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怪物

现代故事《怪物》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江上归舟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1】篇文章
日期:2020-05-01|来源:今古传奇故事版|作者:王雄成|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江上归舟发布现代故事《怪物》,内容如下:

1、老朋友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和苏蝉有什么联系,或许我潜意识里已经选择了遗忘。可是有一天我却突然收到了她的来信,不是电子邮件,而是真真切切的白纸黑字的信。我看到苏蝉歪斜的字迹出现在信纸上,指尖微弱的触感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恐惧。

苏蝉还活着,就像我身边的其他人一样,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自私一点来说,我不希望和苏蝉再有什么关联。她会让我想起十二年前在青木市孤儿院生活过的日子,那是我不愿意去回忆和提及的。

八岁那年我被一对老教授夫妇领养了,他们带我来到了现在生活的城市。从那以后我就与青木市孤儿院失去了联系。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在当地的财经大学念书,下半年就大四了。

我不知道苏蝉是从哪里找到我的地址的,我并没有给她写回信。我想也许过一段时间她自己就会忘记给我写过信,或者她会觉得自己寄错了地址,以至我根本就没有收到她的来信。但是我错了,十天之后我收到了苏蝉的特快专递。

除了再次回忆我们小时候的姐妹情之外,苏蝉还告诉了我一个令我惊讶的消息,青木市孤儿院的院长袁阿姨自杀了。这个消息彻底将我的记忆拉到了很多年前,让我无法逃避和视而不见。苏蝉希望我能回青木市参加袁阿姨的追悼会。

这件事让我躺在床上发呆了很久,最后我决定与苏蝉联系,回青木市一趟。在青木市的火车站,苏蝉一眼就认出了我,她跑过来将我抱住,我本能地推开了她。

“你怎么了?”她问我。

“没什么。”我抱歉地笑了笑,然后拉住她的手。

在回苏蝉住所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了她。我很难将眼前的这个女生和十几年前的那个小女孩联系起来。她对我来说像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一个了解我童年的陌生人,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我看她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皮肤蜡黄还有着格外明显的黑眼圈。我们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奇怪的是苏蝉也并没像在书信里那样和我叙旧,我当然是更不想主动聊起那些童年往事了。

苏蝉住的地方是一个很旧的小区,她租了8号楼顶层的一个二居室,要爬楼梯上去。这里的外墙虽然破旧,但苏蝉把屋里收拾得很干净。这让我对她的印象好了一些。

“我要先洗个澡,火车上的人太多了。”我对苏蝉说,“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要不然你再去睡一会儿吧!”

“没事,我习惯了。”苏蝉淡然道。

“哦,你做什么工作,上夜班吗?”我好奇地问。

“不是,我在一家玩具厂上班。”苏蝉说完看我不搭话又补充了一句,“上白班。”

我从行李箱里拿了几件换洗衣服进了洗手间。约摸过了十几分钟我洗完澡出来,却见苏蝉靠在沙发一侧睡着了。我在心里笑了笑,随手拿起一件衣服盖在她的胸口。苏蝉被惊醒,整个身子夸张地蜷缩起来,惊恐地望着我。

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愣在原地不敢动。苏蝉很快恢复了平静,重新坐好,嘴里喃喃道:“我怎么睡着了呢?”

“也许是你缺觉太多了。”我歪着脖子让头发自然地垂直晾干。

“可是我不能睡觉。”苏蝉一脸正色地说道,“我怕我会死。”

“你在说什么啊?睡觉怎么会死呢?”我的身子一抖,斜着眼看她。

“睡觉是人警惕性最低的时候,最容易死了。”苏蝉握着拳头,颤抖道。苏蝉的话让我的头皮有些发麻,但我还是试图缓和这尴尬的气氛:“其实在睡梦中死去也是很不错的呢,没有任何痛苦和恐惧。”

“不不,你错了。这样莫明其妙地死了那接下来怎么办呢?如果昨天晚上的饭菜没有吃完的话那就会坏掉;还有朋友们也会感觉恐惧和莫明其妙吧;再就是银行卡藏的地方和密码也只有自己知道……”

我的后背有些发凉。

“我觉得你是得了强迫症,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我提醒道。

“我没有生病,我只是比别人想得多一些而已。”苏蝉反驳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下去。眼前的这个苏蝉是我完全不了解的,我突然有些后悔回到这里,苏蝉的古怪让我感到恐惧和不安。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来,苏蝉上班去了。她给我在茶几上留了一张小纸条,说厨房里有做好的炸酱面。我端着炸酱面坐在沙发上,然后从皮包里拿出一张老照片来。那是我和苏蝉还有袁阿姨的合影。

我们站在青木市孤儿院的门口,身后远远地还有另一群小朋友模糊的身影。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我要离开的日子,袁阿姨特地请了摄影师来给我们一起照相留念。

在青木市孤儿院,我和苏蝉年龄相仿,经常被孤儿院的义工夸赞可爱和甜美。袁阿姨也格外地照顾我们俩,其他的小朋友只有羡慕的份儿。

到了晚上,我依然没有任何出门的意愿,打电话给苏蝉让她打包几个菜回来吃。

苏蝉回来看到茶几上的照片,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转头看着我说:“你还留着这张照片啊?我卧室里有些我们其他的照片,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点了点头,随着苏蝉进了卧室。

苏蝉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相册来。相册的封面很干净,显然苏蝉经常拿出来怀旧。我随手翻开来,里面确实有很多我们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合影,表情幼稚但却天真无邪。

我注意到那些照片都有些脏,而且有着明显的擦拭痕迹。再往后翻,我看到了苏蝉和一个清秀男生的合影,显然是最近拍摄的。我转过头对苏蝉笑了笑,问道:“这是你男朋友?”

“以前是。”苏蝉苦笑了一下,“上个月我们分手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自己会触及苏蝉的伤心事,连忙转移话题,“我被领养之后多久你离开孤儿院的?”

“大概半年左右吧。”

“你的养父母还好吗?”

“他们已经死了。”苏蝉皱了皱眉头,紧接着补充道,“是外地的,一个工人家庭。他们死后我就回到了青木市,是年初的事情了。”

“对不起。”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苏蝉背过身去,我能感觉到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把相册合起来递给苏蝉,苏蝉小心地将相册重新收起来,然后打开窗户望了望夜空,突然像是自言自语道:“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11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 3 4下页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江上归舟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