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金台玉瓦

金台玉瓦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秋叶寒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篇文章
日期:05-05|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鲁盾|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秋叶寒发布民间故事《金台玉瓦》,内容如下: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打破了冷宫长久以来的寂静,一道声音小声道:“皇后娘娘,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求见。”

袁晓蓉睁开了眼睛,眼底一丝异色一闪而过,冷声道:“让他进来吧。”

房门缓缓打开,因年久失修发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恭敬地下跪:“皇帝陛下口谕,召皇后娘娘速去养心殿!”说完,过了半晌也没有人应答。总管太监稍稍抬头,眼前的女子早已从佛像前站起,身上依然是皇后才能穿戴的凤袍,尽管因为年代久远早已不复当年风采,但那八只彩凤却是依然栩栩如生,仿若天降。

总管太监收回目光,在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再次俯身将音量提高:“皇帝陛下口谕,召皇后娘娘速去养心殿!”

袁晓蓉缓缓转身,衣料间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神色在朦胧的灯光中让人捉摸不清,语气带着几分冷漠:“带路吧。”

总管太监站起,弯腰让到一旁,示意袁晓蓉先行。

袁晓蓉抬眼,总管太监态度更为恭顺。

见此,她轻笑一声:“总管不必对我这个废后如此恭敬,我怕担当不起。”

语气中的嘲讽让总管太监略略皱眉:“皇后娘娘慎言,皇上并未废后,您依然是本朝的皇后。”

袁晓蓉见他如此,再次轻笑一声,抬脚走出了大门,只是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在她最后踏出冷宫时传来:“他杀了我袁家上上下下两百一十五口人,我早已形同废后。”

总管太监的脚步一顿,继而面色如常地跟上,就如同这最后一句话仅仅只是他的幻觉而已。

冷宫和养心殿相距甚远,一路上灯火通明,将半个黑夜渲染成了白天,只是一路上女子哽咽的声音随处可闻,越接近养心殿,声音越大,越让人心生烦闷之气。听到这哭声,袁晓蓉眉头一皱,冷声道:“这些人哭得那么惨,那混蛋要不行了?”

总管太监闻言,将头埋得更低了一点:“皇后娘娘慎言,圣上确实龙体堪忧。”

袁晓蓉轻笑一声,没有再开口。

第一次见到皇上是在袁家的后花园里,那个时候先皇还在,还是七皇子的他来到袁家府邸拜访当时还是丞相的父亲。

袁晓蓉躲在假山之后偷偷打量着这个最不起眼的皇子。那个时候朝中文有大太子,武有三皇子,怎么算七皇子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可能一切都是公平的,七皇子没有耀眼的身世,也没有过人的才华,但是他却生了一张连女人都嫉妒的好模样。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说先皇要不行了,此时七皇子出现在自家后院意图显而易见。不知道自己父亲同七皇子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竟然同时笑了起来。

袁晓蓉看着他的笑容出了神,一不小心就弄出了点声响。在假山前面的两人顿时警觉,没有办法,袁晓蓉只得涨红了一张脸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这是袁家的大小姐吧?早就听闻袁家有女才貌双全,今日一见竟然比传闻中还要美上几分啊。”不等丞相开口,七皇子先笑吟吟地夸赞了起来。

袁晓蓉一愣,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一眼万年。

袁家和七皇子本来就有结盟之意,而七皇子又抛出了橄榄枝,这段婚事也就自然而然地促成了。

皇帝赐婚,袁丞相风光大嫁自己的长女,嫁妆从袁府门口一直延伸到了皇城最远的七皇子府。

出嫁之前,袁晓蓉的额娘满脸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只勉强笑了笑:“女儿,皇子妃不好当。对七皇子,你要留心啊。”

然而,当时沉浸在爱情中的袁晓蓉根本无心思索自己母亲的话语,满心里只有那个一见倾心的少年郎。

当红盖头被挑落时,袁晓蓉羞涩地看向她自己未来的夫君,见对方也笑得温柔。一夜春宵后,七皇子握住她的手真挚地说:“蓉儿,我愿意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隔着朦胧的夜色,袁晓蓉只知道点头,却忽略了对方眼底藏着的别的什么东西。

在婚后没多久,先皇就驾崩了。那几天的京城是混乱而又血腥的。先皇走得突然没有留下遗诏,太子刚宣布登基,三皇子就起兵造反,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皇位最终给了当初最不起眼的七皇子。

