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焚香驱瑕香

焚香驱瑕香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玉晚楼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5】篇文章
日期:03-27|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玉晚楼发布民间故事《焚香驱瑕香》,内容如下:

一、初遇

梁喜儿是县衙书吏的私生女,因为大夫人不能容忍,自小跟做浣衣娘的生母生活在乡下。

喜儿十五岁那年,书吏去了,梁家人欺大夫人膝下无子,找上门来瓜分财产。大夫人是个有决断的人,一打听浣衣娘和书吏还有个七八岁的男孩,顿时起了心思。

浣衣娘虽说舍不得孩子,但也知道县里比乡下好得多,她央大夫人将梁喜儿一并带走,帮着找个好人家。大夫人看了眼土里土气的女孩子,同意了。

梁喜儿坐在宽敞透亮的马车里,觉得连车帘都比自己过年的衣服好。进府后,她更觉得梁府无一处不精,无一处不香,远不是到处牛粪污水的乡下可比的。

花厅内,她拉着弟弟局促跪下,拘谨地给大夫人奉茶。

大夫人接过茶,却没喝,打量着姐弟俩,说:“从今日起,你俩就是梁府的小姐和少爷。梁咏还好,喜儿这名字太土。舒窈纠兮,劳心悄兮,以后,你就叫梁舒窈。乡下的事儿,我希望你俩能忘了,从头开始学规矩礼仪。”

梁舒窈和梁咏一整年没出梁府,只为了不丢梁家的脸。

一年后,梁夫人举办了盛大的宴席,在阖县贵人们面前,推出了据说自幼养在道观的姐弟俩。

“我这俩孩儿,生来就是富贵命。大师说,命数太贵,恐非好事儿,不如送去道观磨磨性子。”梁夫人笑逐颜开。

梁舒窈经过一年的恶补,虽说举手投足不如世家小娘子那般不沾烟火气,倒也合规矩。

梁舒窈在梁夫人的示意下,挨桌给贵客们斟酒。斟到县丞公子吕卓的时候,他忽然轻笑一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哐当!”梁舒窈心中一慌,酒壶脱手坠地。她慌慌张张蹲身去捡瓷片,又不慎把手指给划破了。她知道,夫人辛苦经营的一切全给她毁了。

梁夫人的笑容慢慢敛去,给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急忙拉走了梁舒窈。看着僵硬离去的少女,吕卓尴尬地讪笑了一声。

宴后,梁夫人冲她发火:“果然是乡下破落户养出来的野丫头!一年了,我费了多少心血,就把你调教成这样!你本可以借机嫁入官宦人家,如今,我看也就跟我一样,嫁个你爹这样的无能小吏!”

梁舒窈哭了。其实公正来说,梁夫人虽说冷漠了些,对她和弟弟倒真不错,完全是把他们当嫡亲的孩子教养。只是,那十五年的乡下日子不是说抹消就抹消的。

发完火,梁夫人没好气地问她:“今日的年轻人中,你可相中了哪个?回头多联络联络!”

梁舒窈急忙收泪,声若蚊蚋:“吕,吕公子不错……”

“县丞家的公子?”梁夫人笑了声,“你眼光倒不错。只是,你在他面前出丑,人家看得一清二楚……你以为你还有机会?”

梁夫人暗示她跟庞典史多多来往,就是那个三十多岁死了老婆的男人!梁夫人劝她现实点,像她这种女孩子也就能装装样子,一进书香人家立马就会露馅。倒不如跟着庞典史,好歹年纪大了知道疼人。

回到自己房中,梁舒窈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她是真的心仪吕卓,只可惜,她这辈子都配不上吕卓了。

就在这时,一身开襟及踝雪白羽衣的外族少女,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微笑着问她:“姑娘,你这样悲伤,是出了什么事吗?”

梁舒窈盯着少女深邃的眸子,忽然就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她如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的烦心事说了一通,话语中带着对自己的嫌弃。

少女叹了口气:“世人总这样。可是姑娘,各种经历拼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你啊!”

