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情感故事 > 唯有懂得留人心

唯有懂得留人心

栏目:情感故事|发布:紫蕴吐兰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2】篇文章
日期:03-18|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紫蕴吐兰发布情感故事《唯有懂得留人心》,内容如下:

一、

同学聚会进行到一半,唐宁的心里已五味杂陈。旁边那张饭桌上,张永俨然成为中心人物,不断有人过去与他碰杯寒暄。尽管有纯洁的同窗情谊做基础,但大家毕竟走出校门多年,难免被这俗世浸染。于是,这场单纯的同学聚会也透出些许社交意味。

“啧啧,谁能想到,当年不起眼的张永,现在竟成了咱班发展最好的人。”

唐宁正埋头喝汤,坐在旁边的林琳凑过来感慨。

唐宁不知该怎么回应,尴尬地笑笑。

“后悔吗?当年,他可追了你很久呢!”林琳坏笑着,探究的眼神一直黏在唐宁的身上。

唐宁无奈,放下手里的羹匙,说:“我都是孩儿他妈了,后悔什么啊?”

她尽力表现得更坦然一些,生怕被人发现情绪波澜。可是,那份拿捏瞒得过神经大条的林琳,却骗不了自己。

这时,唐宁感觉有人拍她的肩膀,回头看,是张永。

此刻,他端着酒杯,面色微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唐宁。

唐宁这一回头,整个会场陷入安静。好像有一柱光追过来,把他俩变成舞台的中心,所有人都饶有兴趣地等着,看当年有故事的两个人如何上演重逢戏码。

“老同学,这些年过得还好吧?”张永笑着问。

“喔……”未等唐宁回话,便有人带头起哄。

唐宁胡乱地应答。过去,在他面前,她一直高高在上,可不知为什么,如今竟无法自如。

聚会结束后,在酒店门口,张永的那辆帕拉梅拉前面,唐宁拒绝了张永送她回家的请求。她感觉自己几乎是逃进了出租车里,过了几个路口才放下心里的那点自卑。

为什么自卑?是因为老了、丑了吗?

不是,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过得没那么好。

到家时,儿子已经入睡。周铮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见唐宁进屋,问:“你喝酒了?”

唐宁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应着:“同学聚会,怎可能一点不喝?”

她心里有点烦,一句话都不想说。周铮站起身,说:“那我给你榨点芹菜汁,一会儿你该头疼了。”

周铮端着杯子再次走进来的时候,唐宁感觉到他有心事。

果不其然。

唐宁刚喝了一口,周铮便叹了口气,说:“我们单位效益不太好,下个月要全员降薪。”

唐宁的心慢慢往下沉:“嗯,然后呢?”

“咱们还是先别买车了,我有通勤你坐地铁,也挺方便的。咱们以后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孩子越来越大,老人身体也越来越不好……”

后面的话,唐宁一句都没听进去。一眼望到死的绝望,满腔对现实的无奈,以及因同学会而起的情绪波动,杂糅到一起,让她感到特别厌倦。

她是在周铮对未来的规划和焦虑中,睡着的。

二、

第二天早上,闹钟没叫醒唐宁,导致她上班迟到了半小时,被扣当月奖金。午休时,心里郁闷的唐宁躲进楼梯间给周铮打电话发泄:“你早上走的时候怎么不叫醒我,害我迟到了!”

周铮说:“看你睡得太香了,没忍心,迟到就迟到吧,大不了扣钱!”

唐宁忽然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耐心,“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她靠在墙壁上,特别没有出息地,恨时光不能倒流。

是的,她有点后悔。其实,很早以前就后悔过,后悔自己当年年少无知,有情饮水饱。那次同学聚会、那个翻身得意的追求者只是一根导火索。在此之前,她已变得脆弱而敏感,因为平淡的日子磨蚀了她太久。

多年前,唐宁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神。追她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她全都拒绝了,最后选了周铮。

这些年,唐宁断断续续地从不同的朋友那里听说了那些追求者的现状。

那个当时满口梦想、看起来特别不靠谱的设计系男生,创业成功;那个年年拿奖学金、天天把“我妈说”挂在嘴边上的凤凰男,仕途顺利;那个每天送花、甜言蜜语不断、让人感觉靠不住的男生,如今娶妻生子,依旧不改宠妻本性……

