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心病(世说新语)

现代故事《心病(世说新语)》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一季微光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82】篇文章
日期:2024-05-07|来源:民间文学|作者:鲁永平|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一季微光发布现代故事《心病(世说新语)》,内容如下:

一、

杨敬贤老先生今年七十有五,是市文化馆退休的美术干部,一名有着五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虽为国内知名画家,但为人低调、谦和,在当地文艺界非常有声望。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诞辰之际,市里决定举行“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以表达对老党员的关怀,届时,市领导将亲自为老党员佩戴纪念章,这是对老党员的最高礼赞。杨老先生作为全市一百多名老党员的代表受邀出席颁发仪式。不料,杨老先生一口回绝,说自己德行有亏,没有资格享受这么高的礼遇。

市文化馆王馆长奉命上门做思想工作,话说了一箩筐:“杨老,还请您不要太自谦,众所周知,您的画品和人品都是一流的,都说文人相轻,您却是人人敬重,个个称赞。要是像您这样的老党员都没有资格接受‘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还有哪个党员有资格呢?退一万步讲,即便如您所说德行有亏,那也瑕不掩瑜嘛。而且,这不单是您个人的荣誉,也是我们馆里的荣誉,将载入馆史,永久保存。”

他以为如此诚恳的一番话,能打动杨老先生,然而,杨老先生却说:“王馆长,不好意思,为这事让你专门跑一趟。不过,我确实当不起这个荣誉!邀请函你带回去,把名额让给有资格的老党员吧。”

王馆长见杨老先生态度坚决,且下了逐客令,只得向老同学——杨老的儿子杨尊民“求援”。杨尊民当晚就去了父母家,给二老做了一桌菜,陪他们吃饭聊天。

杨老先生很高兴,照例从桌上的一只三斤装的小酒坛中倒了一杯酒,有滋有味地喝起来。杨尊民从小对酒精过敏,只能羡慕地咽了口唾沫。

聊着聊着,杨尊民假装不经意地把话题引到了“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颁发仪式这件事上。

杨尊民小心翼翼地挑着恰当的词句:“听说您坚决不接受,我不能理解,这不是所有党龄五十年以上的都能享受的荣誉吗?再说,您从没受过党纪处分,为什么定要说自己不够格呢?在我记忆中,从小您教育我要清清白白做人,不要辱没杨家的家风,所以我一直以您为榜样,教书二十多年,从没接受过学生家长的钱物。”说完,双眼满是疑惑地注视着父亲。

杨老避开儿子的目光,垂下头,盯着杯中的酒,沉默良久,才说道:“尊民,爸说了不能接受就有不能接受的理由。唉,那是爸的老心病了,难以启齿,难以启齿啊。”

难以启齿?杨尊民吓了一跳,难道父亲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他知道父亲的脾性,不敢追问,只得悄悄跟王馆长通了个电话,说父亲最近身体不佳,思路不太清晰,无缘这一荣誉称号。

二、

不久,杨老先生还真的住院了。这天,杨尊民见父亲精神了一些,想到以前每晚饭前父亲总要喝一小杯何叔叔家酿的米酒,问过医生后,就跑到父亲家里,打算从桌上的酒坛里倒上一小瓶,带给父亲。

杨尊民嘴里的“何叔叔”是杨老先生儿时的玩伴何大明,至今守着小村的田地,最擅长的就是酿米酒。杨老先生非常孝顺,多次想把父母接到城里享福,可父母一次次拒绝了,说城里太闹,不习惯。他只好在每个双休日回去探望,顺便上何家喝酒聊小时候的事。何大明总笑话他梦话多,有一次还泄露了给女同学写情书的秘密。后来,杨老先生的父亲病故,母亲独自一人生活,多亏了何大明时时照顾。有一次,母亲突发中风,要不是正巧何大明过来送菜,及时发现送往医院,很可能瘫痪在床了。当然,出院后,杨老先生立刻把母亲接到身边照顾,直至去世。不知从哪一年开始,何大明每月会送一坛米酒过来,但自己从不过来,总是叫儿子转交。

杨尊民掀开酒坛盖子,发现没有飘出酒香味,凑近坛口使劲吸了吸鼻子,还是没有味道。惊讶之下,他用手指蘸了一点送到嘴里一舔,是清水!这种酒坛在桌上摆了快二十年,难道父亲喝的一直都是清水?不对,肯定是最近喝完了,何叔叔还没送来。

想到这里,杨尊民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何大明的电话:“何叔叔,您好!我是尊民。”

对方接到他的电话十分意外,有些紧张地问:“尊民啊,你父亲身体还好吧?”

杨尊民告诉他,父亲生病住院了,想喝他酿的米酒。何大明一听,语气更加紧张:“啊?敬贤住院了?好,我马上送过去!”

从何大明住的小村到城里有四十多公里,考虑到他也上了年纪,杨尊民便驾车去接他。

在去医院的路上,杨尊民跟何大明聊起父亲拒绝参加市里的“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一事。何大明听到“不够格”三字,脸色大变,嘴里连连自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害了你父亲!”

“何叔叔,到底咋回事?”杨尊民急忙追问。何大明却打住了话头,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到了杨老先生的病房门口,何大明让杨尊民先进去给杨老喝杯米酒,他要喘口气定定神。杨老先生接过酒杯,刚凑到鼻子跟前,就皱眉道:“你这是哪来的酒?我的酒不是放在餐桌上吗?”

“爸,您那坛酒不是喝光了吗?里面装的是清水,您忘了?这才是何叔叔家的米酒。”杨尊民笑着回答,心里却有点难过,看来父亲是真的老了,记性变得这么差。

“我没忘,我要喝的就是那清水酒!”杨老先生突然激动起来,将酒杯在床头柜上重重一顿。杨尊民怔住了,清水怎么是酒呢?难道父亲连脑子也糊涂了?

就在他愣怔之际,何叔叔走进了病房。他一把抓住杨老先生的手,愧疚地说道:“敬贤啊,当年都是我不好,把你拖下水,害你做了违背良心的事!这件事错在我,你不能往自己身上套啊!要不是我再三求你,你也不会来我家,喝那么多酒,坏了你的底线!这枚纪念章你拿着不亏心!”

杨老先生连忙反驳说:“不不,大明,这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关!是我没有守住一个党员该守的底线。”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2370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世说新语
一季微光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4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