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人生故事 > 年少无知,最为致命

年少无知,最为致命

栏目:人生故事|发布:浅默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8】篇文章
日期:04-05|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浅默发布人生故事《年少无知,最为致命》,内容如下:

1、

有人说,有香菜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很赞同。然而,这世上还有另一个江湖,它是属于大蒜的,这里的大蒜特指一个人。

大蒜是我的发小,我们两家都住在巷子尽头的大院里。

大蒜的本名叫张天算,我问他为啥叫这名。他说“人算不如天算”,听上去很有深度。我止不住大笑,问这话谁说的,大蒜故作深沉:“我爸!我觉得我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大蒜有没有故事我不知道,但大蒜的爸应该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毕竟,大蒜是没有妈妈的。每次我妈给我炖蛋、做酸辣汤、包馄饨的时候,他就只能远远看着,然后剥一粒大蒜塞进嘴里。

当别的孩子还在向往大院外的江湖时,他已经可以骑着自行车去小卖部打酱油了。大蒜每次打酱油回来,都会从口袋里摸出些新奇的小玩意,比如五彩的玻璃球,比如塑料片拼的飞机模型,又比如小浣熊水浒卡。

有一次大蒜送自己多余的水浒卡,大院里的孩子众星捧月般将他围住,一声声“蒜哥”叫得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挤进人堆,也想捡漏,大蒜抬头看了我一眼,立马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塞给我,然后大声撵我离开:“快走快走,你妈让你回家写作业。”

仿佛是得到了某种暗示,我飞快地跑回家,这才研究起手里崭新的卡片——居然是“呼保义宋江”。我心想,大蒜可真讲义气啊,我也得有点表示才行。

第二天,我从家里偷偷拿了一个大蒜送给张天算,他看着我用心准备的礼物,明显有点蒙。

“那个卡很珍贵的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正好多一张。”他还是收下了我的礼物,若无其事地剥了一粒蒜丢进嘴里。

2、

大蒜一直想搞点大事,有一天,他把我和小鬼们聚集起来。大蒜站在石头墩上说:“大院其实就是一个江湖,想在这个江湖上立足的人,必须得有个帮派。”那时,电视里正在放着黄日华主演的《天龙八部》,江湖迷得我们晕头转向,所以大蒜一提议,就得到了全票通过。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蒜帮’了,我是你们的帮主!”想入帮,就得经受一些考验。大蒜说,每人当着他的面吃一瓣生蒜,咽下去就能入帮。终于,张天算将一颗蒜瓣放在了我的手里,他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无比讨厌大蒜的味道,可不吃吧,又害怕被入了帮的小伙伴嘲笑。我狠心咬了一大口蒜瓣,还没咽下去,就全数吐了出来。

“太难吃啦!”我赌气扔掉蒜瓣,扭头想走,张天算忽然拉住我说:“你不吃大蒜也可以,亲我一下,就让你入帮。”

我知道张天算在开玩笑,大院里数我和他的关系最好,但张天算没想到,我真的走过去,亲了他一下。他的脸忽然就红了,然后他当着“蒜帮”帮众的面,大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明白大蒜为什么要哭,反正那天所有人都忘了起哄,他们怔怔地看着我,仿佛在看乔峰。

从那之后,邻居们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她们笑嘻嘻跑来我家“问情况”,我妈铁青着脸,摆摆手说不可能,然后关上门狠狠骂了我一顿,罚我一个月不许看电视。作为当事人的张天算,却再也没和我说过话,有时候在大院里撞见,他也低着头快步走开。我很纳闷,他在那儿别扭个什么劲?

3、

几年后,小巷翻新,大院外墙也跟着翻新,我妈告诉我,大蒜要搬家了。

我跟着一群人围到了张家门口,张天算正在收拾东西,这一回他没哭。十六岁的张天算,已经长得很高、很清秀了。大院里没有人再管张天算叫“大蒜”,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剥蒜瓣吃了,且成绩很好。

看着越变越优秀的张天算,我总觉得,很多年前,自己在无意间抹杀掉了一位江湖名流。

“喂,秦小静,你等一下。”当大院里的人都散去后,张天算忽然叫住我,“我有东西给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能有什么东西给我呢?答案很快被揭晓——一套中考复习资料。

我抱着厚厚的一摞资料,干笑着缓解尴尬:“我听说,一中都是学霸,学习压力应该挺大吧?”

张天算“嗯”了一声,说:“你明年中考要加油,我在一中等你,你要是考不上,以后就别说是咱们‘蒜帮’混出来的。”

我愣了一下,点头说:“好啊!”我看着他把整理好的东西放在纸盒里,又把纸盒绑在自行车后座上,然后,我们终于要正式告别了。我挣扎了很久才开口问他,那个时候到底为什么要哭呢?

张天算没有回答我。他翻身上车,使劲儿一脚蹬下去。这一次,走掉的大蒜却再也没回来。

4、

拿着张天算留下的复习资料苦学一年后,我并没有考上一中,我只去了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然后按照普通人的成长轨迹,又考上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学——我终于意识到,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青春励志故事。

可我听说,张天算依然开着挂,先是重点高中,再到重点大学,他算是大院江湖中传说级别的人物了。我是被“蒜帮”逐出门外的废柴,我没脸再去见他。

只是我没想到,在大一结束后的那个暑假,他竟然主动回来找我了。那天下午,张天算骑着自行车,停在了大院门口。

“秦小静,你出来。”他大声喊话。我耷拉着脑袋挪了出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想向他道歉,可是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为什么要道歉呢?因为没考上一中?或者,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

他把一束花迅速塞进我的手里,就像当年塞给我那张宋江闪卡一样。他说:“秦小静,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我愣一下,为了更明白他的意思,我盯住张天算,又问了一遍:“当年我亲你的时候,你到底为什么要哭?”

“能不说吗?”他皱起眉头。

我笑笑,把花还回去。

张天算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和女孩子接吻前吃大蒜,是会被讨厌的吧?我不想被你讨厌。但是,我觉得你已经讨厌我了,因为那天我刚吃了好几个蒜瓣。”

我哈哈笑起来,问:“那你现在还吃大蒜吗?”

“偶尔吧。”

“那你刚才吃了吗?”

“没有。”张天算笑笑。

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不喜欢大蒜,却依然很喜欢大蒜。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rensheng/88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人生故事标签:成长故事 童年故事
浅默发布的其他人生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