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挖不得的地道

挖不得的地道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流水指年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0】篇文章
日期:07-09|来源:上海故事|作者:焱燚|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流水指年发布民间故事《挖不得的地道》,内容如下:

秦力珪是名声响亮的盗墓贼。他盗墓的工具与众不同,是一只豢养多年孔武有力的穿山甲。穿山甲在前面翻土,他在后面运土,地道挖起来贼快!

这一天,秦力珪正在地堡里喝着小酒,忽然大门洞开,涌进来几名捕快,领头的是捕头吴仇风。秦力珪大惊失色,问道:“我这地堡建在深洞地下,九曲十八弯,你们也能找到?”

吴仇风得意地抚摸着怀里的紫云貂,大笑着说道:“有了紫云貂,天下没有藏得住的盗贼。”紫云貂从小就被吴仇风豢养,专门挖掘嗅觉方面的潜力,鼻子灵敏无比,只要盗贼留下气味,无论藏得多么隐秘,它都可以循着气味找到。

秦力珪不服地说:“可是这么多年了,我盗过无数次墓穴,你们不也是没有抓住过我?”

吴仇风哈哈一笑,说道:“捕快也是人,求财为主。”每当盗墓后,遭到捕快们的追捕,秦力珪都会丢下一些值钱的古董,捕快们得到古董,也就不再追捕。其实,吴仇风他们把盗墓贼当作发财的工具,怎么会真的捕捉秦力珪呢?如果盗墓贼被捉拿归案,赃物都得上缴充公,吴仇风他们就失去了发财的机会。“不过,这一次是情非得已,庆王爷找我们要人。”吴仇风笑嘻嘻地说。

捕快们闪开一条道,庆王府的冯总管踱到面前,阴沉着脸说道:“秦力珪,庆王爷让你去干活,带着家伙什跟我走一趟吧。”

情势所逼,看来不去不行。秦力珪嘴里发出几声怪叫,就见角落里泥土翻滚,钻出一只穿山甲来。真是好一条穿山甲!鳞片坚硬,犹如穿了一身盔甲,金光闪闪,四肢短而粗壮,爪子像铁钩,发出幽光。秦力珪抚摸着穿山甲的头,说道:“大力士,我们接到活了。”

告别妻儿,出了地堡,到了洞口,穿山甲钻进篾笼里,被抬上马车。秦力珪驾着马车,跟在冯总管和几名王府侍卫后面,向京城逶迤而去。

到了庆王府,冯总管把秦力珪安排住下,对他讲了此行的目的。庆王爷喜欢美色,在王府外的街上买了一套民宅,金屋藏娇。为了方便,打算从卧室里挖一条通道,直达民宅。原本让家丁暗中挖掘,但是不懂方法,导致塌方失败,打听得秦力珪是此中高手,故此把他拘来。冯总管告诫秦力珪,白天休息,晚上挖掘,不得走漏风声,干得好,定有重赏。

秦力珪捂着嘴偷笑,有权有势的王爷就是不一样,偷个情也与众不同,挖个地道暗通款曲。他原以为大老远的把他拘来,会有什么麻烦事,却原来只是一个风流任务。他放下心来。挖地道是他的强项,他点头哈腰忙不迭地答应下来,保证把活干得漂漂亮亮的。

冯总管把秦力珪打扮成家丁模样,带着他到了民宅,目测了方向和距离。从王府到民宅,中间要穿过两条大街,工程可不简单。到了晚上,冯总管把秦力珪带到王爷的卧室里,在墙角的地面挖开几块汉白玉大砖。秦力珪拍着穿山甲的头,说道:“大力士,干活了。”穿山甲开始翻起泥土来,不一会,身子就没入土中。秦力珪拿起洛阳铲,把土铲进麻袋里,冯总管派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家丁运土,悄悄地倒进后花园的河里。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地道快要挖通了。这一天,到了民宅下面,已经看见了地面的青砖。秦力珪忽然听见上面传来压抑的说话声,他把耳朵凑到青砖下仔细一听,不由得大惊失色。原来上面说话的人是冯总管,吩咐王府侍卫埋伏起来,等到秦力珪上来后,乱刀砍杀,连人和穿山甲一同剁为肉酱。

