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秦妃陵盗影

秦妃陵盗影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菁华浮梦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1】篇文章
日期:04-14|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菁华浮梦发布民间故事《秦妃陵盗影》,内容如下:

1、

民国五年深秋,一辆马车出了西安,直奔临潼,径直驶进了骊山东麓的太池村,停在了张大金的院外。

马车上走下一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一身商人打扮。“有人在么?”商人走进院中喊。话音未落,屋里走出一位六十岁左右,但看上去很硬朗的老者,他就是张大金。

商人向张大金开门见山地介绍自己叫刘宝全,在西安做些古玩生意,前来是想请张大金帮忙“铲铲土”。而一听此话,张大金的脸色马上变了。“铲土”是临潼一带的黑话,意思就是盗墓。盗墓者被称为铲子,而张大金曾经就是这一带最有名的金铲子。

张大金幼年丧父,为了还债,母亲狠心抛下他,改嫁他乡,从此杳无音信。张大金靠乡亲们抚养成人,然而他不思报答,反而在一帮狐朋狗友的鼓动下干起了挖古墓、卖文物的勾当,一干就是十多年,成为盗挖古墓的高手。为此,他被村民赶出了太池村,但他依旧贼心不改,走到哪儿就掘到哪儿。

四年前,张大金忽然宣布金盆洗手,重回太池村,向乡亲们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欺宗灭祖之事,否则情愿砍去双手。他还倾其所有家产,给太池村的几座古墓建起了围墙,由一个盗墓鼠贼变成了一个古墓的保护者,这才赢得了村民们的原谅。有传言说:张大金之所以如此痛改前非,是因为他曾掘过一座墓,结果却从一具朽骨身上盗得一块蓝田玉,而上面竟刻写着自己的名字。后来他打听到墓中所埋之人,名叫唐翠花,正是自己的母亲。张大金悔恨不已,决定痛改前非。

所以当刘宝全提出让自己出山“铲土”的时候,张大金断然拒绝。“张爷,我求你帮帮忙,你只需在秦妃陵上……”刘宝全急切地说。“你说什么,秦妃陵?”张大金很吃惊。“对,就是秦妃陵。”刘宝全神秘地笑了笑。

太池村北塬上有一大土堆,传说这是秦始皇的郑妃的墓冢。如今刘宝全竟打起了它的主意,自己就更不能答应了。“只要我张大金还有一口气,任何人就别想动这座秦妃墓。”这时,屋里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他叫张力,是张大金三年前收的养子。刘宝全看到有第三个人进来,话到嘴边,但终于没有说出来,悻悻地起身告辞走了。

张大金深深知道像刘宝全这种古董商人,比铲子更可怕,他们一旦想要哪座墓里的东西,就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得到它们。

越想越可怕,张大金赶忙跑到临潼政府请求看管秦妃陵,而当时的政府名存实亡,根本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没办法,张大金只得让张力和一些村民日夜轮流守卫着秦妃陵。

2、

夜幕降临,张大金正在喝酒,忽然有人将一块裹着一张纸的石头扔到了门口,传来嗵的一声响。张大金吃了一惊,拿下石头上的那张纸,展开一看,脸色马上变了。很快他好像确定了什么,拿起挂在墙上的一条装东西的褡裢,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张力正和一些村民坐在临时搭建在秦妃陵封土旁的一个帐篷里,烤着火取暖。只见张大金走过来对村民说:“你们也累了一天了,都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父子就行了。”村民们巴不得早走,见张大金发了话,客气了几句就走了。

秦妃陵面积大,凭他们父子二人根本就看不过来。张力不明白张大金为什么要急着让乡亲们走。可他知道父亲的脾气,也不敢说什么。

夜深了,古墓周围更显阴幽。张力抱紧双臂很不安。张大金看他一眼,忽然问道:“你想不想发财?”“想!”张力憨憨一笑。“那你知道这墓里有什么宝贝吗?”张大金又问。张力摇摇头。张大金看一眼又黑又高的封土,感叹说这墓里极有可能埋着秦始皇的大印。

秦始皇的大印怎么会在这座墓里呢?张力疑惑了。张大金说,秦始皇最后一次东巡,就有不祥的预感,于是他把大印秘密交给了大儿子扶苏,而扶苏也知道如果秦始皇遭遇不测,赵高和弟弟胡亥就会向自己发难,寻找大印,于是他派人将这封大印秘密地埋在了自己母亲的坟墓里,也就是这座秦妃墓。“爹,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力问。“这都是传说,可是传说往往有六成是真,以前找墓的时候我也多是靠传说。”张大金说。

“那,秦始皇的大印能值多少钱?”张力又问。张大金冷笑一声说如果卖,可以尽管往高里开价,张力惊呆了。张大金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说:“今晚上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咱爷俩的下半辈子就不愁了。”“爹,你,你不会是又想?”张力已经猜到了什么。

张大金嘘了一声,拉着张力走到一个土堆旁,张力吃惊地看到,土堆里头放着一只褡裢,还有一柄专门找墓的洛阳铲,还有绳子铁锨等物,看来张大金是有备而来。

张力试图规劝他。而张大金却说:“我们根本斗不过刘宝全这些商人,这座秦妃陵我们也只能守卫一时。与其让他们把秦始皇的大印盗去,还不如我们提前挖了。”“可是你别忘了,当初你发誓说不再盗墓,如果再犯就要砍去双手的。”张力急切地说。张大金叹口气说:“到时候我们就说是刘宝全他们给盗的,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可是……”张力继续紧张。“别说了,抓紧时间,就按我说的做。”张大金厉声命令。张力重叹了一口气,只能听从。

