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文摘精选 >觅蝉遐思

文摘精选《觅蝉遐思》

栏目:文摘精选|发布:倒影年华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2】篇文章
日期:2022-04-07|来源:青年文学家|作者:刘相云|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倒影年华发布文摘精选《觅蝉遐思》,内容如下:

夏夜蒸腾,暑气滔天,我领着孩子漫步在湖边,享受着悠悠小风,心境陡然爽朗,这就是免费的空调呢。突然,一只蝉带头吟唱,瞬间引起嘹亮的共鸣。音律单一、整齐,却不卑不亢,如受过严格训练的军队,韵脚显明,没有丝毫松散和拖沓。

“妈妈,那是什么声音?”两岁半的孩子还未听过蝉鸣,好奇地问道。

“是蝉,也叫知了,还叫知了猴。”

“我想要!”

“好,咱俩去捉。”

好久没有捉过知了猴了,久得已经记不起多少年了。自从为人父母,每天奔波于工作、孩子、琐事之间,生活被安排得饱胀超负荷,若有点空闲,还要去做兼职,几乎抽不出时间去玩,就连我最喜爱的文字,也搁浅了二十多年。我和老公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且老公家境贫穷。结婚后,我们一直是租房子的,住过十几平方米的土坯屋,待过阴暗、潮湿的小厢房,因为这样的出租房最便宜。想在县城扎根,我们只能靠自己打拼。好在多年后,不管流过多少泪和汗,受过现实的多少抨击,委屈和坎坷已换来满意的回报—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现在年近不惑,华发渐多,时光不等人,是该给自己放放假了。

我瞪大眼睛仔细勘察在草棵间,为了避免遇见蜈蚣或虫类,我用一根短树枝来挖掘类似知了猴的洞。知了猴也机灵得很,不到傍晚不露面的。它们在地下小心翼翼地扒开一个小洞,随时观察着敌情,等待天黑时悄悄出击。终于,半小时后捉到一只。孩子从小胆子壮,没有半点犹豫地捧在手心里,任它抓、钩、爬,不时地发出阵阵惊喜的笑声。

现在的孩子都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各种各样的新奇玩具应有尽有。只要孩子想要,或者对孩子的智力开发有帮助的玩具,多数都会被买回,谁的家里也都会有几箱被收置的玩具吧。像知了猴这种原生态的、真实的小昆虫,孩子们大概见得不多。也难怪,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到处都是宽阔、坚硬的柏油路,很少再有知了猴的栖息地。它们也只能繁殖在湖边、公园等有树木的地方,因为只有那里的泥土是松软的。还有我们小时候玩过的陀螺,只需要把木头削成小圆雉形,顶上嵌一颗钢珠,拿一小鞭挥动着,便成为童年最好的玩具。用泥巴捏碗,更是必不可少的游戏。小伙伴们往往群情激昂,站起身子使劲儿摔那只泥巴捏的碗,来赚取对方更多的泥补丁。虽然每个人的身上都弄得泥猴似的,但乐在其中。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让孩子再玩这几样东西了,高端、时尚、洁净才是对孩子的新玩具的标准。

天色昏暗下来,远处几束手电筒在翻动、照射,捉知了猴的人多了起来。我没带手电筒,孩子意犹未尽又不肯走,只好摸黑继续。今天晚上的运气真是好,在别人找过未果的地方,竟然又捉到五只。孩子乐得又蹦又跳,那种喜悦无以言表。

仔细想来,我这半生的光景是受老天眷顾的。记得大女儿四个月的时候,厂里催促上班,因为是三班倒,我和老公能错开上班,比如,老公上白班,我就上夜班。但交接班时是要面对面的,这样家里就没有人,等交接完,开完班会,我便飞一样蹬着自行车,恨不得一步到家。毕竟孩子太小,不会说不会道的,心老是提着:是不是哭了?是不是该换尿布了?是不是饿了?等我返回家,孩子已经被锁在家里两个多小时了。每每到家的那一刻,孩子睡着我就安心了,再忙其他;若听见孩子哇哇委屈的哭声,心便揪着疼,往往都是我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跟着哭。曾经求过公婆几次帮着带孩子,但他们都因重男轻女拒绝了。我暗下决心,自己也能把孩子养大,且培养得不比男孩子差!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能接受,却也必须坚强。孩子的生长期在最初几年是最快的。六个月的她已经学会翻身,有两三次在床下掉下来,至今头上留有伤疤。我租住的院子是个大通院,左右邻居都是一墙之隔。这天下班时,孩子又摔在地上了,尽管老公在床的两侧放了褥子挡着,但孩子不知怎么还是越过了。门前站着左邻,一位近八十岁的老太太,看见我回来了,焦急地说:“小刘,你俩这样子不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以后把孩子抱我屋里吧。”

“大娘,谢谢你,你这么大岁数了……”

没等我说完,老太太又道:“放心,我能跑能颠的,身体棒着呢!”我的泪瞬间涌出。此后,老太太就担负起了替我看管孩子的义务。她的子女们偶尔回家时也会帮我带着,从没听见过一句怨言。隔三岔五,我会买点东西送过去,但都被强拉硬拽地推出门,老太太说:“小刘,不要花钱买东西,我过得比你好,什么都不缺的。你俩好好工作,攒着钱买房子,现在受点罪,以后会好的。”想到这儿,我又泪眼蒙眬,老太太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后来,我和老公实在不忍心劳累老太太,就请了保姆。但老太太还是一如既往地帮助我,趁我不在家,把我的被褥拆洗重做,孩子的棉衣也早早准备妥当。儿女们给她带回的好吃的也经常给我拿过来。在她眼里,我和老公就是她的孩子,她应当给予。这样的给予持续了三年,房屋到期我另租别处。但这段时光我永远记得,永远感恩。现在,大娘已经九十七岁了,坐上了轮椅。每次我去看她,她依旧推让:“小刘,不要花钱买东西,我过得比你好,什么都不缺……”

第二个贵人是我的大舅。大舅是一名教师,后来,调入县招生办当主任。他育有二男二女,舅妈从结婚后再未上班,做全职家庭主妇。我大女儿四岁那年,大舅一家搬入楼房,便把闲置出来的小院给我住了。其实,他完全可以租赁出去,也可以给他亲侄子住,他却免费给我住了五年,直到我买了房子。这五年得省多少租金啊!大舅说:“你俩也不易,能吃苦,我能帮点就帮点。”大舅帮的可不是一点,在我买房子时,他把节省下来的两万块钱给了我。到简装房子,他又接济了我八千元。要知道,这是大舅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他一个人的工资六个人花。提到这儿,我还要感谢我的好妗子。每次我去,都会大包小包地给我装些她亲手做的面食,还说:“你上班还得自己带孩子(孩子上小学后,我把保姆辞了),把这些带回去热热就能吃,有空就歇歇吧,别太累。”大舅和妗子犹如我的父母,这些点点滴滴的恩情早已植入我的脑海。

“妈妈,我累了。”孩子拉住我的手,把我从记忆中扯出来。

“好,咱回家。”

今夜,带着捉蝉带来的快乐和回忆带来的感动美美地睡去。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wenzhai/1410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文摘精选标签:散文随笔
倒影年华发布的其他文摘精选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