秦力珪醒悟过来,是了,王爷的风流韵事,岂能让他这个盗墓贼四处传播?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还好被他无意中听见了,不然就会成为冤死鬼。

挖掉地面的大青砖,秦力珪让穿山甲先钻出地面,他则把头探出洞口,看见侍卫们拔刀冲了过来,急忙发出几声怪叫。穿山甲接到命令,冲向侍卫们撕咬着,侍卫们一边闪躲,一边挥刀围着砍杀。

趁着混乱,秦力珪钻出地面,撒开脚丫子就跑,跳过围墙,瞬间没入夜色之中。

秦力珪不敢停留,混出京城后,买了一匹马,没日没夜地往家里赶去,他要赶紧把妻儿转移出来,远走他乡。等他赶回到地堡,地堡已经塌陷,妻儿的尸体就倒在洞口。秦力珪干嚎几声,不敢停留,掩埋掉妻儿后,一路躲躲藏藏地回到京城,他要寻找穿山甲。

那一日,穿山甲见秦力珪逃跑后,它从洞口翻滚到地道里,钻进泥土里,很快就无影无踪了。它昼伏夜出,打洞穿过城墙,出了京城,进了附近的山里。秦力珪在京城附近的山里,发出怪叫声,一路搜寻,半个多月后,才找到穿山甲。

秦力珪带着穿山甲,回到老家,找到一处深山里,和穿山甲一起偷偷地忙活了两个多月,又建了一座地堡,躲在里面不出来。为了防止紫云貂嗅到气味,秦力珪在地堡附近,倒了十几坛酒,来掩盖自己的行踪。

这一晚,皓月当空,地堡的门被撞开,吴仇风怀揣着紫云貂,带着一群人进来了。秦力珪跳起来喊道:“吴捕头,想不到烈酒都挡不住紫云貂的嗅觉,你这人到底有完没完!”吴仇风苦笑道:“老秦,上次身在官场情非得已,这次是人在江湖迫不得已啊。”说完,身子稍微一侧,秦力珪看见,吴仇风的背上,顶着一把尖刀。再一细看,吴仇风的身后站的不是捕快们,而是一帮奇装怪服形态各异的江湖豪客。

一人上前拱手说道:“在下风云帮的左天虎,江湖人称白面书生,特地来请秦大侠相帮。”风云帮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大帮,近年来四处煽动民乱,遭到庆王爷率兵镇压,在朝廷的追杀下,风云帮基本灰飞烟灭,剩下小部分帮众流落江湖,苟延残喘。

秦力珪摆手说道:“你们饶了我吧,秦某人可不想犯谋逆大罪。”

左天虎冷哼一声,长剑直指秦力珪的脖子,说道:“这可由不得你。”好汉不吃眼前亏,秦力珪只得应允。

左天虎把秦力珪和吴仇风反绑双手,放进马车里,放下布帘,另一辆马车载着穿山甲,一行人化装成生意人,拉了几车货物,浩浩荡荡地往京城而去。

走到半路上,忽然马车东摇西晃起来,伴着嚎叫声。左天虎急忙下马掀开布帘,只见秦力珪和吴仇风缠在一起扭打。大家把两人拖下马车分开,秦力珪跳着脚喊道:“吴仇风,你个天杀的,我要为妻儿报仇!”

两人在马车上面对面坐着,秦力珪忽然看见吴仇风的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是独一无二的火烈珠。这串珠子秦力珪再熟悉不过了,八年前他从一个古墓里盗得,一直戴在儿子的脖子上,怎么会到了吴仇风的脖子上?秦力珪猛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老婆孩子,肯定是吴仇风杀死的,当即就扑倒吴仇风,扭打在一起。

吴仇风的耳朵流着血,奸笑着说:“没错,你的老婆儿子是我带人杀死的,见这串珠子不错,就顺手拿了。秦力珪,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逃跑,你如被庆王爷杀死了,老婆儿子岂会受到牵连?”