张大金用洛阳铲探好了挖土方位,然后开始了盗掘。两个时辰之后盗坑距地面已有二三米多深。这时,张大金好像听到了什么,赶忙让张力上去看看。张力顺着事先拴好的绳子爬上来,向四周探望,没有发现什么,又顺着绳子爬下来,低声说:“爹,没人。”张大金点点头,一摆手,继续挖。没几下,铁锨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张大金心头一喜,加快了挖的速度。

3、

很快几个罐子之类的东西露了出来。继续挖,是一只金匣,张大金用铁锨熟练地撬开,里面果然装着一枚玉质大印,方圆四寸,印纽上盘着五条栩栩如生的龙。“没错,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这就是秦始皇的玉玺。”张大金无比兴奋地说。

兴奋过后,父子二人拿着玉玺,准备将盗坑填埋。就在此时,他们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晃动的火把。“抓盗墓贼”的喊声同时传过来。“爹,不会是乡亲们发现了吧?”张力慌了。张大金眉头一皱,急切地说:“别怕,他们不会怀疑我们的。你赶紧倒在地上,假装被盗墓贼打伤,我去把这玉玺藏起来。他们要是问起我,你就说我去追那些盗墓贼了。”“可,可要是他们知道是我们干的怎么办?”张力快哭了。“他们不会知道的,大不了打死不承认。”张大金说着,一把将张力推倒在地,而他抱着玉玺很快消失在了夜幕里。

村民们打着火把跑过来,吃惊地看着盗坑,然后扶起张力,询问盗墓贼的踪迹。张力佯装着急地说:“十几个盗墓贼把我和我爹打昏了,然后把墓给挖了,挖出了不少宝贝。我爹醒了就去追了。”事情很严重,一些村民向张力所指的方向追去,另外几个村民则抬着张力回到了村里。

此时的张大金正抱着玉玺走向村外树林中的一辆马车。马车旁站着刘宝全和一个洋人。“怎么样张爷,得手了么?”刘宝全急问。张大金走过来,将手中的金匣打开,刘宝全赶紧从马车上拿出一盏马灯。金匣连同匣里的玉玺都在微弱的灯光下,闪出美丽的光晕。刘宝全和洋人大喜过望,伸手要拿,而张大金却迅速收回手说:“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才掘到的,先给钱。”“好说。”刘宝全说着从马车上拿出了一只小皮箱,打开,里面全是银元,在马灯的光线下,同样灿灿发光。张大金拿过皮箱,同时将玉玺交给了刘宝全。“从今以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张大金说完,抱着箱子就急匆匆走了。

刘宝全和洋人欣喜地看着手中的玉玺。“这回我们可要发大财了。”史密斯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刘宝全哈哈一笑,两个人上了马车,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天清晨,张大金早早起来,似乎有心事。这时,又一块石头忽然从院外飞到了门口,石头上依然裹着一张纸,张大金急忙打开来看,脸色顿时惨白,将纸撕碎扔到地上。

晚上,张大金盘坐在床上,数着那一箱子白花花的银元,突然门外响起了急剧的撞门声,张大金赶紧扣上皮箱要往床底下塞,这时,门被撞开了,十几个村民拿着棍子在族长的带领下闯了进来。张大金大吃一惊:“你,你们这是?”

“少装蒜,秦妃陵是你挖的?”村民们嚷着。张大金一脸无辜:“不,不是我,那是盗墓贼干的。”族长叹口气:“张大金,别装蒜了,刚才有人给我扔了一张纸条,说秦妃陵是你和张力挖的,把秦始皇的玉玺卖了,赚了不少钱。”“不,我,我没有。”张大金的身体开始颤抖。族长一摆手,几个村民搜出了床上的那只皮箱,露出了那些银元。

“我刚刚已经问过张力,他也都承认了,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怎么说?”族长说。眼见事情败露,张大金暴跳如雷,大骂张力,而张力被村民们扭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张大金面前:“爹,我,我……”“狗日的你敢出卖我?”张大金踢他一脚,被村民擒住。“爹,那纸条不是我写的。”张力哭着说。“狗日的,写都写了还不承认。”张大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栽在了自己的养子身上。

清晨,太池村村口的空场上,张大金被几个村民紧紧地按住胳膊。族长和众多的村民站在他的对面。族长大声说道:“张大金,盗掘先人坟墓,天神共怒,其罪当诛。起先,他改过之时,曾立下誓言,倘若再有掘先人墓的恶行,当斩去双手。”说着一摆手,几个村民将一张桌子抬在了张大金的面前,桌上放着一把菜刀,张大金颤抖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永不犯此。”说着,族长走到张大金面前:“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掘的秦妃陵,里面的东西卖给谁了?”“秦妃陵是我挖的,玉玺卖给了一个商人,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张大金急切地说。族长再度叹口气转过身去,一摆手,村民们将张大金的手按在了桌子上,一个村民摸起了菜刀……

张大金的惨叫声传得很远,而刘宝全和史密斯站在村口的隐蔽处看着这一幕却阴冷地笑着。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133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菁华浮梦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