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状师审案

状师审案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花落蹁跹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6】篇文章
日期:03-11|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花落蹁跹发布民间故事《状师审案》,内容如下:

明朝时期,在苏南一带有个地方闹水灾,一时间,灾民众多,而物资供应严重不足,百姓苦不堪言。

恰巧这时候,李饮八家中发生了一桩命案,他的妻子被人下毒害死了。

李饮八是这地方的知县,而他的妻子名叫胡素素。

据李府的仆人王二说,李知县在当天夜里与胡素素起过争执,两人争论了许久,李知县挥袖离去。而正是他离开不久后,当时本在柴房的另一个仆人苏三突然听到胡夫人的房中传来一阵茶碗摔碎的声响,待到苏三匆匆赶去时,发现胡夫人已经双眼发白倒在了地上,魂归西天。

二人一致认为是李知县下的毒,便将他告上公堂,由常州知府胡德明来审理这桩案子。

李饮八请来了状师陈鸿来帮他辩诉。要说这陈鸿,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曾是中过科举的状元,口才极好,文风犀利。只不过,他高中之后,为人刚正不阿,不满官员间的腐败现象,不断与其作对,不惜牺牲自己的仕途。这可惹恼了朝廷的官员,上奏皇上,将陈鸿罢免并永不为朝廷录用。

陈鸿性格因而变得愤世嫉俗,并且恃才傲物。后来成了有名的状师,不再谈论善恶是非,且有颠倒黑白的本事。

李饮八邀陈鸿进了府内,摆下佳肴与他共享。陈鸿谢过款待直接问道:“李知县,现在您命案加身,还请您把所知道的当日情形告诉我。”李饮八叹口气说:“这事我当真冤枉,那天我与夫人只是犯了些小口角,争吵过后,觉得屋内太压抑,便出去缓和心情。待到回来时,她就倒在了地上,仆人们执意认为是我下的毒。”李饮八似乎痛苦不已,“我们夫妻二人相伴多年,我怎么会如此狠心毒死她。”

陈鸿问:“那日你们为何事争吵?”李饮八垂下头说:“只是寻常小事。”陈鸿又问:“知县大人,您有没有什么仇家呢?”

李饮八好像想起来什么,说:“有一人,他名叫李正生。”陈鸿问:“这李正生是什么人?”李饮八不肯说。陈鸿站起身预备要走,说:“李知县,您既然请我来为您辩诉,就得掏心掏肺跟我把实情说清,不然按照我朝律法谋害妻子,可是要砍头的死罪!”

李饮八犹犹豫豫地对着一旁的下人小声说了些什么,然后让他们都退下后,这才慢慢道来一件往事。

这事得从李饮八还未成为知县时说起。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落魄穷酸的书生,已娶了妻子,名叫巧儿,并且育有一子,正是李正生。可他一心想要考取功名,为了进京赶考,他与妻儿分离了整一年。等到中榜回乡时,自己却寻不到母子的音讯,不知他们二人是死是活。

而李饮八随后又被胡素素的父亲举荐来到了如今的地方做了知县,并顺理成章与胡素素成亲,便将他们母子二人的事暂放在了脑后。

说起来,李知县所管辖的地方实在是风水不好,常年闹饥荒不说,到了雨季又易水灾泛滥,这不,前几日又被大水冲塌了河堤。李知县忙前忙后,查看灾况时却遇到了巧儿,他以为他们母子二人早已经不在人世间,不曾想还能再次遇到。李知县喜极而泣,让人好生安置他们,自己则回家向妻子说明,想要将巧儿重新迎娶入门。

“不想我与巧儿并不能如愿,素素知道我要纳小妾,便摆出一副脸色给我看。她在官宦世家中长大,娇生惯养,容不得别人,我只当她是心中有些不满,不承想……”李饮八哽咽一下,继续说道,“她竟会下毒手!等我发现的时候,巧儿被她扔进了河水里,与水灾中被打捞出来的尸体埋在一块儿。”

说完,陈鸿提出二人一同出去查看巧儿的尸体。那是一具从河水里捞上来的尸体,陈鸿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藏在衣服下的伤痕,像是被人活活打死再扔入河中的。

陈鸿感叹不已,说:“这么说李正生是您的亲生骨肉。我想,任何一个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打成这副模样,都不会就这么算了。很有可能是他复仇,找准时机,趁着你与胡素素二人不和的时机,毒杀胡素素,再让你担上罪名,一举两得!”

初审当天,陈鸿向知府胡德明说出了案件的疑点,并提出李正生如今不见踪影,怕是有意躲藏,所以请知府缓和日期再给李饮八定罪。而胡德明却说:“据本官所知,胡素素本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平日里,与人交好,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只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想要纳妾而生出杀心呢?我看你的这些说法没有依据,本官不同意你缓和日期的请求。即日斩首!”

陈鸿先是被知府口中的胡素素震惊到了,与他所猜想的完全是两副模样,连忙说道:“知府大人,请三思,如今也并没有证据证明胡素素是李饮八所杀!”

知府说:“那两位仆人的证词便是证据!”陈鸿灵机一动,走到二人身边,对着仆人王二说:“王二我问你,夫人死的那天晚上,”接着又压低声音,“晚饭有什么菜式?”王二一边侧着身将耳朵靠近陈鸿,一边大声回答:“啊?老仆那晚确确实实看到李大人与夫人争吵,绝对不敢隐瞒!大人明察!”

原来王二患有轻微的耳疾,像陈鸿那样压着嗓子说话,他是听不太真切的。

陈鸿转过身,对着面色不太好的知府说:“大人,王二是随胡素素嫁到李知县府中时一直追随的老奴才,按理说他的证词本不该有假,可他如今已经上了年岁,有些耳聋眼花,又怎么辨出吵架的人是不是李知县与夫人呢?只怕是向着自己的主子,下意识地以为就是李饮八在房中,这证词还可信吗?”

而后,陈鸿又向跪在一旁的苏三招招手,说是要询问一些细节。苏三紧张地急急忙忙起身,向陈鸿走去,走起路来竟然踉踉跄跄的。

这下不仅知府,连李饮八也觉得意外。陈鸿说:“苏三虽然眼不盲,耳不聋,可他常年在柴房待着,两条腿日日被寒风吹着,平日里虽然看不出来,这一起身就疼得厉害,也就不可能立马快速地赶到胡夫人的房中,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这两位证人的证词只可参考,事情真相尚不可确定啊!还请知府宽限日期,待我找到李正生后,还案情一个真相!”

胡德明无话可说,于是下令:“按照律法,李饮八暂时打入大牢,三日后,如无新的证词证明其无罪,便定罪斩首!”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公案故事
花落蹁跹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