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精选文摘 > 那张飞毯,它一直妥妥地藏在我家

那张飞毯,它一直妥妥地藏在我家

栏目:精选文摘|发布:落小朵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9】篇文章
日期:04-13|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落小朵发布精选文摘《那张飞毯,它一直妥妥地藏在我家》,内容如下:

小时候我生活在叔公家,和我父基本不熟。直到小学四年级我离开叔公家,我们才正式开始相处。

所以,一开始我是不了解我父的教育风格的。不过很快就领教了:某天放学后,我在街边摊买爆米花,当摊主老婆婆端起一杯爆米花正往我衣袋里倒的时候,背后传来“哈”一声大叫,我父像“钓鱼执法者”一样突然现身,兴高采烈地把我捉了个现行。然后我被严肃处理,押送回家。我一路上机智勇敢地大把往嘴里销毁罪证。

我父时不时到省城出差,回来的时候,会给我和弟弟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有时是一只假琥珀的吊坠,黄澄澄的“琥珀”里裹着一只苍蝇或蚊子;有时是一罐20世纪90年代市面上少见的青豆罐头,罐体上印着英文,目测是出口转内销的物资;有一次是一包我从未吃过的意大利通心粉,妈妈试着煮了,拌上调料。说实话味道一般;还有一次是一只我闻所未闻的掌上迷你电风扇,我激动地拿它去学校跟同学显摆,不出所料,它没活过第三天。

记忆中我父给我买的第一本书叫《木偶奇遇记》,正方形开本,纸质轻软,蓝灰色封面上一只神气活现的穿着背带裤的小木偶正在拔足狂奔。

上初中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是个偏科的“学渣”,主要原因是我总在课桌抽屉里藏着一本小说,上课时争分夺秒地偷读。被老师在家长会上点名后,我父回家后对我展开批评教育,结束语是这样的:“其实,我上学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爱看小说,最爱看武侠,上课也总出神,幻想自己是侠客,飞檐走壁,浪迹天涯……”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父对我的教育是不走心的。我在他身上看到的不切实际的东西太多,他这一辈子也从未言传身教过我,做事要脚踏实地,从现实考量。天真、孩子气,对微小事物充满好奇,热爱远行和侦探小说,渴望飞天遁地的冒险,偶尔耽于幻想,这是他给我的遗传,是我和他共同的“病”。

所以,当我父的老同事、老同学们多数被衰老打磨得心如止水的时候,他始终有探索世界的兴趣。经常发微信给我看他拍的旅游风景照,逢年过节会积极参加书法协会的活动,到市区繁华喧闹的步行街给人写对联,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喝茶、聊天、唱K,外地亲友来了他争着当导游。有一次,他有个外地老同学因为际遇坎坷而心情低落,他竟然想一个人坐长途汽车去看望他,好不容易才被我们劝住。

前些年他来深圳小住的时候,会早起去附近的莲花山,在草地上吹一会儿笛子,再散步回来。有一次他说起在路口遇到一个卖艺人:“那个人笛子吹得好,穿的白衬衫也很干净。”他说这话时一脸艳羡,我觉得那是他向往的生活。

有时候我会想,我父对我的影响究竟在哪里。我和弟弟都没有读名牌大学,也没有成为杰出精英,但好奇心这件事,真是受用无穷。我们能在微小的事情中找到乐趣,从不觉得世界乏味无聊,沮丧之后很快能抬起头,就算是身处黑夜,一个人也能开开心心地笑出声。

小时候看《一千零一夜》,幻想自己也能有一张飞毯,坐上去盘好腿“嗖”一下就能飞到想去的地方。我那时并不知道,那张飞毯,竟然一直妥妥地藏在我家。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wenzhai/123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精选文摘标签:亲情故事 散文随笔
落小朵发布的其他精选文摘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