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情感故事 > 真正要走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真正要走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栏目:情感故事|发布:似水浮生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7】篇文章
日期:03-24|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似水浮生发布情感故事《真正要走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内容如下:

希和鹿哥,今日大婚。算起来,他们认识至少有11年了。

高二的时候,希希问鹿哥,你觉得我学理科,怎么样?

鹿哥笑着说,你知道高锰酸钾的分子式吗?你知道光合作用吗?你知道牛顿第二定律吗?

希希说,你管我呢。

刚去上大学那会儿,圣诞节特别冷,他们坐在一家餐厅里吃饭,希希开心地在玻璃上哈气,拼写了一个“Marry Christmas”。

鹿哥笑着说,写错了,merry,是me,不是ma。

希希愣了愣。鹿哥笑着,伸手把Christmas划掉,然后在上面写了一个me,改成了marry me。希希笑着说,我愿意。那是鹿哥第11次求婚。

高考结束那天,他们在一起了。希希站在教学楼的楼顶望着漫天的星辰,她问鹿哥,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鹿哥笑着说,我以为等你这句话要等到孤独终老呢!

希希说,那你干吗不跟我先表白?

鹿哥说,我知道我会一直爱你,所以,我等你先说。

希希假装生气地说,我必须惩罚你不先跟我表白,嗯,这样吧,你向我求婚100次,如果我每次都答应你,那我就嫁给你,好吗?

鹿哥突然单膝跪下,笑着问,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希希突然抱住了鹿哥,开心地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填志愿的时候,鹿哥临时改了主意,跟希希去了同一所大学。按照鹿哥的分数,其实可以报更好的学校。

希希问,你干吗跟我填一个学校?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就好。

鹿哥说,去哪里上学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经历4年的时光。

希希说,你这样,我会内疚的。

鹿哥反问,好好的文科班你为什么不去?我也爱你,现在,1比1,扯平。

希希问,你都知道了?鹿哥笑着说,傻瓜才不知道,你爱我呢。

英文里说“fallinlove”,中文翻译过来叫坠人爱河,每求婚一次,就下坠一次。

鹿哥喜欢跟希希求婚,他喜欢那种失控下坠的感觉,那好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希希感冒了,不爱吃药,鹿哥把药片做成心形放在提拉米苏上当点缀;学校食堂里吃饭,他用鱼香肉丝拼“我爱你”,拿甜甜圈当戒指;下雪了,他在女生楼下雪地里写好“嫁给我”,然后给希希打电话,放写着“ I love you”的孔明灯。

大学四年,鹿哥累计求婚75次。

希希和鹿哥,今日大婚。算起来,他们在一起至少8年。鹿哥穿着西装走进酒店大厅,他看见希希穿着漂亮的婚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人。他一愣,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你,今天,结婚?

希希看了看鹿哥,笑着说,这么巧,你也结婚?

鹿哥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给希希,说,你一紧张,就爱吃点甜的东西,这可是喜糖。

希希突然笑了,鹿哥问,你笑什么?希希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胸花“新娘”,鹿哥看了看自己的胸花“新郎”,笑了又笑,然后有人叫希希,她走了。鹿哥望著那个背影,明明如释重负,为什么心如刀绞?

鹿哥望着那个穿着婚纱的希希,大喊了一声,希希。

希希回头笑了一下。鹿哥笑着说,如果……

像是沉思了很久,鹿哥笑着说,没事儿,祝你新婚快乐。

希希说,你也是。按照电影剧情,一转身,肯定有一个人落泪了。

后来,鹿哥给我讲起他们重逢的那幅画面,笑着说,编剧都不敢这么编吧,大婚当天,前任的婚礼就在你对面,真不怕一不小心走错了大厅吗?

我问,你求过第100次婚吗?

鹿哥笑着说,我求过。但是希希不知道,那天我们分手了,从始至终,我一只手攥着口袋里的戒指盒,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说了近百遍的话,以前,我们也会吵架,但是那天特别平静。大张旗鼓地说“分手”就像喊了800遍的“减肥”,没有一次当真,反而真的那一次,说得最平静。是的,他说过,这辈子非你不娶。

是的,他说过,爱你一生一世。

那又怎样?他走了。

是啊,干吗要挽留呢?算是客气客气吧,礼貌性挽留。你看,人家来串门,临走了,你总还是要说句:慢走啊!

谈恋爱,不一定非要从对方身上学到什么,你享受了那段时光,就很好。就像多年以后,你离开高中校园,还记得高锰酸钾的分子式吗?还记得光合作用吗?还记得牛顿第二定律吗?希希说,好聚好散,可是胸口憋得难受,感觉喘不过气。

没事儿,高锰酸钾加点催化剂就可以生成氧气,太阳有足够的光能把你难过呼出的二氧化碳和流下的眼泪,制造成有机物质并释放出氧气,物体加速度的大小跟作用力成正比,越是用力挽留的人,越是留不住。

过程有点难,但终会活过来。

年轻时,你把爱情当生命,后来,你没死,爱情替你抵了命。以为永远不会走的那个人,第一个敞开了门,也许他只是下楼买一包盐;以为会挽留的那个人,直到门关上,也没有张口,也许她以为,他只是下楼买一包盐。

最后谁都没有见到那包盐。但是,心中的伤口却像是撒了盐。

生活里所有的阴差阳错,都是命中注定。

鹿哥说,其实这句话不对。缘分这东西,很奇怪,你珍惜,它就有;你不珍惜,它就没有。大多数人的缘分,最后败给的是逞强的自以为是,没有谁天生就该卑微地去爱另一个人。跪久了的人,站起的那一刻腿会麻,所以,他才会走得很快,很快,让血液重新流动,当他奔跑离席,你就再也追不上了。

我说,你们都好傻啊!哪有无疾而终的爱情,不过都是病入膏肓,懒得治了,所以,和平分手。许多感情,不过是在玩一个游戏:谁先失望,谁先离开。一场感情结束了,死撑着不退场的那个,最后感动的只是自己。

你得丢开以往的事儿,就像丢掉隔夜的饭,烂掉的苹果,以及他送给你,你穿了三年舍不得扔的跑鞋。《后会无期》里唱着:在每个繁星抛弃银河的夜里,我会告别,告别我自己,因为我不知道,我也不会知道,和相聚之间的距离。

原来每一场告别都有仪式,我爱你的那种告别是:愿你再遇良人,从此各安天涯。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qinggan/53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情感故事标签:恋爱故事
似水浮生发布的其他情感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