“不,我不想要!”梁舒窈哭得毫无仪态,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少女从腰间香囊取出几颗香篆,笑道:“菀笙虽不能抹去小娘子的过去,却能将它们从你脑海中驱逐出去。这是几枚驱瑕香,小娘子收好。若你有什么不想要的记忆,就点燃一枚,闻着那香使劲想那段记忆。等香尽了,你也就忘了。”

梁舒窈看看菀笙离去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香篆,追上去问:“我要怎么回报姑娘?”

菀笙摆手道:“你不想要的那些记忆,对有些人来说弥足珍贵。若是哪天你后悔了,也可拿别的东西找我换回。”

“不,我不会换回来的……”梁舒窈喃喃自语,眼中透着执拗。

二、抹消

从那天起,梁家的下人发现,小姐的仪态越发端庄。梁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看来是真长记性了!出个丑也好,知耻而后勇嘛!”

梁舒窈犹豫再三,还是取出了第二枚香篆。其实,她是真不想抹掉与吕卓有关的回忆。可惜那段历史太糟糕,几乎是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配不上吕卓。

熏香燃尽时,梁舒窈对吕卓的记忆果然消失了。她松了口气,丫鬟千千跑来跟梁舒窈道喜:“小姐,吕公子差人给你送来了祛痕膏和一本《诗经》。”

祛痕膏?梁舒窈有些茫然,她低头看看手指上未愈的伤痕,眨了眨眼,将疑惑咽回了肚子。

梁夫人将两样东西交到她手里,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你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吕公子既是对你有意,你可要抓住这个机会!”

她轻轻“嗯”了声,抚摸着《诗经》,强压住心头的雀跃。

那本《诗经》似乎是吕卓亲手抄的,飘逸的行书在扉页写着“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梁舒窈想了想,回头亲手做了只香囊,里面塞了张纸条,书曰:“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写完看看,这拙如小儿的字体怎么看怎么不满意。当初,梁书吏顶着夫人的压力偷偷跟浣衣娘好,就是为了生个儿子,对女儿的教育自然不上心。所以,可想而知,那手字当真奇丑无比。到了梁府,夫人请来的西席先生教了又教,然而记忆太过深刻,死活改不了,如今也只是能看而已。

梁夫人差人将香囊送走,安慰她:“女孩子念书的本就不多,会写字就不错了!”梁舒窈没吭声,私下里却又摸了枚香篆点上。

袅袅熏香中,她在纸上写着自己会写的字,一个个认真无比。等香一燃尽,之前怎么写的竟全都忘了!

翌日,西席先生惊喜地发现,小姐终于能按他的要求写字了!就这样,没过多久,梁舒窈的字虽说还是很一般,但勉强有了先生所说的筋骨。

这日,吕卓又偷偷将梁舒窈约了出来:“每次见你,都觉得你变了好多,但细看,还是那么好看。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你怎么就老让我觉得新鲜呢?”梁舒窈先是一惊,背脊都紧紧绷起,而后心中又欢喜无限。

当年秋天,梁舒窈已经如同那些生来高贵的世家女子一般。吕卓带她去见了吕母,虽说姑娘出身有些疑问,但梁夫人一口咬定是她亲生的,再加上被教养得不错,吕母也不再追究,当场取下自己的白玉手镯戴在了她腕上。

送梁舒窈回家时,吕卓拉着她的手笑道:“那日你打翻酒壶仿佛还是昨日的事情,想不到我们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这手恢复得不错。”

梁舒窈慌忙低头,不敢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茫然。她忽然有些惋惜,原来,在自己心中黑得不能再黑的过去,在他心中却是这般美好。

“那时我就想,这姑娘怎么那么胆小呢?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就紧张成这样,又觉得挺可爱的……后来回家后就想,她会不会被梁夫人骂呢?她的伤口会不会疼呢?我直接上门会不会又吓到她呢?这一犹豫,就犹豫几天……”

吕卓后来再絮叨了什么,梁舒窈几乎听不进去。她该怎么告诉他,那些他觉得甜蜜的初遇,她竟忘记了。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4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民间传奇故事
玉晚楼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