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窗边的媒人

现代故事《窗边的媒人》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白鸥掠海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4】篇文章
日期:2020-04-11|来源:故事会2020年7期|作者:宫部美雪|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白鸥掠海发布现代故事《窗边的媒人》,内容如下:

麻子在大公司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她和同事伊东充交往后订了婚,然而在婚礼的前两周,婚约解除了。后来麻子才知道,伊东充爱上了别的女人。因为是公司内部的恋爱,麻子在解除婚约的同时辞了职。她不想在面试时被盘问以前公司的事,就随便在一家咖啡馆找了份打工的活,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这段时间,麻子注意到店里有一个客人,她比麻子大几岁,每天下午四点左右来店里,总是坐在窗边。这天,麻子上咖啡时,女子和麻子搭起了讪,她说自己失业了,正在找工作。麻子随口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女子拢了拢头发,干脆地说:“社长秘书,兼情人。”

麻子愣住了。女子点着了烟,喃喃地说:“我,被甩了。多少年了,他一直对我说,一定和老婆离婚,其实,他根本不想离婚,倒是想和我分开。现在,他又有了别的更年轻的女人……我真是个傻瓜!”

麻子很想安慰对方,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窗边女子”每天都来,她一直没有找到新工作。麻子看着她越来越憔悴的模样,不由得担心起来。这天,窗边女子来咖啡馆时,麻子带着半安慰的心情,把自己的过去告诉了她。麻子想让她知道,不幸的不只是她一个人。

从此,窗边女子每次来咖啡馆,都要和麻子聊一会儿。这天,她正在喋喋不休地向麻子抱怨自己的不幸,忽然停住了,目光转向了窗外。麻子随着她的目光看去,见窗外站着一个年轻男子,正在朝里打量。

麻子觉得男子很眼熟,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男子叫淳史,住在前男友伊东充隔壁的单身宿舍里。因为公司部门不同,麻子和淳史只在食堂或年会上见过。现在这种情形,麻子一点也不想见到以前公司里的同事,但淳史一直盯着这边,麻子知道他已经注意到自己,只好勉强地回了个微笑。

“你认识?”窗边女子突然低声问麻子,语调很阴沉。麻子吃惊地说:“嗯……只是个熟人。”

窗边女子的面部肌肉变得僵硬起来,冷冷地开口了:“好啊,原来你有男人了。”她越说越激动,“你自己很幸福,所以在心里偷偷笑我,不是吗?你的那些事全是编的,不是吗?”

麻子慌忙否认,女子却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这时,淳史推开门,走进店里。女子比麻子更快地站起来,一下子就到了淳史的身边,用欢快的语调说道:“您是她的朋友吗?”

淳史虽然还没弄清楚状况,但仍然笑着点点头,接着,他对麻子说:“麻子小姐,好久不见了,一开始我还以为认错了。”

麻子简短地说:“我……在这儿上班。”

淳史仿佛才注意到麻子系着围裙,他取出名片,说:“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对了,我已经辞职了,目前在父亲的公司里做事。”

淳史抽出的名片还没交到麻子手里,窗边女子忽然伸手拿走了,她说:“也给我一张,可以吧?我是麻子小姐的朋友,森井曜子。”

麻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淳史也一脸困惑,但还是点点头,接着他又取出了一张名片,这次直接塞到了麻子的手上。

两天后,曜子又来到咖啡馆。她笑着和麻子打招呼,还问她下班后有没有时间陪自己去买东西。麻子本想推托,曜子却说,自己想去给淳史买点礼物,感谢他昨天请自己吃饭。

曜子在咖啡馆里一直等到麻子下班,麻子没法脱身,只好两个人一起去买东西。曜子在百货商店的男装部转悠了半天,最后选了一条领带,藏青底色配着鲜红的手绘山茶花图案。曜子用针刺一般的眼神看着麻子,说:“送领带是表示‘我被你迷住了的意思哦。”

那天晚上,麻子想着曜子的事,烦恼不已,突然,电话铃响了,是淳史打来的。

淳史告诉麻子,昨天是曜子主动约他见面的,她说麻子也会去,他才去了。淳史还说,曜子又约他明天在一家酒吧见面,说麻子会来。淳史答应了,但总觉得有点奇怪,这才给麻子打电话。

麻子惊讶得用一只手捂住了嘴: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对淳史说:“约会的事,都是她编造的,我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件事。”

淳史听后也很震惊。麻子问了酒吧的地址,说明天自己也去,把一切都当面说清楚。

挂上电话,麻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想起曜子说过以前在哪家公司上班,第二天,她给那家公司打了电话。这是家小公司,接电话的就是社长本人。麻子硬着头皮问起了曜子的事,对方说:“想问森井曜子的事?她又干了什么?”