左天虎将两人五花大绑,嘴里塞上布团,扔到马车上,一行人继续赶路。

不一日,到了京城的一个院落里。这个院落是风云帮租过来的,作为在京城的活动点,离庆王府就隔着一条街的距离。风云帮的残部想杀了庆王爷报仇雪恨,无奈庆王府防范太严,打探得秦力珪为庆王爷挖了一条地道,目前在逃,就挟持了吴仇风找到秦力珪,让他挖一条地道连通到庆王府的那条通道,刺杀庆王爷。

在左天虎的逼迫下,秦力珪只得驱使穿山甲挖地道,挖出的土,就堆积在院落里。转眼十天过去,眼看离庆王府的通道不远了。这一天,看守吴仇风的帮众忽然惊呼道:“不好了,紫云貂不见了。”平常紫云貂都是钻进吴仇风的怀里睡觉,大家也懒得管它。今天看守的人无意间发现紫云貂不见了,感觉大事不妙,就惊呼起来。他们急忙逼问吴仇风,吴仇风哈哈大笑道:“已经晚了,紫云貂昨天就已经溜到庆王府报信去了,此刻,只怕官兵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破门声,全副武装的官兵冲了进来,一场混战后,风云帮的残部死的死,捉的捉。

当初吴仇风寻找秦力珪有功,冯总管暗中给了他一块令牌,收买他为庆王府的暗探,暗中为庆王府效力。这块令牌被他藏在贴身的地方,趁着看守人慢慢地大意起来,吴仇风发出命令,让紫云貂钻进衣服里,咬断绳子,叼着令牌去找冯总管。冯总管长得胖,手上的油脂多,令牌上还残留着冯总管的油脂味。紫云貂凭着残留的气味,几经周折,最终找到了冯总管。冯总管认得紫云貂,马上报告庆王爷,调动官兵跟着紫云貂,捉拿风云帮残部。

秦力珪躲在地道里不出来,冯总管令人找来木柴,在洞口放烟,用两把大蒲扇轮流往洞里灌烟,企图逼迫秦力珪出来。秦力珪灵机一动,把穿山甲刨出的土堵在身后,封住了洞口。他命令穿山甲继续向前挖洞,挖通到庆王府的地道后,秦力珪用土堵住庆王府地道的两头,从洞壁的侧面继续向前挖去,边挖边将土填在身后。他知道庆王府的侍卫肯定会在附近寻找出口,就一直向前挖去。也不知道挖了多长时间,直到人和穿山甲都饿得快不行了的时候,才小心翼翼地往地面上挖出口。秦力珪从出口探头一看,恰好在一处老巷子的拐角处,夜色幽明,远处传来更夫的梆子声。

回到老家,秦力珪又找到一处深山,建了一座地堡,躲了起来。

这一晚,地堡的大门被劈开,吴仇风抱着紫云貂,带着王府侍卫,闯了进来。秦力珪说:“吴仇风,我知道,只要你和紫云貂还在,我这一辈子就会不得安生,我等候你们多时了。”

吴仇风发出阴森森的笑声,说道:“庆王爷也有这种想法,只要你和穿山甲存在一天,他的地道就不会安全。庆王爷挖地道,其实并不是为了风流韵事,而是防止风云帮残部的刺杀,借助地道安全转移。左天虎的残部已经消灭,但是还活跃着其他的风云帮残部,庆王府的地道还有存在的必要。我接到庆王爷的密令,你必须死。”

秦力珪哈哈大笑,伸手一按身边的机关,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吴仇风他们惊恐地回头望去,洞口已经坍塌,巨大的气浪挟裹着土石冲击过来。此时,秦力珪使劲往洞壁上一靠,洞壁上的石门翻转,自动封死。石门那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地堡塌陷了。秦力珪在地堡里设计了机关,就是要把吴仇风和紫云貂灭掉,这样,才没人能够找到他的踪迹。

秦力珪带着穿山甲,从地堡的暗道里出来,不知所踪。

过了几个月,在西南边境一个偏僻的小镇边上,开了一家路边小酒馆,老板很怪,在屋后挖了一个洞穴,养了只穿山甲当宠物。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657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武侠故事
流水指年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