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梅花嫂锄奸

梅花嫂锄奸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蓝色之海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4】篇文章
日期:05-02|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刘伯英|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蓝色之海发布现代故事《梅花嫂锄奸》,内容如下:

梅花嫂是一名抗联女交通员。1934年,抗日游击队战略转移,到辉发江以南建立新的根据地,在红石砬子一带留下一部分人坚持敌后斗争,梅花嫂被留了下来。

腊月的一天早晨,天上飘着小清雪,嘎嘎冷。梅花嫂的男人刘祥,在柞叶岭上打柴,突然听到汽车的响声,心想,又是小鬼子进山了吧?他急忙跑下山去,回到家里。梅花嫂坐在炕上,一针一线地给女儿小梅做鞋。刘祥慌慌张张地说:“小梅她妈,快,小鬼子的汽车从沟外上来了,说不定有来头,你快躲一躲!”还是梅花嫂镇静,想到温老六一时半刻难以脱身,一定要想方设法稳住不速之客,让刘祥前去通风报信才好。刘祥前脚刚走,小鬼子的汽车就停在了她家门外,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径直来到她家。前头带路的她认识,是汉奸李五,梅花嫂和他周旋:“李五兄弟来我家有何贵干?看你穿戴这样阔气,一定是高升了吧?”

李五得意地笑了笑,说:“谈不上什么高升,只不过是在城里找了个差事。”

梅花嫂端过烟笸箩,装了一烟锅旱烟,递给李五。李五摆摆手,掏出一根香烟点着了。梅花嫂说:“有个差事就比耙垅沟子强。这不,旱烟都不爱抽了!”她拿起抹布擦擦炕沿,又说,“李兄弟,请坐吧!”李五没有坐下,在屋里转了一圈说:“日本人叫我请你去一趟,有件事商量商量。”

梅花嫂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说:“好吧,请你到外屋等一会儿,我换换衣裳。”

李五退到外屋。梅花嫂关上里屋门,拉开木板柜的柜门,把给小梅做的一套新衣服找出来,放在炕上;又把刘祥的棉背心拿出来,放在柜盖上;又找出只有在年节时自己才舍得穿的一件深绿色丝绸长衫,套在小棉袄的外边。这时候,外面的日本鬼子不知是冻的还是着急,直跺脚。李五伸出舌头,舔破门上的毛头纸,不放心地偷偷往里看。他见梅花嫂的鞋还没穿上,就拉开房门,催促道:“大嫂,不早了,快点收拾吧!”

梅花嫂端起铜脸盆,舀了瓢水,倒进盆里,回答说:“你再等一会儿,我洗一把脸。脸上一层灰去见皇军,叫皇军多笑话呀!你说呢,李兄弟?”李五没吱声。

梅花嫂洗脸、梳头,描眉打鬓,又从梳妆匣子里找脂粉和口红。当然这是当交通员有时候用得着的,何况今天又为了磨蹭时间呢!

李五急得不行,再次推开门,说:“大嫂,快走吧,去晚了,皇军要发火的!”

梅花嫂一边翻梳妆匣,一边说:“我心里也着急呀。皇军请咱们有事,哪能不快去呢。可这脂粉盒哪去了呢?不抹点脂粉就进官厅,也不好看哪!”

李五说:“你快点吧,别磨磨蹭蹭的了!掰了脸就不好了!”

梅花嫂赶着答应赶着找,找了一阵子,找出脂粉盒,往脸上抹了一层。她约摸这工夫,刘祥找到温老六以后,那五六个人也安置得差不多了,就拿起笤帚,扫掉布鞋上的浮灰,说道:“走吧!”

