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文摘精选 >做小工的母亲

文摘精选《做小工的母亲》

栏目:文摘精选|发布:初兰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5】篇文章
日期:2022-04-03|来源:视野|作者:柔情|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初兰发布文摘精选《做小工的母亲》,内容如下:

母亲这辈子没有正经到城市里打过工。我上小学,她到城里一个老头那里去做保姆,干过一段时间;后来在工厂给人家做过一段时间的饭;50多岁时候到饭店打过工,具体干多久,我不是很清楚。种地是母亲的本分,除此之外,母亲50岁左右开始不断地做小工。

烟站一直伫立在那里,但是很多年很多年过去,我们都不知道那里原来可以打工。母亲50多岁,开始到烟站打工了。母亲嚷着用我姐或者我的身份证,去复印,一心想着要去烟站干活。前几年确实去干了,我还去过几次,多一个人多一份钱嘛。大大的车间,到处堆满了烟叶,母亲们的任务主要是抱烟叶,烟叶来了,就开始抱,灰尘很大,烤过的烟叶真呛鼻子啊,我戴了口罩。回去我告诉母亲,你也戴口罩吧,母亲说戴着难受,坚决不戴。我鼻子里呛满了烟灰,只是两天的工夫,晚上回去洗脸洗鼻子,都是黑黑的污垢。一咳嗽,吐出来的吐沫都是黄的。

才一两年,人家坚决不要母亲了。即使母亲一到夏天便嚷嚷着要去烟站报名,但事实证明,母亲只是瞎念叨罢了。母亲50多岁了,40多的女人大把,30多的女人也想去,谁还要50多的啊。母亲再也不能去烟站干活了。

从哪年开始,村里开始流行打工了,去他家锄地、拔草、撇烟叶、集烟。暑假我正好在家,亲眼见证了母亲有多辛苦。

三点钟,母亲就不停地开始打开手电筒看手机上的时间了,一遍遍地,等到四点多,母亲爬起来了。厨房里忙活,还忙活一些别的,菜地里浇大粪等。我说你起那么早干啥啊,不是六点人才来接嘛,你五点多起来也来得及。母亲说,五点多起来,上厕所哩,洗脸哩,烧锅哩,吃饭哩,哪能来得及?

人家来接,母亲便走了,毒辣的太阳晒着,不停地撇烟叶,抱过去,中午,才勉强坐下休息,吃一碗人家煮的挂面,能吃饱吗?我问母亲。出去干活哪能像在家似的,谁还回碗?一碗挂面半饱不饱。我说那你煮点鸡蛋拿着,或者拿点我买回来的点心。母亲说拿了也不好意思吃,你看谁拿了。吃完饭便开始集烟叶,集烟需要很大的力气,那绳子上绑着那么多的烟叶,很重,你要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新的烟叶弄到那队伍上,手上勒出血痕是正常的。太阳还是那么毒辣,便奔赴地里,开始继续撇烟叶,一直到天黑透,主家开车送回来或者走回来。回到家,八点多了还没吃饭,烧锅随便吃口。很多次,天黑了并不是能马上回家,人家主家没说回,在人家吃完晚饭,又坐着开始集烟了,十点多了,母亲还没回来,邻居的婶婶叫母亲明天去哪里干活,母亲还没回来。等到不知道几点了,母亲终于回来了,我开始犯小孩子脾气,责怪母亲,你60多了,往70上去哩,你不能这样干了。

又一天,母亲回来已经很晚了,偏偏有个娘娘来串门,我心想,干活累一天了,估计一会儿就走了,结果她一直说啊说啊,两个小时了,已经十点多了,她还没有走的意思,中间沉默了好几次,不知道说什么了,然后又找话题聊了起来,母亲打了好几次哈欠,我终于忍不住了,心想昨天母亲半夜回来,早晨又四点多起来,今天又干了一天累死了,肯定是累了,我说我起来尿哩,不料那女人很不识眼色地说,尿就尿嘛。我说没穿衣裳。她却来一句,都是女的,怕啥。虽然嘴上那么说,但还是说回去睡了,不早了,就走了。

