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悲情采珠丁

悲情采珠丁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花落蹁跹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6】篇文章
日期:03-11|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花落蹁跹发布民间故事《悲情采珠丁》,内容如下:

捐官上任

清朝从顺治年间开始,就在关东松花江边设立了打牲衙门,专门给宫廷采捕食品和生活用品,什么山野鸡鲟鳇鱼野蜂蜜,人参鹿茸靰鞡草,天上飞的,地面跑的,水里游的,无不在打牲之列。这个衙门存在了二百多年,就是在朝廷四面楚歌摇摇欲坠末年仍在运行,贡品照例千里迢迢源源不断地运往宫廷内务府。松花江里的珍珠匀莹圆润,品质非凡,因产于关东,又叫东珠,东珠是打牲衙门的重要贡品,采东珠的人叫珠丁。

这一年,朝廷下达给打牲衙门采捕东珠的数额大增,更要命的是,一钱重的正珠比往年增加了一倍。东珠已经采了二百多年,松花江里产珠的河蚌几乎被宰尽杀绝,要想捕到一颗一钱重的正珠谈何容易?可这并没有难倒珠轩达依拉哈,他信心十足,甚至梦想着超额完成额数再官升一级。

珠轩达是打牲衙门采珠的头目。依拉哈是刚刚花钱捐来的这个官职,他其实对采珠一窍不通,甚至河蚌的成幼都分不清,但他晓得在珠丁里有个叫图尔迈的老珠把式十分了得,通过看云看雾看水看浪就能准确地找到含珠的河蚌,从不失手,上任珠轩达就是因为这个珠把式采到了一颗冬暖夏凉的大东珠被擢升为领催。依拉哈想,只要把图尔迈牢牢攥在手心里,就不愁采不到大东珠。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采珠大队人马开拔的头一天,突然传来了一个天大的坏消息──老图尔迈腿断了。

这简直是给了依拉哈当头一棒。他火急火燎地跑到丁营图尔迈家,见老珠把式躺在土炕上,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腿被一条破兽皮盖着,鲜血渗了出来,染红了一片。依拉哈一把将兽皮掀开,见图尔迈的一条腿成了血葫芦,白森森的骨头裸露出来,伤得实在不轻。“明天就开拔了,你是怎么搞的?”依拉哈非常生气地问。

图尔迈强忍着疼痛告诉珠轩达,老伴儿刚死不久,儿子才十三岁,我这一走就得好几个月,为了给孩子多备些烧柴,一大早就上了山,没想到踩上了捕熊的地夹子。这时他的儿子哈库领着郎中“刘高手”风风火火地来了,看到了图尔迈的伤情,郎中皱起了眉头。依拉哈问道:“还能去采珠吗?”

郎中摇了摇头,说:“不能。腿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不能去也得去,抬也得把他抬上船去。采珠是圣命,不可违抗!”

郎中说:“只怕是到不了采珠场人就没了。”

小哈库大声嚷道:“我阿玛伤成这样,不能去采珠,要去,就我去!”

依拉哈心里想,把图尔迈抬船上去也是个累赘,真死在了采珠船上更晦气,惹怒了河神怕是一颗珠子也采不到。但也不能便宜了这老家伙,你不能去采珠,就拿你儿子顶缸,于是指着哈库说:“好,那你就替你阿玛采珠,明天就出发!”

图尔迈含着眼泪声嘶力竭地说:“他还是个孩子啊……”

依拉哈根本不理,“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九死一生

只有十三岁的小哈库被带上了采珠船。珠船队浩浩荡荡溯江而上,整整行了一个月,来到了牤牛滩采珠场,这片水域老早就成为了皇家的采珠场,也频有上品东珠从这里获得。依拉哈把采珠船队停在了牤牛滩岸边,心想,我就不信没有图尔迈就采不到东珠。

采东珠是一项非常艰苦危险的劳动。珠把式站在船上,把一根两丈长的木杆插到江底,珠丁只在裆部兜一块兽皮,光着身子顺着木杆潜到江底,在沙石里寻找河蚌。采东珠都是在秋季,江水冰凉彻骨,再健壮的采珠丁也挺不多长工夫。从水里钻出来个个都冻得浑身青紫,颤抖不止,可稍稍暖和一会儿后还要下去,一天要下潜无数次,就是拿着生命跟阎王爷捉迷藏。采珠队一连忙乎了很多天,珠丁从江里捞出的河蚌倒是不少,宰杀后的蚌壳在岸边堆了一堆又一堆,可却很少见到珠子。依拉哈急得吃不下睡不着,他恨老珠把式图尔迈,那条老腿早不断晚不断,偏偏在要采珠时断了,他把对图尔迈的恨都撒在了小哈库身上,逼着他和大人一样一次次潜进江水里捞河蚌,几次冻得都要昏死过去。

牤牛滩水域表面上看去波平浪静,可水下却暗流涌动,杀机四伏。这天,小哈库刚刚潜进江底,一股暗流就向他打来,他一时没有握住插到江底的木杆,整个人失去了控制,被无情的暗流带走了,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可身不由己,他感觉到落入了无尽的黑暗里,一切挣扎都无济于事。冥冥之中,小哈库看见一个格格,穿着一身白纱,像天仙一般美丽,正在江边一块大石头上洗衣服。没洗的纱衣堆放在身边,血迹斑斑。格格一边洗一边流泪,小哈库问道:“格格,你是不是累了?”