麻子把从曜子那儿听来的话说了,社长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全部是胡说八道!她是我的情人什么的,全是胡说。”

麻子张口结舌:“可是……”

社长打断了麻子的话,说:“相不相信是你的自由。别说我没打过她的主意,就连和她单独喝酒也没有过。那女人是在撒谎,那只是她的一种妄想。她还曾经跑到我家逼我太太离开我,这怎么看都太异常了,所以才让她辞职的。”

麻子握着听筒的手好像渐渐失去了力气。听筒那边,社长说:“给你一个忠告,别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那是一种病,很危险……”

麻子已经不在听了,她扔下电话就往那家约会的酒吧跑,千万不能让无辜的淳史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麻子跑得背上全是汗,好不容易到了那里,在吧台边找到了两人。麻子平息了一下呼吸,上前打招呼:“我迟到了,对不起。”

曜子转过头,笑容像粘住似的固定了。麻子没有害怕,直视着对方,说:“不是约好了三个人吗?”

曜子“哼”了一声,把视线转向一边。麻子尽量平静地说:“对不起,其实我和淳史先生的关系并不仅仅是熟人,我撒谎了。所以,我希望你别给我们添麻烦了。”

曜子看着别的地方,说:“这个人,说我比你更好。”

淳史摇着头:“我没说。”

曜子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干,一松手,杯子在麻子脚边摔得粉碎,别的客人都回过头来看。

“混蛋!”丢下这句话,曜子冲出了店门。

这次事件过后,曜子再也没出现,麻子和淳史的关系却由此有了质的飞跃……

转眼两年过去了,麻子和淳史已是一对关系稳定的恋人。麻子知道,这次自己遇到的是真命天子。

这天,麻子和淳史约好在地铁站外的广场见面。出了站,麻子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男人,这男人好像在等人。引起麻子注意的,是男人系的领带,藏青底色配上手绘的红色山茶花,是那时曜子为淳史买的领带!销售领带的店员说过,每个手绘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麻子绝对不会看错。

这时,系山茶花领带的男人忽然笑了,一个女人正一路小跑地过来,他等的人来了。

麻子看到那女人的脸,原本靠着柱子的身子一下子挺直了——是曜子!曜子和当年一样漂亮,脸上的表情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是柔和的线条。她也算是给麻子和淳史牵线的“红娘”,以她的事为契机,两人的关系才迅速亲密起来了。

至于那条领带,那时,麻子和淳史曾商量过要怎么处理,最后淳史说,由他找个地方扔掉算了。可是现在,和曜子在一起的男人却系着那条领带!

麻子不由自主地向两人走去,那两人也几乎同时注意到了麻子。森井曜子两手交叉着拧了好一会儿,轻声对麻子说:“你在等他?我们去不大显眼的地方吧,有些事要向你解释一下。”

“不错,很快就能说完的。”曜子身边的男人表示同意。麻子惊讶地发现,他的声音,就是那个社长的声音。

在稍微离开检票口的地方,曜子开口说:“一切都是一场戏。我真正的身份是小吃店老板娘。淳史先生是我的常客,我把他当弟弟看待。他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你了。你和那个叫伊东充的男人订婚时,他在我店里喝得酩酊大醉。

”你婚事破裂的时候,我对淳史说,麻子小姐既然已经恢复自由,你可以追求她了,但是,那家伙说不行。他说:’我是伊东充的朋友啊,如果和我在一起,麻子小姐一定会经常想起以前的事,她会觉得我是和过去相连的纽带。“

麻子听到这里,苦笑了一下,淳史果然很了解自己。

曜子继续说:”所以,我提议演一场有冲击力的会面,终于说服他答应了。我以前想做女演员,也曾经登台演过戏,但那种角色还是很难的。“

你演得很好啊,麻子心里说。

曜子抬头看着旁边的同伴,羞涩地微笑着说:”他是我丈夫。那家公司,的确是他的公司。这条领带,一开始就打算当小道具来用,后来淳史君就偷偷还给我了。“

说完这些话,曜子窥探着麻子的脸色。麻子歪着头,觉得有些伤心,又有些可笑。曜子小声说:”淳史君为了你,一直在等待,他是真心实意的……“

麻子点点头,说:”我该走了。“她慢慢走到了约定的地方,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麻子!“淳史的声音传来。他非常慌乱,手心里满是汗。”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看着那张坦率的脸,麻子憋着的劲松了下来,朝着他笑了:”我没事,走吧,肚子饿了。“

走出广场时,麻子觉得视线好像扫到了红色的山茶花领带和旁边站着的曜子。麻子没有转过身去看,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笑。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521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海外故事
白鸥掠海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