袁家在这场斗争中损失巨大,更没想到的是,新皇刚一登基就以叛乱为罪名斩杀袁氏全家,所有子女仅袁晓蓉幸存。

袁氏一大家一瞬间消散于虚无。

当袁晓蓉疯了一样跑到七皇子面前想要一个回答时,登基之后的七皇子仿佛变了一个人,之前的柔情脉脉都只是做戏一般。他冷冷地看着袁晓蓉,不带感情地说:“是,袁家是朕灭的,一个能够强大到左右皇权的家族是不允许存在的。”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念在你还是朕的妻子,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你依然是我的皇后……只是你将无权过问后宫诸事。”

从那一天,新皇帝下旨立袁晓蓉为皇后。

人前,她依然是独一无二的皇后,皇帝待她依然情深如此,只是这个皇后身体不怎么好,一般大事都没有出现;人后,皇后的宫殿破旧得如同冷宫,而如今是第十五个年头。

沉思间,袁晓蓉已经到了养心殿前,大殿内跪满了妃嫔、皇子还有公主。见到这个情景,袁晓蓉微微一愣,继而面色如常地向后殿走去。

掀开帘子,映入眼帘的是金黄色的龙床,一个身影隐隐躺在床上,烛光随风儿轻轻地摇曳,显出一丝诡异。床上的人许是听到了声响,微微支起身来,声音沙哑地问道:“是蓉儿在外面吗?过来。”说完,一双手从重重帘帐中伸了出来。那双手消瘦而且透着病色的苍白,躺在龙床上的那张脸也苍老得让人认不出这是曾经英俊潇洒的七皇子。

袁晓蓉却立在原地没有移动,就连眼神都没有聚焦,只是声音浅淡地问:“没有人跟我进来,你也不用假装了。召我来所为何事?皇上龙体欠安,应当多加休息,若无事,袁晓蓉告退。”

正准备转身离开时,那沙哑的嗓音再度响起:“蓉儿,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后想见的没想到居然还是你。回想那年第一次见到你,你躲在假山后看着我的表情。你能……再最后陪我走一段吗?就像当初在王府时,每天盼着我回来的时候。”

袁晓蓉要离开的身姿停了下来,然后卧在榻上的皇上听到了一阵阵低笑,她明明是在笑,可是他却只听出了那层层的冷意。

袁晓蓉扭头,向龙榻处移动了几步:“皇上,你杀光了我袁氏二百一十五口人,除了我,京都再无袁氏后人!从我进入冷宫的那一刻起,我们早已恩断义绝!”

说到最后,袁晓蓉的声音不自觉地扬高,脸上不再是一派沉寂之色。

皇上闻言,愣了良久,然后低低咳嗽了起来:“是啊,都是我啊,当年娶你时,你穿着嫁衣殷勤而又期盼地看着我……”

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袁晓蓉打断:“皇上就没有好奇过,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在一瞬间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皇上不明白为何她会如此问。

见到他疑惑的表情,袁晓蓉轻笑了一声,拿起放在床头的经书漫不经心地翻阅着:“皇上可还记得这香的名字?”看到他突然惊恐的眼神,袁晓蓉的笑容中带了一丝报复性的快意,“这香有个很美丽的名字,叫作‘梦息,它的作用就是让你成瘾然后慢慢地在梦中死去。”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愤怒,皇上脸上突然涌上一抹血红,想要开口却只能重重地咳嗽。

袁晓蓉笑看着皇上挣扎,拿着经书缓缓走到燃烧的蜡烛前:“你说得对,袁氏拥有左右皇权的力量确实该怕。可能你唯一的错误就是留下了我?”边说边点燃了经书,并将它们放进了重重丝绸之中,“那’梦息就是我托人给你的,这样的香可以唤起人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看样子我在你心里还是有点美好的回忆,不负我曾经痴情一片。”

皇上只能听着袁晓蓉不停地自言自语,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眼底满是绝望。

而袁晓蓉烧完所有经书之后,只是呆呆地坐在台阶之上盯着慢慢燃烧起来的火光轻轻地说:“皇上,我是真的喜欢过你。可是为什么你一定要灭我全族呢?既然要杀为什么又要留下我呢?袁氏就算覆灭了,也依然有办法倾覆你的王朝。只是我太笨也太心软了,居然用了十五年。”

烟雾越来越浓,可以隐约听到宫人们大喊“走水了”的声音,袁晓蓉终于满足地闭上了双眼。

惊雷乍起,养心殿,火光一片。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26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宫廷秘事
秋叶寒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