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失眼

民间故事《失眼》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冰镇馒头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9】篇文章
日期:2020-04-23|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徐自谷|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冰镇馒头发布民间故事《失眼》,内容如下:

农历甲申中秋过后几天,秀州怡和当老朝奉秦三奎在刘复兴饭馆摆了一桌酒水,请下秀州全城当铺的主事朝奉。秀州当铺的朝奉们知道怡和当因为不久前收下一件赝品,中秋节老板傅柏仁请伙计吃饭,一碗“千张卷”端在了老朝奉面前──让他捆铺盖走人。因此这次他请席,大家心里清楚他是要告别大家回乡去了,因为平时当铺行里都高敬这位老朝奉一尺,这回没一个抹了他面子的,而且都早早来到了刘复兴饭馆。

秦三奎早等在了楼梯口,拱手相迎。看这秦三奎,六十岁左右年纪,精神矍铄,颀长的身材,腰板儿还挺挺的,脸上一双鹰眼偶尔闪出精亮。不失是一个大当朝奉的气派。

秦三奎主事的怡和当是秀州全城最大的当铺,一年上万银洋的出息,秦三奎在怡和当老东家手下开始做头柜,一直到做大朝奉四十多年里没有过大闪失,为怡和当挣下了偌大一份家当。偏偏这一回,秦三奎却失了眼,收进了一件赝品。不知怎么这消息还一下传了开来,说秦三奎这回给怡和当砸了一千担大米。

说起来,当铺这行当,靠的是大主生意,你想,那些穷主儿冬当夏衣夏当棉被不过半吊钱生意,有多少钱赚头?那些落败人家子弟或者阔主儿一时钱不凑手,上当铺当珠宝玉器,见月一分半的利息,那才叫赚头,碰到死当,当初一千的东西喊出的当价不到一百,等于白捡了便宜。

但是当柜的朝奉一定要识货,要是不小心失眼收进了假货,自家损失不说,同行里一传开,这家当铺的生意从此就难做了,难怪傅柏仁竟然抹了脸皮开了这位父辈功臣。

可是,这么大主的生意,精明一世的秦朝奉怎么会失眼了呢?同行大家都想不明白。酒水席上想问老朝奉又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酒过三巡,老朝奉站起来和大家一拱手,声音里带点儿凄怆:“各位都知道老朽这一生全卖给了怡和当,想当初有多少家大当店出大价挖我,可是因为看重一个情字没肯离去,不想这回落得的下场是──十担米打发了我!”说时,转身从一边的搁几上拿过个包儿,解开,从杏黄锦袱包的锦盒里取出一个大瓷盘来让大家传看,“这就是我们东家打发我的一份养老银子──我收进的那个假货,大伙儿不妨开开眼。”

这些朝奉原本想凑个机会问一问老朝奉这事情,不想他竟然自己亮了丑,大家都觉得有点儿意外。一个个接过盘子带点儿好奇看得特别仔细:这是一件“九世同堂”黄底青花径尺大盘,盘子中央九头大小不一或奔或踞的狮子,无不神态毕肖,栩栩如生,小狮子身上金色茸茸细毛毫发不爽,这画艺很是高超,这个盘瓷胎细腻,翻看盘底,印了“大清康熙年制”蓝字。大家一边传看一边说:“是件好货,不怪老朝奉一时走眼。”

“我知道大家是要留我这张老脸才说这样的话的。东西确实仿得不错,可是,能骗得过我么?那天当主才打开盒子我瞥着胎釉就知道这是‘同祥泰的货色。你们看这釉色虽然晶莹却总还欠一点儿’水润,你们再掂一掂是不是觉着打手?虽然仅是几厘几毫,但和康熙官窑的出品终究有些差池的感觉。我一看款识果然是‘同祥泰仿的──”说到这里,他翻过盘子底让大家看,指着上面的字,“同祥泰仿的东西都可乱真,可还是生怕后人当了真官窑,因此这’清字‘月的一撇特为挪长了以示区别──我明知道这是件假货,现在这乱世里仅值十担米的身价。可是当主当时开口要一千担白粳,我本来可以不收,可是我为了一个怡和当,还是收下了。因为当主吃得日头吞得月亮啊──”说到这里,他猛地觉得一张嘴没关风,急忙煞住了后面的话。

这班主事朝奉都是晓事的角色,并没问秦朝奉当主到底何等人物,一个劲儿安慰秦三奎。秦朝奉盯着手里的盘子不停抚摸,神情变得木讷。大伙儿正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却见老朝奉陡地站起身手一扬,都来不及反应,耳朵里早听得“砰”的一声响亮,看时,秦朝奉手里拿着的那只“九世同堂”盘已经在楼板上面变成一堆碎片。大家愕然之际朝老朝奉一望,见他脸上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深深的皱纹不断往下淌,颓然跌坐在了坐凳上,哽咽道:“留着它徒添伤心,摔了丢开一件事!”场上的人个个无言。

秦三奎当天便回离秀州五十多里水路的乡下老家去了。可是他在刘复兴饭馆摔了“九世同堂”盘的事在秀州城传得沸沸扬扬。

秦三奎家住乡下,他当了几十年朝奉也置起了几亩田地,老妻亡故,只一个女儿,招赘了个忠厚的庄稼人做上门女婿,已经给秦三奎添了两个活泼捣蛋的小孙子,这几天正是杭菊盛开的时候,女儿女婿都在地头忙着采摘菊花,秦三奎回来正好照看孙子。不过他知道近一段未必能有安生日子过,掐着指头算日子。果然,到第三天晌午,航船户三倌急颠颠地来寻他,见了他把他拉过一边悄悄说:“三叔,你秀州城里的老板搭了我航船来,身边还有两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路点着你的名字骂,怕是来跟你寻事的,你要当心。”

秦三奎淡淡一笑,说:“没事。”谢过三倌,就在家里坐等傅柏仁。

没过多少时候,傅柏仁真的寻到了门上,看身后的两个横汉无非是当里的护院李甲张乙,尴尬地招呼过,傅柏仁拦下要沏茶的秦三奎:“不用,我现在没你大朝奉自然!你故意给怡和当捅了个天大窟窿,现在在乡下是城隍山上看火烧吧。”

秦三奎不客气地回应道:“傅老板,您说话要托牢下巴骨,我是被你端了’千张卷的,贵当即使丁点儿的事也不应该和我有相干。”

傅柏仁气急败坏地说:“好个和你不相干。大朝奉,我也不想和你多理论,今天劳驾你去替我圆了这笔账,不然──”

秦三奎脸孔冰铁水冷地说:“傅老板,你说的是那盘子吧?你是场面上人,既然说是给我的,摔了那是我自己的事。”

傅柏仁面皮涨得血红血红,指头戳着秦三奎的鼻子直嚷:“你故意当众摔破盘子引人家来赎当!要怡和当好看!你简直是只白眼狼!”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80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冰镇馒头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