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生死局

民间故事《生死局》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星梦宵筱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0】篇文章
日期:2020-04-17|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夏刚|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星梦宵筱发布民间故事《生死局》,内容如下:

一、

这日晌午,坐落于城东的马府门前熙来攘往,络绎不绝,且每个人手里都提着礼品。明摆着,是贺喜随礼来了。可叫人纳闷的是,既是贺喜,该高兴才对,可放眼瞧看,一个个皱着眉板着脸,甚至还叹着气,没一丝儿笑模样。

众来客的反常举止引起了两个年轻男子的注意。这两个男子,当是一主一仆。主人约莫有二十五六岁,身材颀长,器宇不凡;仆从虽矮了一头,但生得粗壮结实,搭眼一瞅便知是个武把式。武把式做事,简单直接不绕圈子,探手一抓,就将一个送完礼正嘟嘟囔囔往回走的乡民扯到了主人跟前:“老哥,我家主人有话要问你。”

“小五,不得无礼。”年轻男子喝住仆从,冲乡民行了个拱手礼,“看这户人家,朱门高墙,深宅大院,不知住的是哪位人物?”

“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你们是外乡人吧?”乡民撇撇嘴,从鼻孔里蹿出一股子冷气,“蚂蟥。”

“蚂蟥?叮肉吸血的蚂蟥?世上还有人叫这等名字?”仆从插话道。

乡民左右望望,引主仆二人走到街角背静处,愤愤地称府宅主人姓马,拍马屁的马,本名马守富,是高安县衙的四把手,典史。在此补缀几句:元朝时候,一县之长为县尹,也称县令,正七品;其下是县丞,相当于如今的副县长,正八品,主要辅佐县尹决断刑狱、除奸除霸和劝农稼穑、征集赋税等事宜;再下是主簿,别称“书记”,其秩为正九品。县尹、县丞和主簿等三者均属朝廷命官,由吏部铨选,皇帝签批任命。至于典史,虽也为县尹的佐杂官,但未入流,不在职级,协管缉匪捕盗、维护治安等事务。在高安,别看马守富官小不入流,可脾气大,胃口大,贪得无厌,逮住苍蝇都恨不得扯下条腿来炸着吃,见了寿衣都想抢几件存着。平常时候,动不动就找个由头强迫百姓给他送礼。谁若不送,你瞧好吧,不是家财被抢房舍着火,就是老婆被拐孩子失踪。比如今日,已是他今年过的第三个生日。百姓敢怒不敢言,私下都唤他作蚂蟥。

“简直是无耻之尤。”年轻男子问,“你们县官呢?为何不惩治他?”

“县官?早变闲官喽。”乡民苦闷回道,“前年,县丞剿匪,不幸中了埋伏命丧山林;县尹也无来由地患上怪疾,一病到现在,主簿又年老将退,不问正事,唉,整个县城都快成马家的后园子了。”

“大人,蚂蟥作威作福,实在可恨,我这就去抓了他!”仆从越听越来气,不由得瞪了眼蹿了火。

乡民见状,倍感惊讶:大人?这是哪位大人啊?他万万想不到,这一主一仆正是来自处州青田县的刘基和随从沈小五。刘基天资聪颖,博学多才,诸子百家无一不窥,连老师都大赞他有魏征、诸葛孔明之才。事实也是,元统元年,刘基赶赴京城参加会试,一举考中进士。只可叹时逢乱世,兵连祸结,不得不回返家乡青田闲居候旨。这一闲,便是三载。直到数日前,刘基终于接到朝廷的任命状,被任命为江西高安县丞。一知道主仆身份,乡民当即双膝一屈跪了下去:“大人饶命啊,草民杜二胡说八道,这就掌嘴,掌嘴。”战战兢兢说着,还真就抡起巴掌要抽自己的嘴巴子。

刘基忙伸手拦住他,正色说道:“别担心,本官不仅不会为难你,还要感谢你告知这些。如你肯帮忙,本官定会还高安百姓一个公道。”

“怎么帮?”杜二吞吞吐吐,“大人是不是要和马大人斗?”

沈小五哼道:“是和吸血蚂蟥斗!”

话音未落,杜二已抢去了话茬:“大人,真心使不得啊——”

二、

为何使不得?杜二给出的缘由有二。第一个,强龙难压地头蛇;第二个,马典史聚敛无厌,雁过拔毛猪过扒皮,是因为背后有靠山。知道是谁吗?掌控江西行省的达鲁花赤!

