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杀父之仇

民间故事《杀父之仇》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孤舟放鹤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6】篇文章
日期:2020-04-10|来源:上海故事|作者:鹰翔狼啸|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孤舟放鹤发布民间故事《杀父之仇》,内容如下:

血海深仇

任飞终于出山了,为了这一天,他已苦熬了整整十年。走出山洞,任飞发出一阵震撼山谷的长啸,是到了向仇人讨还血债的时候了!

十年前,任飞度过了改写他命运的一个生日,那时他十六岁。那天,父亲任震华很隆重地为他庆生,任飞也很高兴,因为父亲连日来郁郁不乐,难得他今天这般高兴。也是那天,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他已长大成人,往后要学会挑起家庭重担。

本来这是多么美好的一晚,父亲终于不再当他是孩子,任飞做梦都想早点替父分忧。原来,任震华出身绿林,剑术之高鲜逢敌手,后来归顺朝廷成为皇上的头号重臣,死在他剑下的叛臣难以计数。因为有功于社稷,任震华一路晋升到侯爵,在外人看来无比光耀,只有任飞知道,父亲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到了第二天一早,家里遍寻不见任震华的身影。后来,家人在半里外的山坡发现了他的尸体。尸身上只有后背一处伤口,直贯前胸,那身为儿子庆生穿的大红喜服,已被鲜血渲染得更为红艳刺目。显然刺杀者也是武林高手,周围连个脚印都没留下,但在尸身左侧的大树上,赫然钉着一枚蝴蝶标记的飞镖。

任震华所交中不乏江湖朋友,有人一眼认出飞镖的来历,失声说:“原来是飞蝴蝶厉达天干的!”

任飞身子一震。他听父亲提到过厉达天,此人是个亡命杀手,武功极高,长年占据杀手榜头名宝座。与一般杀手只求财不同,厉达天显然更看重名头,每次杀完人都留下一枚独家飞镖做证,唯恐天下人不知。任飞睚眦欲裂,不管仇人有多么强大,此仇必报!

任震华被刺,连朝廷都被震动了。皇上命人送来万两黄金当抚恤金,还暗示任飞有望袭承侯爵。任飞根本无动于衷,他向哭得死去活来的母亲磕了三个响头:“孩儿要去为父报仇,请母亲保重。”他只带走了两个随从,便毅然隐居深山,潜心练剑。

任飞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里,他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不停地苦练剑法,他深知武功远不及仇人,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的两个随从,时刻留意着有关厉达天的消息,可惜从来没人能活着在厉达天手里逃生,只能把那些被杀者的情况带给任飞。厉达天几乎每次都一击毙敌,任飞仔细研究仇人的每次出手,模拟着破敌绝招。更令任飞头痛的是,随从打听到厉达天还有一身宝衣护体,宝衣刀枪不入,也就是说一旦对战,敌人可攻击的有效部位非常有限。

任飞知难而上,他扎了一个草人,写上“厉达天”三字,尝试着从空中、低处以及各个难以出手的角度出剑,每次都直取草人咽喉。他出剑越来越快,后来索性蒙上双目,仅凭感觉出剑。终于,他的每一剑都分毫不差地落在草人咽喉部位,他终于如释重负,持剑出山。

仇人相见

厉达天这十年却过得很逍遥,接单、杀人、再挥霍享乐,几十条江湖好汉的性命换来了他一次次的风流快活。这次,他又接到一单生意,雇主特别大方,先甩给了他一张大额银票,约定下次接头再定任务。

厉达天哪里知道,雇主只不过是任飞的一个随从,约定的地点恰是当年任震华丧命的山坡。当晚月明星稀,等厉达天赶到目的地时,一位饱经风霜的青年已然等候多时,那冷若冰霜的双眸如同两把冰刀,死死盯着他。厉达天杀人如麻,竟在对方注视下感到凛凛寒意。

“对这里熟悉吗?当年你就是在此地杀了我爹任震华。”任飞冷冷地说。

厉达天知道落入圈套,但自恃武功高强,怪笑道:“老子只知道杀人收钱,记不得这许多人的名字。只要你没搞错,尽管来报仇吧。”

刹时间,两条人影绞杀在一起,斗得难分难解。斗得越久,厉达天越心惊,眼前的后生虽然年龄不大,出剑却凌厉至极,实为生平未见劲敌。他自知难以久战,陡生一计,故意肋下卖个破绽,敌人果然一剑刺来。

厉达天心中暗喜,他有宝衣护体,自知这一剑伤不到他,这样当敌人招数用尽之时,他挥剑反刺必能一招致胜。哪料到,敌人这一剑只刺出一半,中途竟以闪电之势改道刺向咽喉,既准且狠!

