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天下第二

民间故事《天下第二》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心随风飞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7】篇文章
日期:2020-05-02|来源:上海故事|作者:寒汐|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心随风飞发布民间故事《天下第二》,内容如下:

楔子

昏暗的密室中,一灯如豆,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高大男子虽低着头,但也能感受到面前上司如鹰隼般凌厉的目光。

对方声音低沉却自带一股威严:“锋芒,这次的差事只要能成功,无论你惹出多大的祸端,都有我兜底。倘若是办砸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锋芒心中一凛,他自然知道这后一句话的意思:不是不用回来了,而是不用活着回来了!

一种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的沉寂,在这幽暗窄小的屋子里蔓延开来……

1、

徽州府,和煦的春风吹得齐云山上一片花红柳绿、生机盎然。两匹高头大马疾驰于山林间,白马上的高大男子听见雁叫声声,抬手一支弩箭射出,一只大雁猛然从空中栽了下来。身旁枣红马上的瘦削青年赞声“好箭法”,打马奔向前去。谁想刚转过山角,就见一个身着白衣的俊俏少年跳下坐骑,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大雁,忙高声喊道:“猎物是我们射中的,你从哪儿冒出的,竟然来捡便宜!”

白衣少年正对着大雁皱眉,听了这话脸色一沉,将大雁抛了过来,正被策马跟来的高大男子接住,只见雁身上插着两支短箭,原来这少年的箭也射中了此雁。

高大男子一拱手:“对不住,是我的同伴失言了。小兄弟真是好箭法,请问贵姓大名?”

白衣少年见对方说话客气,也就消了气:“我姓陆名止戈,二位怎么称呼?”

高大男子笑道:“我叫段三。”指了指旁边的瘦削青年,“这是我师弟殷乐!”

陆止戈道:“师弟……你们也是江湖中人,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段三与殷乐对望一眼,刚要说话,忽然天色突变,暴雨倾盆而下。陆止戈急忙拨转马头:“我们找地方去避一避吧!”

陆止戈领路,三人来到一个山洞前,将马拴在洞外树上,急匆匆跑进了洞里。

陆止戈见殷乐在洞口捡了些没被雨水淋湿的树枝,堆在一起点着了火,而段三则一直袖手旁观,心中暗想这姓段的真能摆谱,忍不住道:“看你师弟忙的,你也不帮帮他。”

殷乐忙道:“不碍事,这是我应做的。”

段三开口了:“小兄弟,你姓陆,应该就是这齐云山下陆家庄中人吧?”

陆止戈点点头:“陆庄主正是家父。”

段三笑道:“原来你是‘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啊,失敬失敬!”

陆止戈说两位既是来陆家庄参加武林大会的,等雨停了就带他们下山赴会,却不知自己的人生将因此而彻底改变……

雨收天晴,陆止戈将段三和殷乐带到了山下陆家庄,守门的庄丁讨要英雄柬。段三微微一笑:“说实话,我和师弟在江湖上寂寂无名,怎么可能受到邀请?但是我们太想到武林大会中领略各位英雄豪杰的风采了,所以就……”

“就不请自来了?”那庄丁刚摇摇头,陆止戈说:“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让他们进去吧。”

见少庄主发话了,庄丁不再坚持,段三与殷乐终于迈进了这先帝御封“天下第一”山庄的大门!

夜深了,段三坐在屋里,手中摆弄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铜哨子。这时殷乐在门外低声道:“快到三更了。”

段三熄了烛火推门出来,正要和殷乐往出走,不想陆止戈走进了小院:“段大哥,你有没有兴趣去赏月?”

段三一愣:“今天既不是初一,也非十五,赏什么月?”

陆止戈笑道:“难道只有满月才值得一赏?我们陆家庄望月台可是南直隶最有名的赏月之所!”

段三兴致大发,说:“那我可要领略一番。”他暗将铜哨往殷乐手中一塞,后者装着打了个哈欠:“我有些乏了,还是回屋睡觉吧。”然后就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段三跟随陆止戈登上了望月台,只见一轮皓月悬挂天际,果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赞道:“七分已是胜景,何须满月一轮!这世上的事儿,亦是如此。”

陆止戈微微一愣:“段大哥,你似乎言外有意?”

