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文摘精选 >腌萝卜干

文摘精选《腌萝卜干》

栏目:文摘精选|发布:落花入盏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2】篇文章
日期:2022-04-06|来源:思维与智慧|作者:吴瑕|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落花入盏发布文摘精选《腌萝卜干》,内容如下:

周末到朋友的农家乐去玩,他家后院里有一大片菜地,青菜、萝卜正在拔节,勾起我对家乡的怀念。

每年冬天,一个个小坛子被妈妈洗干净暴晒后就成了腌菜的家。那年头地里农活多,只有晚饭后妈妈才有空闲坐下来腌萝卜。妈妈喊上我们这些小萝卜头一起去拔萝卜,妈妈说拔大的,小的还要长。妈妈拔出萝卜,我们蹲着剪掉萝卜缨,放到一个小筐里,萝卜剪去根,放到另一个筐子里。还有一些正在伸枝展叶的小萝卜被妈妈浇上一担粪、泼上两桶水后,放任其生长。我们全家到池塘边一起清洗萝卜、菜缨子,洗好后把菜缨子一株株晾晒,在晒衣服的绳子上把菜缨子骑起来晒。姐姐搬出两条长凳子,再把一块门板卸下来搁到长凳上,把门板收拾干净。爸爸把菜刀磨快,妈妈就坐在门板前,摆上砧板,开始切萝卜。妈妈切一点我们就摊开晒,晒上几个太阳就可以腌制了。晚饭后,母亲把那些晒过失掉水分的萝卜一层一层地码进晒干的坛子里,一层萝卜一层盐由父亲压实,一片片白萝卜在粗粝的手下翩跹,直到坛子装满,最后压实后密封。萝卜干腌制的流程就完毕了,过10天就可以开坛了。

开坛后,黯然失色的萝卜干是白萝卜浓缩后的精华,加姜末、蒜泥、麻油拌一下就可以吃了。冬天的餐桌上,室外寒风呼啸,我们每人一碗浓稀饭,下饭的菜只有炒青菜和腌萝卜。腌萝卜被母亲的巧手加酱油少许、姜末、蒜泥、剁椒,还有几片大蒜叶子,看上去也是五颜六色的,挑嘴的我们也都能吃下。在漫长的冬天,地里没有活干了,吃得简单,那个经济不宽裕的年代,是软中带韧的腌萝卜陪伴我们一起渡过漫漫岁月。

萝卜是贱菜,做法很多,即使是才收的萝卜也可以现腌现吃,萝卜切长条,加盐反复搅拌,再装进布袋里,用一块石头压起来,半小时后萝卜就失去了水分,加酱油、麻油、姜末搅拌就可以吃了。萝卜和青菜一样,属于上不了台面的卑贱之物,用来招待客人除非加牛肉炖或是排骨炖,即使肉炖萝卜也不能当供品祭拜先祖。稀饭在节俭的农人心里是最简单价廉的果腹之物,早餐吃稀饭少不了萝卜干,白白的稀饭里,几片黄色的萝卜干浪里白条般游戈其中,那碗里就有了丰裕的主题,一淡一咸里满足口欲需求,那是最温暖的人间烟火。红花绿叶,稀饭萝卜干,这种绝配,演绎着平常人家的美食民俗文化

在我老家湖北,整个冬天都是吃青菜煮豆皮,青菜是放在豆皮里一起煮的,不带油星,我们嫌味淡,妈妈就炒一碗腌萝卜干下饭。我们喜欢萝卜干,汪着油带着软和韧,吃到嘴里又脆又香,一如母亲在寻常生活中提炼出的家庭气息精华,安慰着我们的肠胃,促进着我们茁壮成长

为了我们兄妹几个能过上肥年,父亲秋收之后就带着他的行头去应城西部偏远地区做小百货生意。父亲一旦回来,妈妈就给他做萝卜炖猪肉犒劳他。一小块一小块的肥猪肉汪着旺盛的油和小扇形的萝卜,浓白的汤,我们忍不住嗅了又嗅。父亲笑了,夹几块猪肉,吹吹气,吹凉了就塞进我们排列着的小嘴里。那个肥肉啊,我们居然不腻,只觉得是香甜无比的享受。

随着生活条件的好转,健康意识的增强,我开始注重养生保健,不吃油炸物,不再吃腌制品。在农贸市场经常见到卖家常腌萝卜的,价格很贵,说是手工腌制的,我只是看看笑笑,没有购买的欲望了。再怎么好吃,也比不上记忆中妈妈做的味美了,那是故乡的水滋养出的萝卜,我体内的精气神也是故乡的水土滋养的。最美不过故乡味。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wenzhai/1408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文摘精选标签:散文随笔
落花入盏发布的其他文摘精选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