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小孤山之犬

小孤山之犬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夜色微凉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2】篇文章
日期:05-04|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焦松林|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夜色微凉发布民间故事《小孤山之犬》,内容如下:

1、祸根

己丑年岁末,福建穷秀才白立武启程进京赶考。由闽南北上至京城,路途艰遥,白立武穷困潦倒,徒步而行,困难可想而知。

等他好不容易到了江浙一带,一场罕见的大雪漫无边际地降落下来。白立武也不知摔了多少次,终于在近午时,看到茫茫一片白色之中,远远地有一缕炊烟。于是,他顺着炊烟的方向走了过去,半个时辰之后,白立武赶到了一个村落。

等白立武叩响了村口第一户人家的门后,自己早已变成雪人一个。

主人郭平凡也是一名秀才,得知白立武赴京赶考,这位业已老迈的秀才热情地招待了他,并挽留他住下,等雪停后再启程。

白立武千恩万谢,跟着郭平凡进了一间偏僻的平房。那平房距离正房数十米开外,周围并无人家。

平房是郭平凡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屋高,梁大,宽深。柴火、锹具斜放在屋角,屋顶的横梁上,吊着八刀腊肉、十来条腌制的青鱼。

白立武的目光刚扫遍屋内,猛地发现屋里多了一条黄色大犬,身材奇大,肚腹肥满。这狗正在打量着他,眼神如同人一般,犀利传神,似乎在诉说着心中对白立武的烦厌。

白立武嗫嚅着想说什么。郭平凡却没在意,他招呼着,让家中的短工伦支为白立武搬来了被褥。伦支在木板床上铺上筛选干净的稻草,再加铺上厚厚的棉絮,床就收拾好了。伦支又支起一个木炭盆,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白老弟,那就这样了。晚饭我再让伦支来叫你,你好好读书吧。”说着,郭平凡离开了,那条黄狗尾随着郭平凡出了门。

白立武客气地拱着手送出门外,然而大黄狗却在屋外停住了,充满敌意地看着白立武。白立武在狗的目光下,渐渐地少了底气,迟疑着退回了屋内。

白立武坐在炭盆边看了一会儿书,眼皮直打架,他又怕被郭平凡看不起,说自己其实是个懒汉,于是强撑着坐在那里,后背慢慢地靠上了床架。这样一来,他的正面,恰好是门边堆柴的角落。这个时候,白立武发现柴垛里好像被扒开一个亮亮的窟窿,而窟窿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窥视着他。

白立武一惊,他揉揉眼睛,站起身来,正要向那个角落走去。可再看之下,哪里有什么窟窿,柴垛那里,黑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想来刚才是看花眼了。

傍晚时分,雪下得小了。伦支来到偏屋处,请白立武去吃晚饭。白立武放下书,跟着伦支往外走。

“那条狗,怪吓人的。”白立武向伦支说道。

伦支淡淡地哦了一声,答道:“狗?是不是黄狗?它是我养的。”

白立武对自己刚才说的话非常后悔。然而伦支又说了一句:“人现实,狗也不例外,你看,它现在都不跟我后面了。”

这句话,本来能引发出很多感慨。可白立武觉得话不好往下接。怎么接好呢?

郭平凡对自己不错,萍水相逢,能做到这一步,自己感恩戴德都来不及,还能说人家的坏话吗?

一顿饭吃到掌灯时分。白立武没让伦支送他,执意自己走了回去。他用郭平凡给的钥匙开了门,冷不丁屋里蹿出个黑乎乎的东西,吓得白立武差点儿趴下。

白立武大着胆子回头一看,那东西早已跑远了。再看屋内,原本放在炭火盆边的方凳已移了位置。白立武借着灯光,看到那方凳上有几片雪花。再一抬头,横梁上悬挂的腊肉已少了一刀,只有七刀了。刚才那个东西,绝对是站到凳子上,够到了一刀腊肉跑了。

白立武很是细心,他端着灯,慢慢地来到了屋外,雪地上,有一排小小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脚印,是狗留下的。

可屋门明明是关着的呀。白立武又回到屋内,这一回,他细细地看了柴垛。翻开柴垛,白立武呆了,那土墙,分明被刨了个洞。白立武决定,这就去找郭平凡。自己睡在这屋里,屋里丢了东西,得及时地告诉人家。

郭平凡还没有睡,听完白立武的话,很是气恼,立即把伦支叫来一顿臭骂。

伦支挨了骂,没吭声。出去的时候,冷冷地看了一眼白立武。

这一夜,白立武没有睡踏实。他不停地做着噩梦。梦中,那条黄狗跃上了他的床,猛地一口咬住了他的喉咙。

白立武哇的一声大叫,醒来时一头大汗。窗外,已经能够看到光亮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立武突然惊呆了。黄狗恰恰就站在他的床旁边,地上还放着一根长绳。一端放在床的这边角,另一端,则衔在黄狗的嘴里。见到白立武醒来,那狗衔着绳子跑了出去。