李五跟在她的身后,门口的两个日本鬼子也把明晃晃的刺刀调过来。梅花嫂走到汽车旁边,感到北风刮脸,棉袄袖精瘦,抄不上手,她说:“太冷了,我去把狗皮套袖戴上。”

李五生气地说:“我去拿吧,你去又不知得用多长工夫呢!”他进屋把放在炕沿上的狗皮套袖拿来,交给梅花嫂。梅花嫂戴上狗皮套袖,爬上汽车,汽车向村子开去。

汽车停在村里十字街口。两个日本鬼子直挺挺地站在汽车旁,看着梅花嫂。李五领几个日本鬼子奔温老六家去了。他们在温老六家房前屋后、左邻右舍、柴火垛、苞米楼子翻了一个遍,连温老六的影儿也没抓着。李五又领日本鬼子进了几个抗日骨干家,也是啥没翻着。日本鬼子气得叽哩哇啦骂李五,李五垂头丧气。他心里纳闷:“温老六他们怎么都跑了呢?按说今天汽车来得突然,十拿九稳准能把他们抓住,为啥还走漏了风声?奇怪!”

日本鬼子骂骂叽叽地上了汽车,把车发动起来。

这时,刘祥恰好赶了回来,心不由咯噔一下,不过他只能强作镇定,拿来两块苞米面大饼子,递到梅花嫂手里。梅花嫂勉强笑着,又把饼子推给了丈夫。刘祥难过地望着梅花嫂。梅花嫂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高兴的是温老六等几个人保住了,难过的是小梅才五岁,还不懂事就要失去妈妈。她强忍住眼泪,说:“小梅她爹,你领孩子好好过吧。炕上有一套新衣裳,给小梅穿上;我给你做了一件棉背心,放在柜盖上了。小梅找我,就说我上她二姨家串门子去了。”

刘祥听到这里,眼泪流下来。他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点了点头。

汽车开走了。梅花嫂被拉到县城,押在监狱里。当天晚上,李五陪着日本人开始审讯。他们逼梅花嫂交代出温老六等人的下落,梅花嫂一口咬定不知道。日本鬼子把梅花嫂吊起来,用皮鞭子抽,打昏过去,又卸下来,用冷水浇。浇醒以后,再灌辣椒面,压杠子。梅花嫂被折磨得昏过去三次,她一个字也没说。

第二天,刘祥领着小梅来到监狱门前,要进去看看,站岗的鬼子不让他们进。监狱院子有一面是用柞木条子夹的障子,顺着障子缝能看见院里。刘祥和小梅站在障子外边等着,寻思放风的时候,梅花嫂会出来的。等了好长一阵,才放风。从监狱里出来一帮人,可是没有小梅的娘。小梅一边哭,一边喊:“妈呀,妈,你出来看看我呀,我想你了!妈呀!妈……”叫了几声,没人回答。

李五认出是梅花嫂的孩子在叫妈妈,奸笑了笑,走到障子外边,把小梅和刘祥领进来,说是让到监狱里见面。李五把小梅领到梅花嫂面前,小梅扑在妈妈怀里哭起来。梅花嫂心里明白,李五把小梅领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无论如何不能叫孩子吃苦!她亲了亲小梅的小圆脸,给孩子擦擦眼泪。李五说:“大嫂,孩子没有妈不行啊!你快说了吧!说了好领孩子回家呀!”

梅花嫂抱着小梅不说话,眼睛狠狠地瞪着李五。

李五又劝道:“大嫂,说了就可以回家去过团圆日子。为了一句话,闹得母子分离,家破人亡,哪多哪少,你掂量掂量!”

梅花嫂还是不说话。李五一跺脚,从里屋出来两个小鬼子,手里端着刺刀,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把抓住小梅的袄领,提起来,要用刺刀挑。

刘祥上来抢小梅,被小鬼子踢倒在地上。梅花嫂起来护拉小梅,也被小鬼子踢倒了。小梅吓得没命地哭叫。

李五冷笑了一声:“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要小梅还是要温老六?快说吧!说晚了,小梅就没命了!”

梅花嫂从心里恨死了李五。她眨了眨眼睛,说:“我说是说,你得先把小梅他们爷儿俩放出去。”

李五心想,小梅他们爷儿俩是笼中之鸟,想放就放,想捉就捉,现在放出去也飞不了。他给两个日本军官递个眼神,把小梅放在地上,叫刘祥把小梅领走了。李五催促道:“这回该说了吧?”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18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蓝色之海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