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文摘精选 >狂风是唯一的衣裳

文摘精选《狂风是唯一的衣裳》

栏目:文摘精选|发布:茉绿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52】篇文章
日期:2022-12-01|来源:知识窗|作者:麦淇琳|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茉绿发布文摘精选《狂风是唯一的衣裳》,内容如下:

不久前,我回了一趟老家。放眼望去,到处是房子、树木,还有长势不错的绿草。四周静悄悄的,静得有些发冷,只有风仍在草尖上掠过,卷起一阵阵绿浪。

狂风中,院里的飞鸭兰忽然开了花,艳丽的紫色缀在花枝上,从侧面看就像一只只振翅欲飞的鸭子。这株飞鸭兰的树苗是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给我的,种了好长时间一直都不肯开花。后来,飞鸭兰的树皮突然干枯脱落,树干像被掏空了一样,只是树叶仍然葱郁。我感到奇怪,这株肢体不健全的飞鸭兰,早已经被折磨得面目全非了,为什么还能撑起希望的心跳,恣意绽放生命的灿烂?

我读小学的时候,家住在一栋上下两层的大楼房里,楼上八户,楼下也是八户,还有一个公共的小院子。老刘住在我家对门的老房子里,他的一条腿受伤瘸了。老刘无子无女,妻子早已去世,他独自经营着一个零食摊子。每一个清晨,老刘将一辆颇为醒目的自行车停放在院中的树荫下,身体靠在树干上,抻着脖子,高声吆喝:“麻糬、绿豆糕、牛轧糖,好吃又便宜。”他的腔调拖得很长,等孩子们冲到院中,他就打开零食盖,露出花花绿绿的零食来。

老刘虽然腿脚不方便,但院里谁家有点儿难事,他都会乐呵呵地忙前忙后。老刘和我父亲的关系很好,常来我家找父亲下棋。若是父亲赢了,老刘就用院中的竹叶当乐器,放在嘴边吹,若是老刘赢了,他就会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牛轧糖,喊院里的小孩来吃糖。

突然有几日,老刘不来我家了,院里传来拉锯的声音。我在不远的地方探头探脑,看见他在锯一根竹子。我问他锯竹子干什么,老刘的眼里蓄满温情,说:“竹叶声儿不够响,我准备做个笛子,到时候天天给你们吹笛子。”老刘天天忙活,终于做成了一支笛子。那日午后,我看见他把崭新的笛子放在嘴边,吹出的笛音虽然有些刺耳,但他非常陶醉,仿佛是一株绿油油的植物,在迎风起舞。

过了几年,我上了市里的寄宿高中。有一年假日回家,我见老刘席地而坐,在院中全神贯注地吹奏笛子。太阳照在他的身上,像是为他披着霞光,整个人散发着温柔的光。父亲告诉我:“老刘现在笛子吹得可好了,常常去盲人慈善机构教盲人吹笛子,特别受欢迎呢。”我愣了一下,想到在书中看过的一句话:“一个人哪怕活得惨一点,也要精神上美一点。”

成年后的我时常回忆起少年时代的小院生活,老刘的影子就会悄然浮现,我心中不知为何猛然冒出李白的一句“狂风吹古月”。虽然诗中的“古月”是“胡”的隐语,但我更加相信,诗人想表达的是“狂风再狂,月亮仍然会亘古不变亮着”的禅意。可是,这样的一轮月亮应是长在我们灵魂深处的一间房,这间房里住着一窗月明,住着一溪水声,住着一弯落霞,让我们在陷入困境、饱受折磨时,也能自歌自舞,成为别人的一盏明灯。

在生命的旅程中,如果狂风是唯一的衣裳,我只企盼在起程的时候,如那株伤痕累累的飞鸭兰一般,在承受了一切的劫难之后,依然能够重新挺立;在生命凋零时,依然拥有振翅欲飞的渴望;无论光阴如何消逝,依然坚持着不变的信仰,活出更丰富、更有力量的一生。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wenzhai/1466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文摘精选标签:散文随笔
茉绿发布的其他文摘精选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