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生擒金蝴蝶

民间故事《生擒金蝴蝶》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风破清空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8】篇文章
日期:2020-04-12|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夏语|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风破清空发布民间故事《生擒金蝴蝶》,内容如下:

自从山城子大刀会跟土匪金蝴蝶打了一仗,十几个弟兄被俘以后,大刀会的大法师和会长张振东真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天,大刀会的人抓住一个上山给金蝴蝶送信的土匪。听那家伙说,金蝴蝶那位当汉奸的老爹,让金蝴蝶赶快拉着人马下山去投靠日本鬼子,共同剿灭大刀会,混个一官半职也好光宗耀祖。金蝴蝶已经同意,并准备拿抓来的大刀会的那十几个弟兄做见面礼。大刀会的首领们听说后合计着搭救的办法。合计来,合计去,想出一条妙计。

这天上午,金蝴蝶正在他的寨子里,杀猪宰羊,大吃二喝,只等回信就下山。忽然一个小土匪来报:“金、金爷,不好了,山下树上有、有个人头。”

“我当你死了爹,你慌什么,有十个人头也不用慌!”金蝴蝶一边臭骂一边往肚子里灌酒。

“那人、人、人头是老太爷的头。”小土匪哆哆嗦嗦地说道。

“混蛋!你说什么?”金蝴蝶炸了。

“我亲眼瞧见的,那是老太爷的头嘛!”

“再去给我看看!”

掌柜的立刻带了几个人出去。不多时捧回来一颗人脑袋,果然是金蝴蝶他老爹的。那上面还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投靠日寇,与大刀会为敌,同此下场。刀!

金蝴蝶看罢,“哇哇”号起来,他哭够了,一把抓过战刀,恶狠狠地骂道:“老子今天不把这帮穷小子斩尽杀绝,誓不为人!”接着他命令二掌柜:“好好看住那十几个穷小子,马队集合,跟我抄近道出发!”

金蝴蝶带着马队直奔张家村。他打马在前,不大工夫来到一座山下。这座山,山高林密,只有一条小路。要是马队全都从这条路上去,那可得有时辰了。金蝴蝶命令大伙儿散开走。这帮家伙上了山顶,金蝴蝶说:“冲在前面的有赏!”只见土匪们一个个撒开缰绳就往山下冲!谁知没冲出去多远就听“哎呀”“扑通”,有的掉进陷坑,有的马被绊住前蹄,还有的马被套住脖子,立时乱成一片。这时候,大刀会员们从树上跳下来,挥着闪亮的大刀片,砍杀起来。

金蝴蝶高叫一声“上当了”,打马向旁边跑去。张振东早看在眼里,便一个箭步飞身跳在金蝴蝶的大白马背上。可还没等坐下就被金蝴蝶用左肘捣下了马,那张振东哪里甘心,爬起来在后面紧追不舍,大白马渐渐地把他落下老远,张振东心中一动,立刻抽出短刀,“嗖”的一下对着金蝴蝶的后心窝飞去,可是飞刀没有刺中金蝴蝶,却被一个人抓在手里了,金蝴蝶逃了命。

这个截刀人,是金蝴蝶的拜把师兄弟侯三,土匪帮“青山好”的头子。这天他带几个人出来打猎,正赶上金蝴蝶打马逃命,这才救了金蝴蝶。

再说金蝴蝶,他马上加鞭,一口气逃出了树林。回头一看,后面也有一匹白马飞驰而来。金蝴蝶顾不得细看,两腿狠狠一夹马肚子,又向前逃去。

“大哥,是我!”侯三在后面一面喊一面追。金蝴蝶听见喊声,慌忙中也听不出谁的声音,他生怕中计,只管跑。

“大哥,是我,我是侯三。”

金蝴蝶听出了侯三的声音,这才把马慢下来,侯三赶上去,边喘着粗气边说:“大哥,受惊了。”又把短刀递上去。他见金蝴蝶一时不明白,便说:“刚才好险哪,这是张振东的飞刀啊!”听他这么一说,金蝴蝶才觉着后怕,血红的小眼睛眨巴了老半天,咬着牙说:“三弟,跟我回寨子,看我怎么折腾那十几个穷小子,出出这口窝囊气!”

他俩来到了金寨,只见寨子里静悄悄的,没岗没哨没人影。“二柜、二柜!”金蝴蝶喊了两声不见回答,心想坏了,中了大刀会的调虎离山计,那十几个人准让大刀会救走了。侯三一见金蝴蝶脸色由红转黄,由黄到白,便壮着胆子说:“大哥,我进屋看看。”说着翻身下马,端着枪向正厅走去。走到正厅门前踹开门一看,十几个人都在,便转身走出大门喊道:“大哥,那帮穷小子都捆着呢,动手吧!”金蝴蝶这才走过去,见正厅的柱子上绑着十几个人,心想不对呀,那几个穷小子嘴里哪有破布?再一细看,原来都是他自己的人。他立刻觉着眼前发花,一个腚蹲儿坐在了地上。

金蝴蝶损失了马队,爹被大刀会砍了头,抓的人也让大刀会救走,效忠日本鬼子的见面礼也没了,气得他火冒三丈,狂喊乱叫:“我要血洗张家村,血洗大刀会,血洗!”喊叫够了,再看看他那些残兵败将,好像泄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

侯三在一旁劝道:“大哥,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就是要十几个穷小子做见面礼吗?只要咱俩同心协力,抓他十几个人,还不容易吗?”说着把嘴凑到金蝴蝶的耳边好一阵嘀咕,金蝴蝶连连点头,“好,就这么办!”

