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小纸包

民间故事《小纸包》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绝恋红茶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0】篇文章
日期:2020-04-20|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石舒清|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绝恋红茶发布民间故事《小纸包》,内容如下:

郭念生的小儿子是光绪二十年走失的,直到光绪二十六年还没有找到。

想起出事那天,就像是一个古怪的永远无法醒来的梦,觉得无论怎么想都不真实。又好像觉得世上的事情,唯有那天的事情是真实的,是值得计较和细细索解的。当时是郭念生的老婆大着肚子去街上买什么,她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抱着还是牵着小儿子。她时而记得自己是抱着的,印象里好像自己的大肚子因此不舒服,时而记得不是抱着,是手牵着小儿子的,因为她有个印象,小儿子没走稳当,打了一下子软腿,就在小儿子趔趄着要倒下时,她顺手提拎了他一下。对于她的这个回忆不准,郭念生骂她说,你怎么没把自己丢掉啊。她也是这样想的,是啊,我怎么没把我丢掉呢。

记忆恍惚而又清晰。她当时在店外面的小摊儿上买了东西,又拿去店里面的秤上称,看称得准不准。要是不起这个念头,要是不称这一下,什么事也不会有。就是称了这一下子,把儿子给称没了。她都不记得当时把小儿子领入店里了没有,细想又是一笔糊涂账,反正记得从店里出来,手里头和眼前头空空的,小儿子不见了,在附近找了几找都没找见。就觉得眼前头的世界一下子翻了个个儿,变得自己不认识了,变得古怪离奇了,变得荒诞不经了,看两边的房子都是歪歪斜斜的,像气球一样软软的可大可小,看一只狗吐了舌头原地那样跑着,忽然又跑入墙里面去了,看来往的人都像纸片儿那样失了重量,移来飘去。其实那天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就算歹人抱走,就算小儿子自己走失,片刻工夫,就过了一下秤的工夫,就算跑,能跑多远呢?倒好像小儿子像一个气球或者一声不经意的咳嗽那样消失了。

长话短说,接下来就是郭念生连着几年这里那里远远近近地找儿子,好像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除了这个儿子,另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不算数。有人会劝郭念生,人要会活呢,不可以苦自己,造化给人窄路的同时,也给人宽路,就看你怎么看了,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了,你要只看着这个不在眼前不在你手里的儿子,那你就觉得自己是个苦命人,你如果看到除了那个儿子,自己还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你就会觉得造化待自己实在不薄。郭念生的意思,只有没有丢过儿子的人,才会讲出这样荒唐的道理来。为了找这个不知在哪里的孩子,郭念生一家人受到的累害真是不可言道。最后连郭念生的老婆也劝起郭念生来了。郭念生老婆绝情地说,就当是死了,死的死了,活的还要活是不是?

光绪二十八年,当郭念生从山东肥城一路寻到宁夏平罗时,他身上一文钱也没有了。他在老周家店房门旁坐着,好像连日头也不愿意多晒晒他了。

同样住在老周家店里的梁文玉就是这时候看到郭念生的。梁文玉刚从街上回来,看到郭念生乞丐一样把自己丢在墙根,但身上又有着一种乞丐绝不会有的东西,就上去问询。后来梁文玉就把郭念生领回店里,给他付了住店钱,并答应捐出三两银子,资助郭念生找儿子用。原来他们不只是老乡,还有共同认识的人,真是有些巧了。梁文玉是个生意人,他是做鹰的羽翎生意的,把鹰毒死,把它的羽翎拔下来卖,他做这个生意很多年了。听说宁夏一带鹰多,他就赶过来了。生意人总是被生意的信息吸引和驱使着。梁文玉劝郭念生不要死找,死找是不容易找到的。找东西不是找到的,是机缘巧合碰到的,东西都如此,何况人。不如郭念生一边跟他做生意,一边打探儿子的下落。梁文玉没有说动郭念生,郭念生说他要是想做生意,也不等到这时候才做,也不会到这里来做。他活着就是一个事,找儿子,找到了运气,找不到认命,就这么简单。郭念生说再过几年找不到,他就出家当和尚去。现在他的脚走坏了,多谢老乡出手帮忙,在店里歇缓几天,还是要动身,冥冥中好像有信息,他觉得他的儿子快要找到了。找到了你也认不得,原本小娃娃,如今大小伙子了,梁文玉说。郭念生说肯定有认的办法呢。梁文玉就不再勉强。勉强得厉害了,还会让郭念生起疑心,让自己不舒服。帮人也是越简单越好。

郭念生在老周家店里缓他的脚,有些饿了,梁文玉让他在火炉上烧点儿水,自己去街上买几个馍馍回来两个人吃。郭念生生火烧水,等老半天不见梁文玉回来,他实在是有些饿了,就打开梁文玉的毛线口袋,里面东西杂乱,有小袋炒面,就取出半碗炒面来吃。在毛线口袋的夹层里还看到一个小纸包,单放着,显然是主人较为看重的东西,打开来一看,原来是白糖,白糖拌炒面虽然没有红糖拌炒面好吃,但毕竟是糖,郭念生就在炒面里和了一些。正吃着,梁文玉买馍馍回来了。说街上有人打架,看了一会儿,原本那么狠勇的两个人,公家人一来,就变得比猫还乖爽。郭念生让梁文玉也吃点儿炒面,水开得翻滚着,从盖着的壶盖边儿上也突突突出来许多水汽。郭念生说,炒面干吃为好,梁文玉要是想吃开水冲的,就给他冲。梁文玉干吃了两口,觉得味道不大对,就说刚刚拿出来不久的炒面,怎么成这个味道了。郭念生说拌了白糖。哪来的白糖?你袋子里的。郭念生说着就取出了那个小纸包。梁文玉的脸变了。原来那不是白糖,那是专门用来毒鹰的药。冰天雪地飞得多高的鹰,一旦吃上这个药,没有不很快交出自己的尸体的。郭念生说,你把我毒死了,谁去找我的儿子啊。梁文玉说,你把我害了,怎么能说我把你毒死了?两个人互相埋怨着,觉着药性马上就要发作了。一时倒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倒好像毒鹰的药对人不会有什么作用似的。

开店的周老板知道了,拿来些解药让两个人喝下去。解药喝下不久,毒药的药性就真的发作了,倒像解药起了相反的作用似的。郭念生的嘴里流出血来。最后的结果是,郭念生吃的炒面多些,死掉了,梁文玉说起来轻得多,又喝了周老板的解药,几乎没什么大碍。

临死前的郭念生还是做了自己应做的手续,一是向老乡的出手相救郑重地表示了谢意;二是把梁文玉给自己的三两银子又还回了梁文玉。他终于不用再找他的儿子了。

梁文玉千里迢迢来宁夏做生意,结果鹰没有毒死一个,倒把自己的老乡给毒死了,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宁夏就是鹰再多,他的兴趣也很有些索然了。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68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绝恋红茶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