达鲁花赤,是太祖成吉思汗设立的督官,亦称掌印者、制裁者,专门负责监督和审察各级地方汉人官员,而且规定只能由蒙古人和色目人担任。马典史拍马有术,加上没少输送搜刮来的金银财宝,总算找到了硬后台。后台强硬,自是连县尹都忌惮他。

“别人惧他,我偏要动他。”刘基压低声音,吩咐杜二如何如何去做。等杜二连连点头,快步走远,刘基也与沈小五找了家客栈,暂时栖下身来。之所以不去县衙报到、露面就任,是想暗中访查,待取得确凿罪状便先下手为强,捉了这只贪婪吸食民脂民膏的大蚂蟥。然而,就在当夜,变故横生,别人先下手了——

凌晨时分,月悬枝头,两个身着夜行衣、手握尺长短剑的蒙面人翻墙入院,鬼魅般摸到了刘基主仆所住的客房前。

吧嗒,蒙面人手法娴熟地挑开了门闩。彼此相视一眼,做了个刀抹脖颈的手势后推门踏入,纵身分扑向两张床榻,挥剑疾刺。剑尖入被,顿听沈小五痛叫声起,划破了寂静夜空。

短短片刻,两个蒙面人又冲出客房,掠过院墙,眨眼间便消失得无踪无影。客栈掌柜与伙计被沈小五的叫声惊醒,急慌慌奔进客房,仅一眼就失声惊叫起来:“杀人了,出人命了——”

很快,东方露出一抹鱼肚白,天亮了。接到报案,县衙马典史带着一众捕快走进了客栈。驱散交头接耳瞧热闹的店客,封锁完命案现场,马典史跨进了客房。只见两张床榻之上,分别躺着刘基和沈小五,均为心口中刀,血污斑斑。

“你就是青田刘基?唷,相貌堂堂,可惜命短了点儿。”马典史走近刘基,满脸的洋洋得意之色,“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死的,凶手是谁吗?那两个蒙面杀手?不不不,实不相瞒,应该是本大人。他俩是本大人派来取你们小命的。昨儿个,你们和杜二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嘀嘀咕咕,就有人盯上你们了。抓他回去,只灌了半桶辣椒汤,他就全交代了。哼,高安是我的地盘,想在此地兴风作浪算计我,纯属找死。哈哈,死了吧?什么?本大人谋害朝廷命官?你又错了,这罪名得让杜二那厮来担。等回去我就割了他的舌头剁了他的手指,让他说不出也写不出。”

“你真够阴狠歹毒的,也不怪百姓骂你蚂蟥!”

谁能相信,刘基突然睁开眼坐起来,目光如炬盯紧了马典史。马典史犹如活撞了鬼,“噔噔噔”倒退了三大步。更叫他胆战心惊肝儿颤的是,居然退进了刘基仆从沈小五的怀里。

沈小五也活了!

不,这主仆二人压根儿就没死。马典史不会料到,当刘基走进客栈之时,便从余光里瞄见了尾随其后的跟踪者。夜幕降临,主仆离开床榻,做好了关门打狗的准备。杀手进屋,拔剑直刺,藏于床侧的沈小五故意发一声惨叫,是喊给潜伏在外的杀手的同伙听的,你们得手了。紧接着,先一记黑虎掏心,又一招双风贯耳,就将两个杀手给打蒙了圈。刘基则取出两粒药丸,快速塞入他们的口中,一捏喉头,咕噜落了肚。是什么?杀手惊问。噬心化骨丹。半日之内如无解药,骨肉必化为一滩血水,魂赴鬼门关。刘基冷哼答罢,开审。等问出幕后主使和杜二的情况,刘基道,想活命,赶紧滚回去告知你们主子,说任务完成,我们已死。等他出了衙门,你们就救杜二来换解药。

而客栈掌柜和伙计得知刘基乃新到任的县丞,又激动又欢喜,事先备好两碗鸡血,于杀手“得手”后浇到了两人身上,紧接着惊惊乍乍地虚张声势。

这场夜戏,做得可谓精彩。听马典史道出险恶用心,刘基敛眉喝道:“沈小五,还不拿下他更待何时?!”

“谁敢?金彪祁虎,速速杀了他们!”马典史也阴恻恻下了令。

金彪和祁虎都是县衙捕头,当即朴刀一横,吆喝众捕快拿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51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悬念故事
星梦宵筱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