再说大刀会打了胜仗,又救出了弟兄,一个个喜气洋洋,笑容满面。张振东扛着缴来的土炮洋枪,嘻嘻哈哈地说:“大法师,咱们这回可得庆贺庆贺,好好喝几盅。”

“庆贺什么?”大法师问道。

“庆贺胜利呗,咱们打了胜仗嘛!”

“金蝴蝶跑了,他不死,咱们就得加小心。”

“他的马队垮了,剩下几个残兵败将还能咋的!”

“不能大意啊,金蝴蝶的师兄弟多,这家伙吃了亏,他们决不会善罢甘休。走,回到村里赶快叫大伙儿吃饭休息。咱们几个人好好商量商量。”

天黑了,金蝴蝶骑着他的大白马,跟着侯三肩并肩地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侯三的人马和金蝴蝶的残兵败将,足有六十多号人,悄悄地向张家村进发。到了村子边上,侯三勒住马撒目了一阵子,小声对金蝴蝶说:“这帮穷小子,白天占了便宜,晚上睡大觉,连个岗哨都没有。”接着他命令,“把村子包围起来,放火烧!”

金蝴蝶咬牙切齿地说:“烧!杀!把老的小的全给我杀了!年轻的抓来上山入伙!”

村口的几间房子被点着了,土匪们窜到各家,踹开门就放枪,乱哄哄瞎打了一阵。可惜连个人影也没见着。“噢,怪呀!”正在侯三纳闷、金蝴蝶犯合计的时候,忽听杀声四起,大刀会的人从四面八方来了个反包围。原来,大法师回到村里便把百姓转移出村,大刀会的人埋伏在村外柳树毛子里。他料定金蝴蝶当天晚上非来不可。

金蝴蝶大叫一声:“不好!三弟快撤!”一打缰绳跳出好远。接着连连打马,一转眼没影了。这时,侯三已被几个大刀会员围住,他一见金蝴蝶只顾一个人逃命,也觉着心里着慌,一个闪失,便被几个会员乱刀砍死。余下的土匪崽子,也是死的死逃的逃,不大工夫这一仗就结束了。仗是打胜了,可谁也没高兴,因为还是没有抓住土匪头子金蝴蝶。

大法师站在人群里笑呵呵地说:“弟兄们,别不高兴啊!这一回,他金蝴蝶再鬼头,再狡猾,也逃不了咱大刀会的手心!”

再说金蝴蝶,拼命逃出村子以后,紧跑慢跑好不容易甩下追赶他的大刀会员。又一想,不行!骑马跑目标太大,早晚是个事。于是就下马钻进树林。他翻山越沟,半宿没敢住脚。天蒙蒙亮的时候,来到一条大江的边上。细认才知道这是老龙江。不觉心中暗喜,自言自语地说:“老子过了这条江就算有了活路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我到了日本守备队,再跟大刀会算账!”说完他又犯愁了,他不会水,这江可怎么过呀?就在这时,从江面划来一只小木船,影影绰绰地见船上只有两个人。金蝴蝶心想,真巧真巧!这是老天爷保佑我啊。他招招手喊道:“喂,快点儿划过来!”

“干什么?”小船上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搭了腔。那汉子身边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

“他妈的……”金蝴蝶自觉失口,便收口说,“我想搭您的小船过江。”

“不中啊!我这船小,不能多载人!”那汉子把篙插进江边水浅的地方,小船停在江边,却没有靠岸。

“喂,老哥行行好,我给你钱!”

金蝴蝶掏出一把票子举在手里晃了晃。

那汉子见了钱,才把小船靠上岸。等金蝴蝶跨上小船坐稳后,那父子俩才慢慢将船朝对面划去。只听那汉子又问道:“老弟,咋这么早就过江?”

“不瞒你说,我到南山城去做买卖,不料被人给抢了。我好不容易才跑到这里。”金蝴蝶说完把那一叠票子递上去。谁知那汉子摇摇头撇撇嘴没接,“大清早,刚开市,你得多加点儿,呆会儿我们好去喝两口酒暖暖身子。”

金蝴蝶心里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要搁往常我早把你扔到江里喂王八去了!可又一想,还是先过了江再说。于是,又从腰里摸出一块大洋,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哥,我不是给人抢了吗?别嫌少。”那汉子这才接过钱,继续用力划着。谁知船到江心又停住了。江水打着漩,小船直晃荡,吓得金蝴蝶紧紧扒着船帮子不敢松手,望着那汉子说:“你咋不走了?”那汉子笑了笑道:“不走了,你到地方啦。”说完,那汉子把船猛一歪,一家伙把金蝴蝶弄到江里,紧接着这父子俩跳进江中,一个拽脚一个摁头,让金蝴蝶圆了肚子,没有一点儿挣扎的气力,这才把金蝴蝶弄上船,用绳子捆上手脚,把船掉过头来划向对岸。只听那汉子说道:“金蝴蝶,你还想去效忠日本鬼子吗?”

此时,金蝴蝶浑身瘫软,动弹不得,心里知道眼前这父子俩也是大刀会派来抓他的,这回自己的小命是保不住了。他长叹了一声,像断了大脖筋似的,脑袋瓜子无力地耷拉下来。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258.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风破清空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