这是任飞穷多年之功、蓄谋已久的一击,还没等厉达天反应过来,任飞的剑尖便已抵住咽喉,但并没刺入分毫。任飞是一心要报杀父之仇,可他从没把厉达天当成仇人。

厉达天面如死灰:“既然你要报父仇就动手吧。”

“冤有头,债有主。你只不过是个工具,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干的,我可饶你不死。”

厉达天仰面狂笑:“盗亦有道,你太小瞧我了。莫说我真记不得那笔烂账,就算知道,也决不会出卖雇主。身为杀手早晚会为他人所杀,既然落败,一死何惧?”他猛力向前一扑,剑锋贯穿了脖颈,顿时气绝身亡。

惊人真相

厉达天一死,再无人知晓个中真相,只能任由幕后元凶逍遥法外。眼见父亲的血海深仇无望能报,任飞怒发如狂,他挥剑割破了厉达天的外袍,本打算脱下他的宝衣,再将此贼碎尸万段泄恨。但当他扯下那件外袍时,却发现里层竟刺有密密麻麻的字。

任飞好奇,仔细一看,原来全是关于厉达天杀人的记录。上面日期、地点、雇主、佣金、被杀目标,全部记载分明。想不到此贼尚有此等嗜好,任飞大喜过望,赶紧仔细瞧下去。终于,他的目光锁定在中间位置的一排小字:今夜,那个一直暗中联系我的神秘人终于露面,他竟让我从背后一剑刺死他。虽然我只管拿钱办事,但这种雇主还是让我大吃一惊,真是无奇不有。

这段话吸引任飞,不仅是因为事有古怪,更重要的是事发时间便是任震华身亡之夜,地点也恰恰是他如今所处的事发地点。任飞如遭电击,他心中呐喊: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但这上面的字又怎会有假?如果这些只是一个杀手的口供,就算对方说得天花乱坠,任飞也绝不会相信一个字。可这衣服上的字显然是很久前刺上去的,谁会无聊到编个这般古怪的故事,还刺到衣服的内侧,估计想骗人都骗不到。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在任震华被杀那夜,同时有人雇佣厉达天杀掉自己,而且地点也相同。?而那天,分明只记下一桩任务!铁证如山,但任飞仍然无法接受,父亲怎会花钱雇杀手杀死自己?!

蓦然,任飞想起父亲死前的那段日子,似乎一直心事重重。这其中必有蹊跷!或许能解开真相缘由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任飞连夜赶回阔别多年的家,找到母亲。老母多年思子心切,已哭瞎了双眼,她听到儿子的声音,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往下掉:“飞儿,真的是你吗?”

任飞心如刀绞,抱住母亲放声痛哭。母子哭罢多时,母亲问:“可曾为你父亲报了大仇?”

“此事且先不提。娘,问您一句,我爹死前的那段日子,可有什么反常之举?”

母亲想了半晌,说:“那些天,你爹总是愁眉不展,有时还唉声叹气。我再三问他为何缘由,他才说眼下虽然享尽荣华富贵,但帝王无情,那些威胁皇位的隐患既已除尽,难免不会兔死狗烹。他甚至说过,真想一死了之,索性去了皇上的心病,自己也不用这般提心吊胆。我便开导他,劝他千万别干傻事,他说这也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如果他不明不白地死了,朝臣难免会怀疑是皇上所为,那样皇上必然会迁怒于我们家人。我听你爹说要另想良策,才放下心,谁知没两天他就遭了横祸。”

任飞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确实是父亲一手策划的!任震华意识到皇上龙目无恩,迟早会下手剪除心中的隐患,而且皇上出手一向是斩草除根的,恐怕那时全家老小都活不成。任震华想到死,但又不敢随意自裁,否则会让皇上惹上嫌疑,那样皇上一怒之下,全家老小同样难保性命。所以他才想到雇杀手来了结自己,只有大张旗鼓地弄出死于江湖仇杀的假象,皇上才会碍于过往功劳的情面,抚恤厚待任家上下。只是事关重大,任震华连对妻儿也没吐露风声,如果不是任飞机缘巧合地发现那些杀人记录,真相根本无从揭晓。

想到为了保住全家人的性命,父亲竟不惜大费周章,用雇凶的手段来了结自己,任飞不由悲从中来。“呛”地一声,任飞拔出那把倾尽十年心血铸成的复仇之剑,猛一挥手,长剑飞入门外茫茫衰草之中!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16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武侠故事
孤舟放鹤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