格格说:“不是。”

“那你为什么流眼泪?”

“我是悲伤。我的姐妹们都被杀害了,有的年纪还很小,你看这些都是她们留下的衣服,我怎么能不难过流泪?我问你,你一个小孩怎么一个人来到这里,快来暖和暖和。”

格格让小哈库躺在那一堆柔软的纱衣上,又给他盖上了几层,瞬间,小哈库感到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舒服极了。他甜甜地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已经是满天星斗,弯月高悬。身下哪有什么柔软的纱衣,全是一堆蚌壳,这些蚌壳都是采珠丁宰杀河蚌留下来的。回想刚才的梦,小哈库心里很酸楚。但皇命难违,身为珠丁就该为朝廷效力。寒冷的江风像刀子一样扎在身上,小哈库又饿又冷,饥寒交迫,他想支撑起来去找珠丁的队伍,可浑身伤痛僵硬,根本不听使唤,一颗流星划破夜空,眨眼间就消失了。小哈库想,我是不是要死了,他的眼前出现了阿玛的身影……

幽境蚌城

小哈库再次睁开眼睛时躺在一间小土屋里,他听到一个小女孩在稚声稚气地说:“阿玛,他醒了,他醒了!”一个白须老者端着饭碗走到炕沿边,一边喂哈库米粥一边慈祥地说:“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到这老江道里来,要不是我们爷俩夜里钓鱼看见你,你就没命了。”

小哈库说:“我是采珠丁,被暗浪打晕了。”

“你是采珠丁?你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采珠呢?”

小哈库告诉白须老者,自己家祖祖辈辈都是采珠丁,老阿玛图尔迈是出名的珠把式,可腿受了重伤不能跟船来采珠,珠轩达就把自己拉来顶缸。老者听后,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以后有什么打算?你要是不想再当珠丁就留在我这里吧,我们远离那个可恶的世道过消停日子。”

小哈库倔强地说:“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要回采珠船上去,还要采到大东珠,给阿玛争气!”

白须老者摇了摇头说:“你是个有志气的孩子,可有很多事你还不懂啊。东珠采了二百多年,连不成年的小河蚌都捞上来宰杀,眼看就绝种了,要采到大珠子,比登天还难。”

“那我也要采,我天天下水,不信采不到大东珠!”

白须老者又冲天长叹一声,沉思一会儿说:“看在你忠孝的分上,我就帮你一把。”在小哈库身体恢复过来后,白须老者摇着一条小船,载着小哈库驶进了大江的一个湾岔。在湾岔里左拐右拐,整整划了半天的工夫,小船进了一条弯曲的水道,水道非常狭窄,只能容下一条小船通过,又艰难地行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片宽阔幽静的水面,放眼望去,祥云缭绕,雾气氤氲,水面上隐隐约约有无数个光亮闪动,奇幻无比。老者把小船停了下来,四周看了看,猛地将一条长木杆插在了水里,大喝一声:“顺!”小哈库二话没说,“噗”的一声,顺着木杆就潜进了水里。到了下面睁开眼睛一看,大吃一惊,只见平坦的江底布满了晕润的光点,每个光点下都是一个大大的河蚌,这些河蚌一圈一圈地排列着,非常整齐。哈库听阿玛讲过“蚌城”的事,说是从前河蚌都围成蚌城,越往中心河蚌含的东珠越大,只是因为疯狂捕杀,如今早已见不到蚌城了。难道眼前真的就是蚌城?小哈库并不贪心,随手抱起一个脸盆大小的河蚌就浮出了水面。

小哈库抱上来的河蚌实在奇特,浑身贴满了松花石,五颜六色,沉甸甸有十几斤重,白须老者说:“拿回去给珠轩达吧,里面最少含三颗大珠。”

小哈库把大河蚌抱在怀里,高兴得不得了。没有想到,白须老者突然变成一个凶恶的老头儿,圆瞪双目,猛地夺过大河蚌,厉声地说:“这是松花江最后的蚌城,若让打牲衙门知道就全毁了,东珠就真的绝种了,你给我保证,不得对任何人说出这里的秘密!”

小哈库“扑通”跪在了船上,掷地有声地说:“我哈库虽然岁数小,可吐口唾沫也成钉,我对天发誓……”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花落蹁跹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