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正大光明接新娘

正大光明接新娘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春色三分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4】篇文章
日期:04-29|来源:故事林|作者:李晓静|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春色三分发布现代故事《正大光明接新娘》,内容如下:

沈景轩和梁涵谈了两年恋爱,感觉不错,也见过了对方的家长,就准备结婚了。两个人商量着该置办的物品,梁涵忽然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想夜里接我还是白天接我?”

沈景轩让她给问懵了,喃喃道:“怎么还有夜里接新娘的?我们可都是白天,初婚的上午,二婚的下午,从没听说过夜里接的。”

梁涵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才说起她家的风俗。她家在农村,也没别的讲究,初婚的上午办婚礼,二婚的下午办。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人打起了拦婚赚钱的主意,赶着一大群羊拦在路上,你不给点儿好处他就不把羊赶开,这叫“拦喜”,沾沾喜气儿的意思。

女孩子初婚,最怕不能赶在上午举行婚礼,他就跟你耗着,更可气的是还越要越多。早先也就是一包喜糖一包烟,你结婚图个喜庆,他也图个实惠,谁也没当回事儿。可前些日子她一打听,现在“拦喜”的价码已经涨到一袋糖一条烟了。要是碰上十来个“拦喜”的,可不得备下一大袋糖一箱烟嘛。

沈景轩一听,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大袋糖,百十斤,一箱烟,十来条,还都不能差,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这倒也不完全是多少钱的事儿,被人勒索了去,怎么想怎么窝囊啊。

梁涵接着说,有的人家不愿白给他们,就想方设法地躲。出嫁前严格保密,接亲的时候也赶在半夜,让他们无法“拦喜”,也就省下了一笔钱。可那样的话,结婚就跟做贼似的,真让人败兴啊。

沈景轩明白,梁涵想光明正大地出嫁,可她又不愿白给那些人钱。他也去过梁涵家,那里是农村,进村去只有一条窄窄的路,要有人拦你,还真跑不掉。他皱眉想了想说:“咱先商定了结婚的日子,再说这拦喜的事儿吧!”

两个人的婚期,定在8月18日。

沈景轩决定满足梁涵的愿望,光明正大地举办婚礼。所以,等到天光大亮,他才带着车队出发。来到梁涵家,接上梁涵,车队就往村外开去。

刚出了村子,前面的路上就散着一群羊,有五六十只,一个小伙子坐在路边抽着烟,怀里抱根鞭子,眼睛往车队这边乜着。梁涵紧张地对沈景轩说:“看看,来了吧。这个人叫三赖子,最是不讲理了!”沈景轩胸有成竹地说:“别怕,有我呢。”

一群羊很有经验地赖在路上,丝毫也不避让车队,车队只好停下了。沈景轩下了车,笑吟吟地问三赖子:“兄弟,这些羊都是你的?”三赖子点点头,却没挪屁股,只是斜眼看着沈景轩。沈景轩说:“那就麻烦你把羊赶开吧,别挡着我们的道儿啊。”三赖子冲他伸出一只手来,那是要糖和烟呢。沈景轩佯装不知,问道:“啥意思?”

三赖子说:“咱这地方的规矩,一袋糖,一条烟。兄弟,可别说你不懂。要是不给呀,这羊可赶不开喽。”三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盐,扔到路上,羊贪吃盐啊,就围过去吃,把路堵得更严了。三赖子索性躺在地上,望着天,哼着小曲。

没想到,两个大盖帽突然来到他面前,冷冰冰地说:“哎,起来一下!”三赖子吓得一激灵,忙着站起来,也不再嬉皮笑脸了,哆哆嗦嗦地问:“警察同志,什么事啊?”两个大盖帽正是两名交通警察,他们指了指路上的羊群,说:“根据法律规定,你在路上放羊,严重阻碍交通,而且还是故意,必须严惩。”三赖子惊道:“羊走路上,这也叫阻碍交通?”警察正色说道:“这些羊拦住车不让走,不叫阻碍交通叫什么?一点儿法律知识都没有,难怪要挨罚。把你身份证掏出来,我们给你开罚单!”