比较一番,唐宁悲催地发现,她完美地避开了各种潜力股,选了最平凡的周铮,平凡到受够了挤地铁、想买辆代步车的计划,都能因一次降薪而搁置。

唐宁并不想成为男人的附属,否则她可以走很多捷径。这些年,她和周铮在一起,努力工作,辛苦打拼,一点一点改善生活,她感到无比快乐和充实。只是,她低估了现实和婚姻,原来充满如此多的无奈。

三、

最终,周铮降薪百分之三十。唐宁总是感觉,白降薪后,周铮看她的眼神里,多多少少带着些讨好。这让她更烦躁,她再要强再独立,也渴望有一副肩膀,最后却成了全家的依靠。

周五,唐宁不想周末去加班,便准备把没完成的工作带回家。那日,她穿着细高跟、剪裁合体的工作装,再抱着一大摞文件夹,挤地铁时别提多难受。地铁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唐宁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挤上去。等到站的时候,她却挤不出来,还是身后的人帮忙,才把她推出来。

可是,她出来了,她的一只鞋没有。

地铁门关合、缓缓启动的时候,车厢里的哄笑仍未停止。还有一个人高叫着:“你去下一站等着,我把鞋给你扔出去!”此言一出,又引发更强烈的哄笑。其实,大家是善意的,那种笑,是一种对都市生活压力的共情和感同身受的调侃。

但是,唐宁感觉扎心了。

晚高峰时段,地铁里人来人往,唐宁单脚躲在一个角落里,哭得不能自己。

周铮过了很久才赶过来。他工作的地方在郊区,道路又堵得严重。等他满头大汗地出现时,唐宁已经哭完了,他只能看见妻子的满面苍凉。

周铮给唐宁带了双运动鞋,还有一套休闲装。

“怕你觉得穿工作装配运动鞋丑,所以给你带了套衣服,去厕所里换吧。”

唐宁没有那个心情,她已经出了那么大的丑,甚至看见有人举起了手机拍小视频,说不定明天她会上热搜,然后被所有曾经的追求者看到。说不定,他们还会对身边的人说:“瞧,这个女人,当初我死活都追不到,结果现在过得这样惨!”

跟这些比起来,穿运动鞋配工作装的丑,又算个什么。

周铮不傻,自然感受得到唐宁的气恼,也不吭声,悄悄地跟在她身后,他是自责的。结婚这些年,唐宁没有把自己过去多么受人追捧挂在嘴边上,她不屑把这些旧事当资本来证明什么。那些事,都是周铮从唐宁的朋友那里听到的,所以,他更想对她好。

四、

唐宁生日那天,周铮不声不响地买了一辆车,虽然只是价值五万块钱的经济型代步车。

他把钥匙交到唐宁手里。“你不是说,暂时不买车了吗?”唐宁问。

“当时怕降薪影响咱家的生活质量,所以才不准备买了。可我发现,不买车更影响生活质量。所以折中一下,买个便宜点的,你先凑合开。”

唐宁把钥匙揣兜里,继续抡炒勺。眼见着油热了,她撒了一把葱花、蒜片和姜末,反手淋了圈酱油,滋啦滋啦的爆锅声淹没了周铮的话音。她又把鸡块和土豆块倒进去翻炒,接着添水,盖锅,周遭终于恢复了安静。

“你对这车还喜欢吗?”周铮摆碗筷的时候又问了句。

唐宁正在拌黄瓜,夹起一块丢进嘴里尝了尝,说话声比咬黄瓜声还脆生:“喜欢,怎么不喜欢,总比挤地铁强,我是再也不想挤飞一只鞋了!”说完,唐宁“噗”地一声笑出来,再见周铮扶着眼镜的呆样子,笑弯了腰。

周铮不知道,自打结婚来,有无数个时刻,骄傲的唐宁都想服输,而后嚎出那句话:“当年那么多人追我,我怎么就选了你?”

但其实她是知道答案的,所以一直没说出口。

因为当初,她只敢在周铮面前表现出对物质生活的向往,只有周铮能用欣赏的眼光看她轰轰烈烈地去追逐好东西。而周铮总会说,咱们一起努力。她从不敢在别人面前提这些,因为在那些人眼里,美女配物质,就像虚荣配浮华,真实是有罪的。

反正,当年没嫁,自有没嫁的理由;当年嫁他,自有嫁他的原因。只是日子过着过着,人们便只记得没得到的那些好,怠于把得到的当成宝。可说到底,万千繁华眼前过,唯有懂得留人心。在唐宁心里,周铮,就是懂她又能让她安心做自己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qinggan/31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情感故事标签:爱情故事
紫蕴吐兰发布的其他情感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