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风云承济堂

风云承济堂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逍遥行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2】篇文章
日期:04-10|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逍遥行发布民间故事《风云承济堂》,内容如下:

1、少奶奶

民国年间,北洋政府治下的热河都统承德府有一家老字号药铺,叫承济堂。承济堂的老掌柜姓杨,他为人厚道,急公好义,偏偏儿子杨济是个败家子,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杨趴蛋”。

这段时日,老杨掌柜去奉天做药材生意,杨趴蛋就像松了辔头的驴子,四处撒欢。这天,他豪赌了一夜,一算账,竟然输了一万大洋。从赌场出来,杨趴蛋肠子都悔青了,好在今天是父亲回家的日子,他希望父亲这趟买卖能多赚点,好替自己还账。

杨趴蛋到了家门口,转了好几圈没敢进门,正想着怎么和父亲交代,就见承济堂的老管家刘叔匆匆从里面跑出来,一看到杨趴蛋就哭着说:“少爷,你可回来了,赶紧进屋吧,老掌柜他……不行了。”

“不行了?”杨趴蛋懵懵懂懂地跟刘叔进了屋,屋里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只见老杨掌柜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两手的手腕上各有一道深割的口子,血好像已经流干了。床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姑娘,二十出头,打扮得干净利索,虽然眉头紧锁,但看上去异常冷静。

老杨掌柜听到杨趴蛋进来,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杨趴蛋,又指了指旁边的姑娘,断断续续说了一句话:“我走后……你和她成亲,以后凡事要听她的。”接着就断气了。杨趴蛋扑倒在炕头大哭。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老杨掌柜死的当晚,账房便卷着承济堂的钱跑了。刘叔和老掌柜带回来的姑娘忙里忙外,料理后事,杨趴蛋却只会坐在角落里一个劲地哭。

出完殡,赌场的债主侯三带着一群人来要账了。要账的这群人里,居然还有承济堂以前的一个伙计——阎六。这阎六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后来被老杨掌柜辞退了,没想到竟然投奔了侯三。

此时,阎六得意洋洋地对杨趴蛋说:“还不出钱,就拿承济堂抵账!老掌柜死了,这承济堂在你杨趴蛋手里,败了还不是早晚的事?不如交到我们侯三爷手里,还能造福于民。”

侯三拿出一张字据,举到杨趴蛋面前说:“白纸黑字红手印,赌场的规矩,赖账的砍手,交出承济堂还是砍一只手,你可想清楚了。”

杨趴蛋吓得魂飞魄散,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阎六见状,狞笑一声,上前就要揪杨趴蛋的衣领,手还没沾到衣裳边,就被迎面而来的一盆水浇了个透心凉。接着,就听到一个纤细却镇静的声音:“把字据给我。”

众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老掌柜带回来的那个姑娘扔掉盛水的铜盆,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冲着侯三说:“现银没有,这是承济堂的房契,抵账了,把字据拿来,咱们两清。”

阎六狼狈地抹掉脸上的水,一个箭步冲到那姑娘跟前,叫嚣着:“你他娘的活腻了吧……”

“啪!”只见那姑娘挥手就是一个嘴巴,狠狠地抽在阎六脸上,骂道:“狗奴才,没大没小,我跟你家侯三爷说话,你插什么嘴!”这一巴掌可把阎六打愣了,直勾勾地看着她。

侯三也是一愣,他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个姑娘,只见她眉清目秀,皮肤雪白,看似柔弱,神情里却有着异于常人的倔强和冷静。侯三不敢轻视,想了想说:“承济堂现在这样子,房契只能抵两千大洋,剩下的八千呢?”

“两千就两千。”姑娘不慌不忙,“老掌柜刚走,现在账上周转不开,日后承济堂若能东山再起,我必将剩下的银子还上。”

侯三大笑:“东山再起?谁不知道你们的账房跑了,承济堂就剩下个空壳子。我改主意了,今天拿不出一万大洋,就按赌场规矩办。”

姑娘淡淡地说:“侯三爷,既然您不明事理,那我也豁出去了,您闻闻这承济堂周围是什么味。”

侯三这才注意到,原来刚才姑娘泼的那一盆不是水,竟然是火油。姑娘凛然道:“侯三爷,这承济堂里里外外全让我浇了火油,当然也包括您脚下踩的。今天要么您拿着房契走,要么,您带着承济堂的灰和我们的魂儿走。”说着,姑娘就擦着了洋火,要点那房契。

这场面可把侯三惊住了,不由得就问了姑娘一句:“那什么,你、你到底是谁啊?承济堂的事轮得到你做主?”

姑娘盯着侯三说:“三爷您听好了,我叫张小玉,打今儿个起,我是承济堂的少奶奶。”

三天后,张小玉和杨趴蛋搬出了承济堂,承济堂里的药材全抵给了侯三,杨趴蛋只带走了老掌柜的一箱遗物和承济堂的牌匾。这箱遗物除了一些医书,就只有一面铜锣。据管家刘叔说,当年杨家祖上当医生,走街串巷时敲的就是这面铜锣,兴家立业后,历代承济堂掌柜都把它当做镇店之宝。

张小玉用带来的首饰在离承济堂不远的地方租了两间小房。全都安顿好以后,刘叔开口问道:“小玉姑娘,别怪我这个老东西多心,我有些话想问你。”

张小玉放下手里的活,说:“刘叔您问吧。”

刘叔清了清嗓子,说:“我在承济堂几十年,虽然不开方治病,但也能看出点门道。老掌柜临死前手腕上的刀痕,从刀锋走势上看,像是自己割的,老掌柜到底出了什么事?您又是打哪来的?”