段三说:“比如这天下第一庄的当家人就不易做,有多少眼睛在盯着你们,正所谓盛名之累啊!”

陆止戈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作为陆家庄唯一的承继者,外人看到的只是平日里要强好胜的少庄主,哪知自己所承受的压力与苦闷?

段三望着此时不胜柔弱的陆止戈,怜惜地握住了对方的手:“陆姑娘,你要挑的担子,太重了。”

陆止戈一惊:“你怎知……”

段三没有回答,陆止戈也觉得无须再问,两人就这样牵着手,情愫暗生。

忽然一阵尖锐刺耳的巨声响彻山庄上空,陆止戈脸色一变:“不好,这是紧急警报,出事儿了!”

待段三和陆止戈赶到山庄大厅时,与会的江湖中人俱已到齐,正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只见地上平躺着一人,左胸插着支袖箭,流出的血液呈乌黑色,明显是箭上有毒!

陆止戈惊道:“这不是何万全何大侠吗?得有多大的仇恨才招致凶手下手如此狠毒!”

陆家庄庄主陆武请大家安静,说是已经报官了,徽州知府杜仁马上就会赶到。众人又是一惊,江湖中人多数喜欢靠武力解决问题,难免有负案在身的,于是纷纷指责陆武,说开的是武林大会,何必招惹官家!

陆止戈连忙安抚:“各位稍安勿躁。武林大会在打擂比武时,事前都会签生死状,若有伤亡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但现在无端死了人,我陆家庄担不起这个责任,为民当守法,报官是正途!”说着无意中望了段三一眼,却发现对方脸色很难看,关心道,“段大哥,你没事儿吧?”

段三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殷乐,没有说话。这时知府杜仁带人来到,他命随行的仵作先简单验一下何万全的尸体,然后对着众人道:“在场的人都有嫌疑,从此刻起立即封锁山庄,直至抓到凶手!”

混江湖的人有几个是循规蹈矩的?立即有人鼓噪起来,眼看场面要乱,杜仁冷然道:“本府这次特地向驻军借兵办案,谁若不服……”

杜仁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住了,他望了望无意中瞟到的段三,不由走上前去:“段大人,您怎么在这里?”

段三淡淡道:“杜大人,去年在京城咱们只一面之缘,想不到你现在还记得。”

杜仁道:“看来我还真没认错人,不知您到此是公干还是……”

殷乐冷冷道:“杜知府,我们锦衣卫行事需要向你汇报么!”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陆止戈惊异地看着段三:“你是锦衣卫?”

段三面无表情:“本人段锋芒,锦衣卫北镇抚司百户,这位是殷小旗。杜大人,现在这个案子我接手了,你属下的吏役包括调借来的军士,都归我差遣!”

“这个……”杜仁略有迟疑,殷乐掏出一块锦衣卫腰牌在他眼前晃了晃:“杜大人,这下可以了吧?”

杜仁只得对陆武道:“陆庄主,本府现在正式将此案移交锦衣卫,还请贵庄配合段大人调查取证,擒获真凶!”

殷乐立即发话:“你们先把这个尸体……”

“等一等,”一直跪在何万全身旁检验的仵作忽然道,“这人还没死!”

毒箭直插心口还没死?刚刚安静下来的众人又议论了起来。仵作说这受害者以前定是中过剧毒,但服了灵芝、雪蟾之类的奇药解毒,血液中已然有了抗毒力,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心脏先天长反了,是右侧心。

陆武庆幸不已:“这真是天佑何大侠啊,只要他一醒来,真相就清楚了。”

仵作摇摇头:“虽然暂时没死,但是要醒也难,最好请位名医为他治疗。”

陆武道那是自然,吩咐陆止戈立即去找本城最好的大夫。陆止戈看了一眼段锋芒,对方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方才望月台上的柔情蜜意丝毫不见,只是用很冷淡的语气说了句:“有劳少庄主!”

陆止戈心中失望至极,转身而去。段锋芒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暗叹一声。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15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武侠故事
心随风飞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民间故事更多
热门民间故事更多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