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七星连珠

七星连珠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帘外青云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9】篇文章
日期:06-11|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亦馨|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帘外青云发布民间故事《七星连珠》,内容如下:

徐州城郊有条王府街,名字叫得气派,街上住的却多是些平民百姓,贩夫走卒。街东头有家铁匠铺,替人打些农具,手艺倒还过得去。店主是个黑瘦汉子,孤身一人,不善言辞,整日只顾着闷头干活儿。

铁匠铺隔壁住着卖豆腐的刘氏母子,孩子才七八岁,叫大诚。据说男人出门讨生活,经年杳无音讯,丢下孤儿寡母艰难度日。这刘氏虽说日子艰苦,对孩子管教却甚严,平日里礼仪周全,衣裳虽简却不邋遢,更不许孩子人前摘帽脱鞋,行为不端。

这天街上来了一群杂耍班的,一阵锣鼓喧天后,顶碗托盘,翻筋斗变戏法,演得煞是精彩,看热闹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大诚心里跟猫抓似的,谎称去铁匠铺帮忙拉风箱,趁刘氏不注意,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

大诚一溜烟小跑赶过去,却因挤不进人堆干着急。这时,人群外一个胖老头笑眯眯对大诚招招手:“来,小孩,我帮你!”大诚凑过去,胖老头把手上一对高跷递给大诚:“来,踩上这个够高,肯定能看得见了。”大诚大喜,接过高跷就准备踩上去。

胖老头摇摇头:“这样不行,这个踩脚太滑,穿鞋站不稳,得脱了鞋袜才行。”大诚仔细一看,可不是吗?竹竿的踩脚处就是两截半寸小毛竹筒,而且磨得光滑可鉴,穿鞋子断然是站不稳。有心想脱鞋子,可是又想起娘平日里的教诲,大诚不由得犹豫起来。

胖老头笑着说:“又不是小姑娘,脱鞋怕什么,莫非是你脚上长了鸡眼?”这当口也有其他小孩子凑上来跃跃欲试,大诚说:“脱就脱,怕什么!”待大诚鞋子脱下,旁边有个小孩笑出声来:“原来裹的是块破脚布,难怪不敢脱。”刘氏买不起袜套,给大诚用的是旧布裹脚,而且脚布上打了两三个补丁。大诚的脸腾地红了,三两下解开脚布,结果边上小孩笑得更大声了:“看你平时那么讲究,原来是假斯文,脚底怎么又脏又黑,怕是能搓出泥来,几天没洗脚吧!”

没想到娘每晚用药水给自己泡脚,却令自己的脚看起来这么黑,成为他人的笑柄。大诚再也忍不住了,鞋子也不穿了,赤脚提在手上飞快地跑远了。

大诚不敢直接回家,偷偷溜到后门张望。王铁匠看到后把他叫进了铺子,打来一盆热水让他把脚洗干净,然后又去买了一双新袜子给大诚换上。

晚上刘氏看到大诚的新袜子,脸色大变,责令大诚立即脱下,待看到大诚干净光洁的脚心时,更是失魂落魄。大诚从未见娘如此神色,不由害怕起来:“娘,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然后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述说了一遍。

刘氏问清胖老头的模样,神色凄然:“该来的躲不了!”

半夜时分,大诚被刘氏推醒,刘氏把一个小包裹塞在大诚怀里,让他从后门出去往西走,走到岔路口时哪条路都不要走,直接往后山爬,到时候自然有人接他。并且告诉他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不要回头。

此时的刘氏一身黑衣紧束,腰间别着两把短刀,与平时柔弱的模样判若两人。大诚又惊又怕,却不敢哭出声来,他被刘氏一把推出后门,跌跌撞撞地往西走。

大诚走到岔路口时想起娘的嘱咐,便径直往后山爬去,爬到半山腰时忍不住往自己家方向望去,但见火光冲天,想起娘还在那里,不由得放声痛哭起来。

这时一个黑影过来,一把拦腰抱起大诚就走,大诚拼命挣扎,来人沉声说:“不要动,是你娘让我来接你的。”

来人将大诚抱到一座破庙后放下。就着烛火,大诚看到黑衣人蒙着面,大诚颤声问:“你是谁,我娘呢?”

那人哑着嗓子说:“我是谁不重要,至于你娘,她既然发信号让我来接你,她就是做好准备了。”

大诚又累又怕,好不容易才在草堆上睡着,迷糊中看到蒙面人举着一把刀过来,大诚一下子吓醒了:“你要干什么?”男人恶狠狠地说:“要不是因为你,你娘也不会死,我要把祸根除了!”说着举着明晃晃的刀逼过来,大诚吓得大叫,蒙面人一刀柄敲在他头上,大诚就晕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大诚发现自己盖着柔软的被子躺在一个明亮的大房间里,一个丫环模样的姑娘惊喜地叫了起来:“醒了醒了,小少爷醒了!”然后大声叫着:“快来人啊!”