三赖子掏出身份证,哆哆嗦嗦地交给警察,颤抖着问道:“要罚多少钱啊?”警察面无表情地说:“1000元。”三赖子惊得跳起来:“这么多啊!”警察说道:“你嫌多啊?跟你说吧,法律规定,阻碍交通,可以罚1000元到5000元。”三赖子忙着说道:“不多,不多,就罚1000元好了。”

他接过罚单,恶狠狠地瞪了沈景轩一眼,又坐回到地上。警察过来问道:“你怎么还不把羊赶开呀?”三赖子说道:“你们已经罚过我了,不能再罚。我就不赶开,你们能怎么样?”确实,一件事只能处理一次,警察有些无奈。三赖子也是打定了主意,堤内损失堤外补,今天吃定了沈景轩。

一看警察拿他没办法,三赖子倒来了劲,大声喊道:“我今天就在这里拦喜了,就不走了,看你们谁能把我怎么样?不是罚了我1000元吗,我让你给我出了!”

他这一喊,附近路上的放羊人听到了,都赶过来看热闹。路上全都是羊,更把窄窄的路给堵得水泄不通了。梁涵一看这情景,不由沮丧地说:“完了,他们轻易不会让开,咱们今天的损失可大了。”沈景轩却轻松地说:“你别急呀。”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一辆小轿车的车门拉开了,从车上下来两个城管队员。他们来到三赖子跟前,说:“你的行为,我们已经进行全程录像。咱们也别说那些套话了,我直接跟你说啊,你的行为,已经造成羊粪在路面上抛撒,属于当前严厉惩处的范围。根据规定,罚款的金额要按抛撒面积算,我们这就给你量。你是从你家赶着羊过来的吧?这条路宽5米……”

三赖子惊得跳起来:“警察都罚过了,你们怎么还要罚呀?”

城管队员说道:“他们是交通警察,罚的是你阻碍交通。我们是城管,罚你是因为羊到处拉屎,弄脏了地面。”城管队员又冲那些放羊人一指:“你们都等着啊,咱一个一个算。”那些人一听要罚款,赶着羊就跑,路上就剩了三赖子。三赖子咬了咬牙,狠狠地说道:“罚吧,我看你们能罚多少。我就不让开了,这钱看谁掏!”

他正说着狠话,却见两名大盖帽又从一辆车上下来了。他们来到三赖子跟前,先问那两名城管队员罚完没有,城管队员说正算呢。三赖子惊诧地问道:“你们也是来罚我的?”那两个人摇摇头说:“我们不罚你,只是来收取清洁费。你把马路弄这么脏,不清扫行吗?而且你的羊还在拉屎呢,我们得一遍遍清扫,这费用得翻番呀。”

三赖子惊呆了,跟个木桩子一样呆立在那里。

这时,迎面开来一辆车。沈景轩拉着梁涵下了车,上了那辆车,那辆车倒了一阵,寻了个宽的地方,调头就走了。三赖子哭丧着脸喊道:“我走,我这就走,你们少罚我点儿吧!”他赶紧把羊赶进了路边的荒草滩上。

后面车队跟了上来。梁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声问沈景轩:“你怎么带了那么多执法人员啊?”沈景轩这才说,他想让自己和更多的新郎们光明正大地迎接自己的新娘子,更不想惯着那些人不劳而获的臭毛病,就开动脑筋想办法。

仔细一想,他就发现这事虽小,却很难办,因为任何一个部门,都只能根据职权处罚一部分,却动不了他的根儿。而这种人最是无赖,往往又会把损失转嫁给新婚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多个部门,共同行动,罚到他心疼。于是,沈景轩精细考虑了每一个步骤,然后就去联系那些部门,就有了刚才的情景。他也怕计划失败,又备下了这部车,让他们随时都能脱身。

梁涵迷惑地问道:“你一个小老百姓,怎么联系上这么多部门呀?”

沈景轩得意地笑了。他写了一篇多部门联合整治“拦喜”的文章,拿给那些部门的领导看,问他们愿不愿意参加这个行动。领导们很支持他,这才有了今日的精彩一幕。梁涵简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满是崇拜地说:“你真厉害。”沈景轩忙着摇头:“没有那些执法人员支持,我啥都做不成。涵涵,我想啊,等咱们结完婚,我再给领导们送些喜糖去。”梁涵忙着点头:“应该的,咱俩一块儿送!”

沈景轩正大光明地接走了新娘子,在明媚的阳光下举行了婚礼……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01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乡村故事
春色三分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