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病乞

病乞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提灯晚风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4】篇文章
日期:05-02|来源:上海故事|作者:顾文显|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提灯晚风发布民间故事《病乞》,内容如下:

拜别刘御史刚过半月,司马霖已身在山东境内。

回望京城,不由感慨万千,想自己空有一腔报国志,此番应试,却榜上无名。果然像御史老爷所说,朝中大权由严嵩以及他信任的诸多贪官污吏把持着,那是非贿不取,非亲不用的唉。真如此,为国募才岂不成了空话,那国家又有什么希望呢?

司马家与刘御史是乡亲,并且能论上亲戚的。临上路前,父亲反复叮嘱:“霖儿,你一定得先去拜访刘御史,称他表叔公。眼下的世道,朝中无人难作官,你只有先获取了功名,才有报效国家的机会呀。”

司马霖耻于靠龙附凤,他要凭自己的实力。三场过后,觉得自己才学都发挥出来了,既然落榜,也就没什么遗憾的啦,说明自己不是那块料。他代替父亲去拜见完刘御史,就于当日离京。

司马霖发现这一路行来,总有些不对头。

距他三五百步,有个推独轮车的汉子,看车辙印儿,知道车上的东西极重,大概有上千斤的样子;五天前吃饭时,跟这人打过一个照面,这汉子凶猛异常,不像个良善之辈。然后,司马霖顺着大道走,那汉子推着小车走大道;他走小路,那汉子也走小路,就那么拦在他司马霖前面不紧不慢;汉子车上究竟推的是什么,却要走这么长的路程?莫不是惦记上自己的盘缠了……他觉得应当离这汉子远一些。然而,他慢走,那汉子也慢走,他快走,那汉子也快走,想要超越,那是办不到的,就这么挣不脱甩不掉,缠上了。

司马霖越想越认为这汉子反常。于是他乘汉子推车下一段陡坡时,闪身转入另一条岔路。

谁知道他在岔路走出去不远,却看到那辆独轮车仍然不紧不慢地移动在他前方五百步!独轮车是从天上飞落在他前方的吗?司马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车轴相磨的“吱嘎”声搅得他肝胆俱寒!

拜访刘御史时,老人家亲手交付给司马霖一个蜡封纸筒,再三叮嘱,让阿霖一定送到他家中,亲手交给太夫人。蜡筒内是什么东西呢?朝廷机密,或者是在钱庄的巨款金银票子?反正很重要。司马霖恍然大悟,前面那推车人就是冲他来的,绝非为他那点盘缠,而是对方盯准了他怀中的蜡筒!

刘御史再三嘱托的,他决不能丢失这东西。

日已黄昏。夕阳垂挂在西山上,把大地涂得金灿灿一片。司马霖不经意地一回头,双腿禁不住又是一软。原来,在他身后五百步远近,更有一个挑担的汉子跟随着他。那汉子用的是一根厚厚的铁扁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扁担飞颤,担子肯定不轻,那汉子也是虎背熊腰,面目狰狞,眼睛的余光一刻也没离开司马霖。

司马霖如同芒刺在背!

这里是韩王爷的辖地,治理得颇严,歹人不敢轻易造次。但出了这地界,这两歹人可能就要下手了!司马霖胆突突地睡了一夜,又躲在客房里待了两天。他暗暗祝祷上天:但愿一切都是错觉,与那两个大汉是巧遇,明天准会各奔前程,他本是一介书生,没得罪过任何人的。

第三天,司马霖辞店上路。开头果然没有什么推车挑担的。可是到了傍午天,那推车和挑担的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回是挑担的在前,推车的在后,他们挑着推着那么重的东西,就如同空手逛街一样自如。这样的大力士对付司马霖,只消一只手捏住他的脖梗儿,就会轻易地扭掉他的脑袋!

司马霖进退两难。

中午,到了一个集镇,再往前,几十里少有村落,他还能走过去吗?

司马霖决定,就赖在这集镇上不走了,跟他们耗。一般情况,任何人不敢在韩王爷的地盘上撒野。他拐进了临街的一家客店。

然而,司马霖刚刚进入房间,就听到院外有人声如霹雳:“店家,有洁净的房间吗?”他舔破窗纸,见那挑担的在前,推车的在后,都住进了这家客店!司马霖告诫自己要沉着再沉着,他关门作午睡状,从后窗溜出去,一直往北走,住进了小镇最北边的一家客店。他把房间开在二楼。

窗外小雨无声地下了起来,下得公子心中好不烦闷,便要了一壶酒,当窗独酌。

忽然,听到楼下吵嚷之声。司马霖出门看时,见店小二拉住了一个瘦小人儿,这人衣衫破烂,满脸病容,分明是个乞丐。

“你这样光景,还配在这儿坐?莫要吓跑我的客官。”小二嚷道。

“店家,我确实是遭了贼,银子全给偷掉了。”那病乞辩解道,“我拉不下脸来乞讨,所以赊顿酒吃,日后会还你的,大丈夫言而有信。”

“唔哈哈!”小二仰天大笑,“你这样的还有脸,还称男子汉大丈夫?你浑身剥光了,也抵不了一壶酒钱!”

司马霖不由就生出几分怜悯来。人到了危难时,连这见人点头哈腰的店小二都敢讥笑!他踱过去,把一块碎银拍在桌上:“别吵闹了好不好,我来请他吃酒。”

小二一见银子,立即改换了一副笑脸,并对那病乞说:“这位公子爷慷慨大方,如此才称得上男子汉大丈夫。你还不快叩头道谢。”

司马霖不耐烦地冲小二挥挥手,转身对那病乞说:“请去楼上坐吧,我们一起喝酒。”他实在闷极了。

病乞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上了楼,进入司马霖的房间,他突然说:“公子人很善良的,我要保护你。”

司马霖哭笑不得,像他这样瘦弱的病人,连鸡都绑不住,能保护谁呀。于是他问道:“能喝点吧?”

“您有钱,我就有肚子。”病乞憨憨地笑了,“公子果然善良。”

司马霖想,反正我这点钱迟早得被劫了去,倒不如成全他吧。就唤来小二,再温两壶酒。那病乞并不多说,你倒,我就喝,连个“谢”字也没有。

不觉雨歇天晴,明月东升。公子吃到七分醉,那病乞出门解溲,回来对司马霖说:“有人盯上公子啦?”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15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提灯晚风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