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秃笔田

秃笔田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春色三分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4】篇文章
日期:03-26|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春色三分发布民间故事《秃笔田》,内容如下:

河北满城凤凰山下有个田家庄,庄上有个孩子名叫田满,他天生聪明,读书识字一点就通,且过目不忘,人称“神童”。他娘也盼着他能有点儿出息,家里再穷,也坚持让他读书。

田满16岁这年,教书的陆先生让他到县里去参加小试。如若中了,那就能成为生员,到省里的书院去念书,更有进益啊。田满娘就让他带上盘缠,跟几个学伴一道到县里去考试。

进了考场,见到题目,田满可傻了眼。倒不是他看到题目傻眼,而是用着笔傻眼了。他家里穷啊,哪儿买得起毛笔,练字那都是用树枝在地上写啊。可现在呢,发了毛笔,要蘸上墨,在纸上写啊。那感觉,可真是天上地下啊。

他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在砚台里磨了墨,把墨磨到很稠了,小心翼翼地用毛笔蘸了,往纸上一写,不成想毛笔那么软,一下子就墩成了一个黑疙瘩。他再轻了写,那字又像蚊子一样要飞起来了。别人都写了半篇了,他还跟毛笔较劲呢。

监考的督学看到他那笨拙的样子,就过来问道:“你连字都不会写,还考什么考?”田满羞得满面通红。督学一摆手,跑过来两名差役,把田满给轰出了考场。

田满恨自己太笨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怎么就连个毛笔字都写不出来呢!他跑到河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阵子,稍稍平静了一些,这才神情抑郁地往回走。他边走边想,自己连个毛笔字都不会写,连个秀才都考不取,怕是难有建树,还是回家种地去吧。

他正郁郁地往回走,忽然听到前面的树林中传来伤心的啜泣声。他循声找去,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正跪在一棵大树前哭呢。这就是同病相怜啊。他顿起惺惺相惜之意,凑过去问道:“这位兄弟,你为什么哭啊?”

那个孩子抬头看了看他,失望地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接着哭。田满关切地说:“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哭啊?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帮上你呢。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啊。”那个孩子又看了他一眼,仍是失望地摇了摇头,但还是开口说话了:“家父让我做篇文章,我做不好,他就让我出来面树思过。”田满问道:“什么文章?”那孩子摇了摇头。田满生气了:“你看不起我是吧?告诉你,我可是十里八乡都闻名的神童呢。”

那孩子虽然还有些不相信,但心想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就跟他讲了父亲出的题目:木直中绳,如何为轮。田满转着眼珠儿想了想,就说道:“木直中绳,揉以为轮。但你父亲的意思,却是要你讲明树木虽直,但可以做成车轮。人要想达到一个目标,也要采取迂回的办法,而不能固守着旧的思路。”

那孩子想了想,忽然欣喜地一拍手,道:“有道理!”那孩子一溜烟地跑走了,田满只好蔫耷耷地往家走。

田满回到家,再不提读书考功名的事儿了,扛起锄头就下了田。他娘也不再说啥,教他如何种田,如何看天时。

这天晌午,田满正在田里锄地,忽然听到地头儿上有人喊他。他抬头一看,见里正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其中就有那天遇到的那个面树思过的孩子。他来到地头儿上,那孩子兴奋地道:“就是他!”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和那孩子长得很像,该是那孩子他爹吧,上上下下打量了田满一番,似乎不太满意,问道:“那日,可是你帮小儿解的题目?”

听他那问话的口气,似乎不相信啊,田满也有些不高兴了,点点头说:“是。”

男人说:“我再给你出个题目。”

田满白了他一眼:“你凭啥给我出题目?”

旁边一个人斥责道:“不得对大人无礼!”

那男人正是满城知县卢淼卢大人。几天前,他给儿子出了那个题目,儿子答不上来,他一气之下,命儿子面树思过。不久之后,儿子就跑回来,给他解了题。他一时惊喜,又知这不是儿子的本事,就问儿子是如何破题的,儿子就讲了。他很想见见这个孩子,可惜儿子不知道这人的名字,只知道这人号称“神童”,就依此去打听,还真给打听到了,忙着找了来。卢大人道:“你若真有学问,就可去给我儿子当伴读。不光能挣到银子,还能学到学问。”

田满一听有这么好的事儿,顿时高兴了,但转念一想,又说道:“他用过的毛笔,能不能给我用?”卢大人点头笑道:“当然可以。”田满就让他给自己出题。卢大人又挑了《论语》中的一段话,让田满应对。田满只稍稍一思索,就答起来,虽不是十分出众,倒也别有新意,那可比他儿子强多了。卢大人含笑点头,说道:“你就随我回城去吧。”

自此,田满就给卢兴当上了伴读。

所谓伴读,其实就是小书童,照顾卢兴的饮食起居,但唯一的优惠条件,是能和卢兴一起听课。卢大人给儿子请来的先生,是早年间的一位举人,学识渊博,观点出新,很让田满受益。田满也记着考场上那丢人的一幕,见卢兴用过一枝笔,丢在一旁,他忙着接过来,沾了墨,便在纸上写。谁知手上还是没个谱儿,那笔落下去,不是轻了就是重了,也不听使唤,歪歪扭扭,曲曲弯弯,就像鬼画符。

卢兴一看就笑:“你这字,只有鬼认得!”

田满是又气又憋屈啊,他咬紧牙关,要好好练字。可这字还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特别是他已经16岁了,习惯都已成型了,从没拿过笔呀,手指头都不知道该怎么用。笔握在手,说不出的僵硬,字没写好,脑子也不灵光了。几个月下来,仅仅能把字写下来,但歪歪曲曲的不像个样子。

这天晚上,田满伺候着卢兴睡下了,又拿起一枝笔来练字。练了半个时辰,字还是写得歪歪扭扭,脑子里又空了。他看看自己写的字,比乡下初识字的孩子好不到哪里去,一气之下,丢了笔,来到院子里。

此时,月光皎洁,万籁俱静,田满触景生情,折了一根木棍,就在地上写起来。写完了一片,用鞋底抹去,再写。又写了一片,正要抹去,却听到一声轻斥:“慢着!”

他扭头看去,见是卢淼。他刚才专心致志地写字,倒没注意到卢大人何时来到他身边的。卢大人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写字,见他要把字抹去,这才喝止了他。卢大人低头看着他写的字,边看边点头:“文章好,字也好。田满,你这“神童”之名,倒也名副其实啊。”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59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春色三分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