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跟你回家

现代故事《跟你回家》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诸羊黄昏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9】篇文章
日期:2020-04-20|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韩建奇|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诸羊黄昏发布现代故事《跟你回家》,内容如下:

来春燕在“皇冠”夜总会做卖酒妹。这天夜场,来春燕一回出租屋就发起了高烧。天快亮时,才觉得烧勉强退下去了,可两只耳朵还一直“嗡嗡”作响。

小区楼下,新开了一家“老兵盲人按摩”店。来春燕绵软着身子踏进了按摩店,屋里只有一个小伙子,他的瞳孔是铅灰色的。

“哎!”来春燕想叫瞎子,又觉不妥,改口道,“看不见的!我头疼得厉害,快炸了,能治不?”

小伙子循声侧过脸来,用一只耳朵对准她,“那得进来叫我看看。”

趴在铺了白单子的按摩床上,盲人的手在她身上又捏又按,她的身体仿佛一把沉寂许久的古琴,被懂琴的人又弹奏开了。

来春燕舒服得龇着牙直吸溜。

等盲人绕到她身侧时,她抻着脖子打量,发现这男人眼虽瞎了,两道剑眉却生得清秀,鼻梁也直挺挺的很有男子汉气概。

“你叫什么?多大了?”

“伍小树。二十了。”

从那以后,只要身体有不适,来春燕便到楼下找小树按摩。

来春燕点了四十分钟的肩背按摩。中午客人不多,小树给她开完肩背,又像往常一样附带着给她免费按腿,一边按一边叹气:“你该换个活儿干……”

“换个活儿?说得容易!赚不来钱,你养我?”

这本是来春燕随口一句牢骚话,小树却红了脸,再不言语。

临走时,小树从里屋拿出两盒膏药递给来春燕。

来春燕扫一眼那包装,就知道价格不低。

一出店门口,初夏的暖风醉醺醺地扑面而来,来春燕偷偷回望小树清瘦的背影,心里竟涌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腻。

半个月后的一天深夜,小树关店拉卷闸门时,听见拐角处有女人呕吐的声音。

小树心里打了个激灵,他走过去,试探着问:“春燕?”

春燕只觉心头一热。她扶着墙根想站起来,腿脚却软得不受控制。

小树弯下腰,将她背进了店。

店里自带一个小厨房,他在里面“乒乒乓乓”忙了一阵,很快就端出了一碗热汤面。

等闻见香味儿,春燕才觉出肚子空得发慌,拿起筷子,她就把面条扒拉光了。

小树又拿出醒酒养肝的药,倒了热水喂春燕吃下。

来春燕更觉出胃里热乎乎的妥帖舒坦。

她有了几分精神头,就歪在沙发上笑嘻嘻地问:“小树,你老板是干啥的?咋从来不见他?”

“我老板是个大英雄,老兵退伍的!他参加过神舟一号制造。听说是飞船发射的时候,他离得太近,叫强光把眼刺瞎了。现在,国家一个月发好几千养着他!”提起老板,小树满脸的崇拜。

“那你老板结婚了?”

“结了啊!他老婆都给他生俩娃了。”

“俩娃”两字,小树念得特别大声。

来春燕觉得他憨得可爱。

“那你的眼睛是咋瞎的?”

“唉,我就不行了!”小树叹口气,那语气仿佛没当上英雄,所以两只眼睛瞎得很不值当,“我是自己造瞎的。小时候,我爹在工地打工,我常跟着一起去。我手贱,爱偷开电焊工的家什,又不知道戴眼罩子,时间久了就把眼睛造瞎了。后来,爹妈就把我送进城学推拿了。”

来春燕故意逗他:“那你是不是也想像你老板一样,将来娶个媳妇,生俩娃娃,守着店过小日子?”

“有那样的好日子,谁不想?”小树一脸的认真。

他顿了顿,反问:“你是咋干上这一行的?”

春燕没提防小树会问她这个。

其实,这个问题,好多客人都问过。每回,来春燕都随口答:“家里穷,两个弟弟上学用钱,干这个来钱快。”

那天夜里,春燕少有耐心地跟小树讲了一个冗长的版本──

春燕的爹是个酒鬼,喝醉了就爱打老婆。十二岁那年,春燕的妈上吊自杀了。带着对父亲的恨,初中还没读完,春燕就当起了卖酒妹。

春燕的爹后来脑血栓,瘫在床上,全靠七十岁的老娘伺候。

春燕每个月往家里寄一笔钱,却从不肯回家看一眼。

春燕抱着肩絮絮地说着:“我不是心疼他,我是心疼我奶奶……”她在沙发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小树听得眼圈红了,心里说不出的酸。

春燕没想过小树会向她求婚。这太突然了。他竟然买了一只钻戒,钻石是小小的一粒,戒托包裹成一朵花的模样,散发出夺目的光彩。

他学着电视剧里的台词:“春燕,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他的表情很认真,春燕却没来由一阵心慌。

“你开什么玩笑!咱俩结婚,还得我养你,想得美!”

春燕逃跑似的出了店。她跑进小区,一口气爬到五层楼顶,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楼道。她在心里狠抽自己大嘴巴子,“还想结婚,你也配?你叫人小瞎子回家怎么跟爹妈说,怎么跟村里人说?难道说自己找了个媳妇,是在城里混夜场的?”

一连好几天,春燕没再去按摩店。她警告自己,不能再祸害小瞎子了。晚上,她常把自己灌得烂醉。夜深人静时,醉眼蒙眬间,小树那手捧钻戒的虔诚样儿总在她眼前晃啊晃,她心里又酸又疼,恨不得“哇”的一声把心都呕出来……

被求婚后的第八天傍晚,春燕准备去上工。

刚下楼,就看见小树席地坐在楼洞口,脚边是一只塞得鼓囊囊的编织袋。

“我不在这儿干了。爹叫我回去了,他说在家给我相好了个瘸腿媳妇。”

春燕:“……”

“我来是跟你告个别。”

春燕:“……”

小树的眼眶红了:“以后,我再不回来了。”

春燕觉出胸口一阵猛烈的绞疼。可她却偏要咧嘴讪笑:“好啊!那你就回家好好过日子!”

“这个给你。”小树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手帕裹着的方块。

春燕打开,里面是一张农行存折,一张建行的银行卡,还有一小叠钞票。

“我干了三年,统共就攒了这些。都给你!”

“我不要!”

“密码是六个8。”

春燕把东西往小树怀里推:“这钱,你留着回家娶媳妇!”

小树执拗地推回来:“你放心。我瞎,她瘸,我们般配得很!她家不要彩礼钱!”

他顿了顿,再说话时,语气里有了哽咽:“再说,我还年轻,又有手艺。你不一样……你年纪不小了,干这个伤胃伤身,攒些钱,做个小买卖吧……”

来春燕含泪望着小树,在他铅色的瞳仁里看见了自己苍白的脸。她的心被搅动得柔情翻滚。

他从没见过她的样子,甚至不知道她的真名,却肯掏心掏肺地对她好。除了过世的母亲,这辈子再没有人这样对待她。

她拼命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小树弯腰扛起地上的包袱。

转身离开时,他说:“春燕,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

春燕哭得直不起腰,她蹲在地上,把小布包紧紧捂在胸口,心疼得喘不过气。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563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世情百态
诸羊黄昏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