大诚揉了揉脑袋,谁是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背着药箱的人匆匆忙忙地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大群人,中间簇拥着一个华衣锦服、面目威严的男人。男人急切地说:“大夫,赶快给孩子看一下。”大夫点点头,扶起了大诚的手把脉。

大诚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只觉得整个脑子乱糟糟的,他记起有个蒙面人举着刀对着他说是他害死了娘。娘呢?他努力用目光在屋子里搜寻了一遍,娘不在这里。我娘呢?他喃喃地问。

面目威严的男人快步走过来:“你已经昏迷多日了,你娘为了让你醒过来,天天去庵堂祷告。我马上就派人把她找回来。”

大夫说少爷已无大碍,精神上受了些刺激,只需好好调养即可。男人点点头,挥手让大家都退下了。

这时,门口响起细碎的脚步声,一个妇人奔了进来,她一把抱住大诚:“孩子,你总算醒了,可把娘急坏了!”

那是个美丽高贵的女人,很亲切,像极了娘,但不是娘。她的关怀慈爱不是装的,大诚感觉得出来。她紧紧贴着大诚的额头,两行滚烫的泪水流下来,滴到大诚嘴角,咸咸的。

大诚陆续从丫环的口中得知,这里是京城的武侯府,他是武侯的小儿子周诚,因在山上游玩时失足跌下山,昏迷了一个多月。府里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说的,大诚糊涂了,难道自己记忆中的娘都是自己昏迷中臆想出来的?大诚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只是这梦太长了,太真实了。

那日大诚在后花园喂鱼时,看到了梦中的那个胖老头,正匆匆从廊下经过。他心生好奇,就悄悄地跟了过去,这一跟就一直跟到了武侯的书房门口。大诚只隐隐听到七星连珠、万事俱备什么的,全是莫名其妙的话,一句也听不懂。

大诚从丫环那里打听到,胖老头是世外高人,精通易经天术,是武侯府的座上宾。

那天晚上武侯来到了大诚房间,他抱着大诚的脚一遍遍轻轻地抚摸着,手有些颤抖。这时候大诚觉得武侯真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他靠着武侯的肩头很踏实很温暖,如果他真是自己的父亲该多好……

大诚觉得自己的脚一点儿也不好看,上面黑黑的几个点怎么洗也洗不干净。大诚数过,总共有七颗,娘说那是痣,是梦中的娘说的。娘试过用药水洗掉它们,但是显然没有成功。

武侯很忙,经常与人在书房彻夜密谈。武侯夫人天天来看大诚,她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大诚叫她夫人,她握住大诚的手哀伤地说:“孩子,娘对不起你!”

那天夜里武侯又来看大诚了,他意气风发地冲大诚说:“孩子,以前你失去的我都会补偿给你,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那天晚上,武侯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那天夜里的星星很漂亮,很耀眼,天上有七颗星星排成一列,和大诚脚上的形状真的很像。

凌晨武侯府被御林军包围了,圣旨上说武侯谋逆。武侯府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到处是哭喊声。武侯夫人匆匆忙忙奔过来,把大诚藏进书房夹柜里,然后用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大诚从柜门缝里看到一队御林军冲进来,四处翻找,领头的那个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盯着书柜看了好一会儿,大诚呼吸都快停止了,觉得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最后领头的挥了挥手,说:“这里没有,去别的地方搜!”

人好像都走光了,武侯府死一般寂静,外面漆黑一片,大诚身子都麻了。这时有人打开柜子把他抱出来,是那个领头的,不过领头的现在换了身装束,更像他梦中的王铁匠。

王铁匠告诉大诚,其实武侯夫妇本就是大诚的亲生父母,大诚出生时天生异禀,脚底七星连珠,府上术士暗中告诉武侯那是称主之兆,术士观天象推算出不几年百年一遇之七星连珠即现,只待天时一到,大事将成!武侯大喜,他早就野心勃勃,有心改朝换代,没想到连老天都给他提示。

武侯夫人却大忧,她更担心如此会有大祸临头。百般规劝无果后,于是她悄悄让自己的贴身侍女刘清偷走大诚,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只望断了武侯的念想,从此安分守己,不再有异心。没想到武侯并不死心,大诚终于还是被他找了回来。

武侯以为是天遂人愿,其实整件事情还有一个最大的谋划者,那就是当今圣上!武侯功高震主,卧榻之旁岂容猛虎酣睡?就算武侯自己找不到大诚,圣上也有办法在适当的时机把大诚送回他身边,让武侯下定举事之心,才好借机一举铲除。

整件事情中,每个人都在运筹帷幄,人人皆以为自己在下棋,其实都只不过是他人的一枚棋子。

“那你到底是谁?”大诚问。

“我只不过是圣上安排的一枚棋子。”王铁匠黯然神伤。谁也没有料到,刘清与王铁匠从小青梅竹马,为了大诚一生不与王铁匠相认,却在临终前将大诚托付给了他。

几年后,在某个不起眼的小镇拐角,开了一家铁匠铺,店主姓王,不善言辞,旁边有个少年在帮忙拉着风箱。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37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帘外青云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