到正房用过早餐,白立武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黄狗衔着绳子朝着村外走。白立武很熟悉那条道,因为他就是打那里进村的。

白立武蹑手蹑脚地跟着黄狗。黄狗的警惕性并不高,它不紧不慢地走着,接着拐进了岔道。

白立武跟着过去了,狗放下绳子,拉直了两端,伸出爪子在雪地上刨了起来。狗刨得热火朝天,白立武看得触目惊心。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向郭平凡告状,说狗吃了腊肉,一定是被这狗听到了,它怀恨在心,用绳量自己的身高,来这里刨坑的目的,势必是咬死自己之后来这里掩埋。这狗的记恨之心,竟然不在人之下。

白立武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急急地找到郭平凡,把这一切和盘托出。

郭平凡听完,目瞪口呆,他跟着白立武来到了狗刨坑的地方,果然和白立武说的一模一样。郭平凡当即命令伦支,用锄头击毙黄狗。

伦支听了这话,浑身颤抖起来。不过,他看到郭平凡阴沉的神色,没敢再说什么,只得答应了,找了把锄头,四处寻找大黄狗去了。

次日,雪终于停了。白立武急于赶路,便向郭平凡道别。郭平凡也不挽留,只是笑道:“他日富贵,切记来这里小坐。”

白立武指天发誓,说今天郭平凡的恩情,以后一定厚报,不管自己是否发迹。

郭平凡连连阻止,说不过是一饭之恩,哪值得发这样的誓言呢?

白立武听到郭平凡这样说,觉得郭平凡好像是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又拿来纸笔,亲手把誓言又写下了,交给了郭平凡,以表示郑重其事。

白立武离开后,心里已经默默地记下了这里叫做小孤山。郭平凡就是小孤山里能恩泽天下的及时雨。

2、狗噬

时间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白立武当年并没有考中,他留在京城里,做起了小生意。不知不觉中,他挣起了一番家业,接着,凭着财富,在京城里捐了一个闲职的官,从四品,不用赴任。

这天,白立武把家里的铺子交给仆人打理,自己带着些银票,直奔小孤山而来。他记得很清楚,五年前,郭平凡55岁,今年就是郭平凡的60寿辰了。知恩图报,这是当年白立武亲口所说的话。

郭平凡见到白立武前来,大喜过望。郭平凡和当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样爽朗健谈。白立武来得正巧,郭家正在筹备郭平凡的大寿呢。

郭平凡握着白立武的手,笑容可掬地说道:“今天的白老弟是既富又贵了,当年一饭之恩,你早已还清了,还记挂我这个老头子干什么呢?”郭家的大儿子已经到了京城,在白立武家一间铺子里任账房。小儿子也在白立武的张罗下,娶了媳妇,正准备参加京试呢。

白立武淡淡一笑:“当年韩信受了一饭之恩,以千金相回报。我为郭兄做了些小事,又何必挂在嘴上念叨呢。”

这天晚上,白立武和郭平凡相谈甚欢,吃过饭之后,白立武执意要睡在当年他休息的平房。贵客执意这样,郭平凡也没办法,向从京城回来的大儿子交代了几句,然后陪着白立武一同去了偏房。

在那里,两人促膝谈心,一直谈到了深夜。

这天夜里奇冷,后半夜的时候,天突降大雪,郭平凡的妻子高氏有些放心不下,叫仆人再送一床被褥去偏房。

眼见着就要到偏房的时候,仆人猛听到屋里一声尖叫,他心一慌,快步走了过去,抱着被褥猛地一撞门,门应声而开,那屋里黑乎乎一团。

仆人放下被褥,大着胆子打亮了火折,刚燃了灯,就听到地上有人呻吟,仆人端着灯照了照,地上躺着的,是白立武。只见白立武满脸是血,吓得仆人连连倒退了几步。

倒是白立武还很镇静:“我没事,快,看看床上的郭老爷。”仆人又拿着灯照床上,床上的郭老爷眼睛睁得大大的,咽喉部位却被掏空了,人已经没命了。

仆人失声惊叫起来,又忙不迭地回家报信。他边跑边喊,喊得郭家连同全村的人都醒了,纷纷起了床,朝着偏房这边来。

一直闹到了天亮。郭家报了官,县令不敢怠慢,急急地领着衙役们直奔而来。白立武捐官的职位远在县令之上,县令自然不敢拿他,只是详细地向白立武询问了情况。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21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悬念故事 断案故事
夜色微凉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