他前脚出店,后脚就有人向内联升通报这是谁谁谁。赵一多呢,只要翻出这本《履中备载》,照猫画虎即可。什么是《履中备载》?这是内联升几十年积攒下的顾客资料,这都是通过花钱向当官的身边人买下来的。但是,今天,当有人说起这位爷时,赵一多立马尿了裤子。为什么?这位爷敢情不是别人,他乃是光绪皇帝真龙天子。光绪皇帝到了内联升,并要做鞋,是吉是凶?赵一多就琢磨不透了。按说,给光绪爷做双鞋不难,难的是他买鞋的目的。

是啊,光绪干吗要大驾亲临内联升呢?那就是他听袁世凯说了内联升的“神奇”。光绪不信,这才要亲身试他一试。他没想到,这内联升还真是名不虚传,不用试鞋就能做鞋。可是光绪将信将疑,他要等待结果。

五天后,光绪的鞋做好了,他穿上这么一走,嘿,倍舒服儿,觉得人也提了精神。可光绪并没有高兴,而是犯了嘀咕,心说:我不试鞋,他内联升就能做出这样合适的鞋来,鬼都不信。他就把贴身太监召了来,严厉责问。那太监哪敢抗命,只好一五一十地道出了内联升的秘密。光绪听后,身上冷汗淋淋,他联想的特别多。啊,连小小的一个内联升鞋铺,都能通过耳目,掌握我脚的大小尺寸,如果有人需要我的脑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如此看来,这天底下哪里还有太平可言。他就要派人将内联升老板抓来问罪,定他个串通官府,操纵北京城鞋业的罪名查抄了他。

光绪刚把自己的打算让刑部拟圣旨,那贴身太监早已经跪下了,说:“万岁,万万不可!”

“何以阻拦?”

“奴才认为,内联升已名声在外,如果圣上突然查抄了他,怕是众人不服。”

“为什么?”

“圣上总不好将《履中备载》公开吧,如果公开,那将犯众怒,怕老佛爷那儿也不好交待。奴才的意思是,既要查办他,又要让众人说不出话。”

“你有什么高招儿?”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

“别给我拽。说!”

“喳!奴才的意思是圣上派一人前去买鞋,而这人一是从没有在内联升做鞋的记载,二是他的脚长得特别,比如说是六指儿。”

“哈,亏你想得出。可这样的人哪里去寻?”

“奴才堆里有个张三才,他的左脚就是六指儿。”

光绪沉吟道:“怎么,你给我出了这个主意,再去给内联升通风报信不成?”

“奴才决然不敢。”

光绪点点头,同意了。但是,光绪生来多疑,特别又经历了这事。他对太监的建议虽然采纳了,但他决不会信任太监推荐的人。那光绪找谁来办这件事儿呢?他于是想到了袁世凯。盖因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新军,光绪要倚重他进行维新变法呀,所以对他比较熟悉。而且,是袁世凯前些日向他说的内联升的奇事,这才引出他到内联升做鞋。

袁世凯领受了这个“圣命”,心中暗自得意,他要借刀杀人。要让这个令他寄托了好梦的内联升从此败落。对于光绪的这道“圣命”,他早就预料到了,并在心里已经将合适的人选过了六六三十六遍筛子。

袁世凯选定的是他手下的一个副将。此人长得五大三粗,可偏偏生了一双小脚,而且巧的是,他的左右脚都是六指儿。袁世凯暗暗冷笑:内联升、内联升,虽然我也穿的是你家的鞋,可今天怪不得我也。谁让你名声太大,谁让你让我不能连升三级,谁让你惹怒了当今皇帝爷?

话说赵一多在惴惴不安中苦熬时光。这天,门帘一挑,走进一个武士打扮的人,进门就粗声大嗓地嚷嚷:“掌柜的,给我做双千层底的鞋!”

赵一多搭眼一扫,知道是位生客,于是边拉家常边注意他的脚。说实话,这么多年摸爬滚打,他也能从外表上对顾客的脚揣摸出个八九不离十。再者,到内联升买鞋的人,除了达官贵人需要小心为上外,对于一般的人,能做到基本合适就行。这里还有一个小“诀窍”,那就是宁可把鞋做大一点点,也千万别做小了。因为布鞋除了极个别的需要上楦子外,大都能适应顾客的脚。可是,眼前这一位,却让赵一多有点犯难,为什么?因为这人穿的是一双皮靴子,但是他要的却是一双单帮千层底布鞋,现在,隔着厚厚的靴子,赵一多对于他的脚难以准确掌握。可赵一多是谁?内联升的老板啊。他见多识广,能够从容对待。只见他微微一笑,说:“这位爷,三天后您老来取吧,保管您满意至极。”

当天晚上,就有人向赵一多透露了这位爷是袁世凯手下的副将,而袁世凯是秉承光绪皇帝的圣命,故意找内联升的茬口儿来的。可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也。赵一多听后一惊,随后闭目沉思,默默念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打发了通风报信的人后,发现账房先生还在屋里,于是问:“有事儿?”

账房先生拱手抱拳,说:“掌柜的,我感到后天要出大事儿了。”

赵一多点点头。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109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走心玩家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