杨趴蛋也在一旁插嘴:“对呀对呀,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小玉沉默片刻,说:“刘叔,老杨掌柜已经走了,您问的事,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们,现在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把日子过下去。”

刘叔有些尴尬地说:“可我们连你的来历都不清楚……”

张小玉笑道:“刘叔,承济堂都没了,您还有什么让我图的?我是老掌柜给杨家找来的媳妇,趴蛋要是不嫌弃我,我愿意全心全意地和他过日子。”

刘叔点了点头,此时,他只能遵守老掌柜的遗嘱,认定了这个少奶奶。没过几个月,刘叔便张罗着让杨趴蛋和张小玉拜堂成了亲。

2、毒山杏

成亲后没多久,这天一大早,刘叔和杨趴蛋就被院子里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两人从屋里出来,发现张小玉正在院子里捣鼓老掌柜留下的那面铜锣呢。

杨趴蛋揉揉眼睛,问:“小玉,你拿这出来干吗?”

张小玉笑了笑说:“我昨天想了一夜,你之所以祸事连连,只怕是犯了小人语。别人越说你不行,就真的不行,这倒霉的邪祟就越会来找你。要想翻身,就得让别人都说你能起来。”

“我都趴蛋了,怎么让别人说我能起来?”

“我从小读过一些书,懂得一些破小人语的方法。”张小玉拿起铜锣说,“这面铜锣是承济堂起家的宝贝,有个名号,叫功德锣。从明早开始,每日天色刚泛白的时候,你就到街上去敲这面锣,这是邪祟最脆弱的时候,猛敲铜锣便可驱走邪祟,破了小人语。”

经过侯三那件事,杨趴蛋已经对张小玉另眼相看,心想反正不赔本,试试就试试呗。

接下来的几个月,杨趴蛋每天都按张小玉说的,天色一泛白就敲着锣在街上转一圈。好多人突然被锣声从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慢慢地,街上就议论开了:“不知道杨趴蛋怎么了,以前太阳不晒屁股他都不带起炕的,现在怎么这么早起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习惯了,每天早上锣声一响,人们就会在半梦半醒中嘟囔一句:“杨趴蛋起来了。”“别管他,是杨趴蛋起来了,咱们继续睡吧。”

承德是穷山,山上值钱的东西不长,却长了满山的毒山杏,每天早上杨趴蛋一敲完锣,张小玉就拉着他去摘山杏。杨趴蛋不解地问:“小玉,这毒山杏又苦又涩,杏核还有毒,咱每天费这么大劲儿,摘它做什么啊?”

张小玉笑道:“只要你每天敲功德锣,毒山杏也能变成金元宝。”

张小玉带着杨趴蛋每天成袋地往家搬毒山杏,搬回家的毒山杏便晒干,一个一个地取杏仁。人们都议论说:“这杨趴蛋不会得了失心疯吧?他摘毒山杏该不是想害咱们吧?”那段时间,很多人家在井里打水时,都会先仔细看看水里有没有毒杏核,恐怕一不小心就中毒。

这天,街上忽然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几个都是商人打扮。他们进了一家药铺,问:“这里有没有山杏核?”药铺掌柜的一头雾水:“杏核?承德的山杏都有毒,不能食用,你看我们这有上好的黄芩、当归……”

这行人不等他说完又问:“这满山的杏子就没人收吗?”掌柜的更不明白了,指了指杨趴蛋家说:“他家好像有那东西。”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群人竟然花高价买下了杨趴蛋家里所有的毒杏仁。杨趴蛋看着一堆大洋和银票,一个劲儿地傻笑,一旁的刘叔却皱起了眉头,问:“少奶奶,您说这些人买毒杏仁做什么,该不会做什么坏事吧?”

杨趴蛋插嘴说:“哎呀刘叔,这还用问?这些人都是我用功德锣招来的财神呀!”

张小玉笑道:“刘叔,您别担心,听我解释。现在战火纷飞,各路军阀都在扩大地盘,可最令军阀头疼的就是自己的兵都拿着两杆枪,一杆是打仗的枪,另一杆就是烟枪。鸦片烟让那些当兵的变成了病秧子,还怎么打仗?所以,军阀们就下狠心要断了当兵的烟枪。”

“这和毒杏仁有啥关系啊?”刘叔还是不明白。

“要想戒烟毒,他们必会给士兵服用一种药——补正丸。”

刘叔听了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救迷良方》里的补正丸!曾经有位大清名医受林则徐之托,研制十八味戒烟方,其中就有这补正丸。我真是老糊涂了!”

张小玉赞许道:“刘叔不愧是承济堂的老管家。这补正丸里有一味以毒攻毒的药物,便是毒杏核。这种山杏只生在北方,又以热河生长得最盛,药性也最强,所以他们一定会来这里收。”

“少奶奶,您可真不是凡人!”这回刘叔是真正地打心眼里佩服张小玉了。杨趴蛋在一旁听了,兴奋地说,以后啥都不用干,光摘毒山杏就行了,可张小玉告诉他,补正丸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明年就不会有人来收毒山杏了。

张小玉用赚来的钱在通宝山上买了一大片地,种起了药材。转眼一年过去了,她租了一个门面,将承济堂重新开张。

开业那天,承济堂的老主顾都来了。张小玉高兴地对杨趴蛋说:“从今天起,你就不叫趴蛋了,你是承济堂的新当家,杨济杨掌柜。”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115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 3 4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逍遥行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