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看剑

民间故事《看剑》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听风耳语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8】篇文章
日期:2020-04-25|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啸歌九天|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听风耳语发布民间故事《看剑》,内容如下:

“这把剑如何?”这已经是这个青衣人第三次询问了。

琳琅阁中的老者只是凑在油灯下仔细察看着。

自从他踏进剑阁,已经约摸半炷香的时间了,但青衣人只是静静伫立在一侧,并无半分不耐烦的神色。

终于,老者把剑递还给他,青衣人接剑后,还剑入鞘。

青衣人淡淡问道:“如何?”

老者捋了一下胡须,反问道:“你要多少银子?”

青衣人犹豫了片刻,低语道:“还是您出个价吧。”

老者手举着油灯,缓步移到大厅的另一侧,点亮了一个烛台──火焰升起,照得青衣人的面庞忽明忽暗。

老者悠悠道:“你不会不知道我琳琅阁的规矩。”

青衣人点点头:“我知道。想来琳琅阁当武器,必须说出所带兵刃的来历,可我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过一介布衣,只是需要些银子,所以才来琳琅阁。”

老者眯起了眼睛:“天下当东西的地方多了去了,给价比这里公平的,恐怕只会更多。”

青衣人叹了口气:“好吧。其实……这柄剑,是有人托我来当……他,不方便露面。”

老者笑道:“哦?看来阁下和江湖中某位高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啊!”

灯火照映下,青衣人的神色倏忽就变了,他尴尬一笑,掩盖了窘迫的神色:“阁主开什么玩笑。这剑,又不是出自名家之手的宝剑,怎会是江湖中某位高人的剑?”

“抽出你的剑来看看。”

寒光出鞘,在昏黄的灯火中,剑上风霜满面,且锈迹斑斑,几道伤痕闪烁着荧荧的幽光──任何人都能看出,这的确是一柄极普通的剑。

老者弹了一下剑脊,只是一阵略有回音的脆响。

老者淡淡地说道:“这么普通的一柄剑,若不是主人非凡,又怎能到我琳琅阁?”

青衣人眼角浮出一丝讥诮,反问道:“一柄普通的剑,就来不得你琳琅阁吗?”

老者不动声色,苍老的手指拂过那剑上几道新旧不一的伤痕:“离剑尖三寸,是一道又深又窄的凿痕,痕迹很新,周围剑身还有些被火灼烧过的痕迹。若我没猜错,这处凿痕应该是三月前磕开了九龙门独门的暗器飞火六芒星所致;剑脊中央,两道交错在一起的刀痕,夹杂着些铁锈,应该是一年前挡下了西域红衣僧的鲨齿长刀造成的;至于这斑驳的红色锈迹上这道浅浅的紫色,应该是三年前破异香阁的毒瘴时留下的……”

老者背对着青衣人向前走去,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这样一柄剑,会是普通人的剑吗?”

青衣人的目光越来越冷。

老者缓缓转过身来:“要和这些时间线一一对上,在这偌大的江湖,我只能想到一个人……”

烛火在青衣人的瞳仁中跳动了一下:“谁?”

“剑魔,余沧落。”

几个字一出,大厅瞬间沉默。

老者放下了手中的油灯:“这就是剑魔的剑。”

老者的身影遮住了烛火,一片阴影爬上了青衣人的脸,大厅陷入了片刻死寂的黑暗中。在那晃动的幽暗中,似乎有轻微的骨节响动。

青衣人诡异一笑:“阁主莫非是看走了眼?剑魔会托人来典当自己的剑吗?”

老者轻声道:“当然不会。剑魔的剑,从不离手。”

青衣人死死盯着老者的脸。

琳琅阁是刀兵休憩之处,天下无人敢收的异刀魔剑,都只能送到琳琅阁来——说是典当,来者中极少有人是因为银子,只是手上的刀剑和胸膛中的这颗心,真的是倦了。

所以,来琳琅阁交换的,就是自己兵器的来历和自己的身份。

可是,江湖中不是所有人都能说出自己是谁。

烛焰在无风的夜中忽然晃动起来,越来越剧烈,青衣人和老者的身影也在摇曳着。

凛冽无形的杀气。

青衣人不甘心,冷冷问道:“给我一句准话吧,这柄剑,你们是收还是不收?”

老者觉得,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触摸到那股凛冽的杀气。

他都知道,但是此刻,剑却在别人手里。

但是他还是坚定地看着青衣人的眼睛:“阁下若不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剑便永无休憩之日!因为只有你卖剑,我才能买剑。”

“你真想知道?”青衣人冷笑起来,那柄早已生锈的剑上已经结出了冰霜,更是显得幽暗无光。

老者向前走了一步,低低说了一声:“这是你自己的剑!”

这一句话,如平地一声惊雷,比刚才的“余沧落”三个字更让人心惊胆战。青衣人此时才恍然大悟:这老者刚才只不过是在猜测他的身份,而他刚刚把剑气凝在剑刃上,只是顺水推舟般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多年的江湖生涯让青衣人疑心骤起,他凝神望着老者的脸──和剑一样,那也是一张极普通的脸,一样风霜满面。

谁能凭着剑上几道伤痕就判断出自己是谁?这几句胡言乱语,能哄骗了谁?

莫不是自己的仇人?可是……

青衣人知道江湖中那些最高深的易容术,更何况,他深夜拜访,这老者年纪也大了,又如何认得出他来?

他手上的剑在颤抖。

“我是余沧落。”沉吟了片刻,青衣人淡淡地说道。

出乎他的意料,老者脸上依旧如波澜不兴的古井,缓缓点了点头。

烛火在这瞬间不再晃动,而他心中的杀意,却也随着脸上的暗影消弭了。

青衣人怔了片刻,直到老人捧出一个木匣,把他的剑小心翼翼地放入匣中,然后封存。

青衣人舒了一口气,像是抛却了江湖中那些腥风血雨的时光。他一言不发,默然看着木匣,过了片刻,便如释重负般转身离去。

青衣人走后,一个年轻人急忙来到大厅,见老者安然坐着,才放下心来,刚刚门外的他,已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年轻人不解道:“师父,您就不怕那剑魔出手?”

老者道:“怎么不怕?”

“那您……”

老者笑了:“他如果心里还有杀意,交出剑来又如何?他如果心中无杀意,手上有剑又如何?他既来了,我就得彻底把他心中的剑收过来。”

“哦……”年轻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老者把装有剑的木匣塞到年轻人手中:“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吧……”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89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武侠故事
听风耳语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