每次我回去赶上母亲要去干活,往往是我俩好几天几乎见不到面。早晨她天不亮就走,夜里我睡了她才回来。就算是第二天我要走,母亲也不会为我歇一下,陪我一天,送别我。我懂得她的苦心,她虽然没说,但是我大概知道如果你差一天,这个活会被别人顶掉。这是一个班的人,相当于一个小团体,一个也不能少,如果你今天有事,明天她有事,这个活还干不干了。虽然是最辛苦的活,但是谁也不想要少挣这一天的活。我心里有点委屈。家里鸡蛋也没有,蔬菜也没有,下个挂面吃吧,吃点咸菜。凄凄惨惨的感觉,这是个家吗?有时候母亲交代我去地里摘一下绿豆,说绿豆熟了好几天了,再不去,下雨就要腐败在地里了。我就去地里干活。很多年前就是这个样子,我还上中学,母亲去打工,交代我小沟南的绿豆熟了,有一点小雨,我在地里摘绿豆,我快快地摘,淋着雨,哪个孩子像我啊,上中学,在学校吃得差,睡不好,又孤独,回到家里也几乎看不到母亲的身影,临走还要去地里干活,坐上车我总是哭着,因为平时母亲会送我。她老是将我的东西抢着拎在手上,说你上去了我再递给你,你下车再倒车拎的地方多着呢,我现在替你拎会儿又不累。

如果母亲恰好不干活,就在家里,而我第二天要走,她就蒸馒头,做这个那个忙个不停,不同于干自己家的农活,主要是忙活着我要带到学校去的馒头饼鸡蛋,还想着尽量用家里有的食材给我做点好吃的。

但大多数情况是母亲都不在家,母亲也没交代我有什么活要干,我就心慌慌地凄凄凉凉地一个人在家里,一个人在家里不知道咋了,心里总是有点慌,好像少什么似的。醒来,阳光大亮,洗脸吃早饭,去外面转一圈,院子里转一转,烧火做午饭,太阳快落山又烧火做晚饭,家里没有馒头饼了,自己弄面糊、鸡蛋烙煎饼,然后一遍遍爬上房顶看母亲有没有回来。天快黑了,我开始怕起来,将院子里的灯拉开,屋子里的灯也拉开,还是怕。天越来越黑了,母亲还是没有回来,我这个路口走一段那个路口走一段,各个方向走一遍,终于,有一个白影闪现了,伴随着人声,母亲回来了,我站在房顶上喊妈,母亲洗脸吃搁在火上的饭菜,也算是能吃上一口现成饭。后来我越来越懂得能吃上一口现成饭的人是幸福的。父亲在家,磨蹭着等着,暖瓶里都不知道烧一点开水,更别提吃上口热乎饭了。母亲回来,热水喝不到,没有热水洗脸,还要急忙烧火给父亲做饭,父亲还说你妈欠干活。

有时候母亲要洗澡,大盆搁在院子里,我给她搓搓背,躺下,和母亲说着话(因为平时实在是见不到面),可是还没说几句呢,母亲就睡着了,我还在不停地说着呢,母亲突然反应过来回一句嗯?我知道母亲是累了,也就不吭气了。月亮升起来了,院子里真亮啊。

母亲和我说着,一年本来能存个五千块钱,家里这个人情那个人情,买化肥种地又花花,五千也存不住。我在心里呼喊着,我们挣钱再难,还是比母亲挣钱容易啊,她的钱那真是淌着血汗的。虽然没有像建筑工地上的男人女人那样,但是在烈日下暴晒一天,再不停地匍匐着摘烟叶,抱烟叶,累了也不能歇,不停歇地干,一天十几个小时,才只能挣120块钱,以前是50,渐渐涨起来的。120块钱,主家还嫌亏,说人走得早了,说女人不抱烟叶了,不扛烟杆了,120块钱,实在是亏啊。

母亲带着高兴劲拿纸盒给我看,歪歪扭扭地记着,日子和工钱。我能挣3000多,母亲似乎在炫耀着。有人来了,说这是你那50块钱。母亲接下了,搁在自己的钱盒里,那个盒子是姐姐当年买的mp4的包装盒子。那里面装了不少钱,有50的,100的,也有十块二十卷成卷的,大概是哪一天的工钱。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wenzhai/1397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文摘精选标签:生活随笔
初兰发布的其他文摘精选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