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鞋底无尘

鞋底无尘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夜色微凉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22】篇文章
日期:05-04|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吴建发|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夜色微凉发布现代故事《鞋底无尘》,内容如下:

1、命案

清晨,舒雨淇刚从梦中醒来,床头的手机响了,又有命案发生了。作为重案队中队长,每有命案,他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责无旁贷。舒雨淇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6点45分。

舒雨淇很快到达案发现场,楼顶平台距楼梯口不到两米处,一女子曲蜷着身子躺在那里,上头有条晾晒衣服的铁丝,铁丝上挂着一套女式西装。他快步走过去,一股酒腥味扑面而来,猫腰一瞅,大吃一惊:“怎么是她……”

舒雨淇强压着内心的惊诧,戴上白色手套,脱下死者脚上的两只拖鞋,翻来覆去地看起来。那是一双橡胶平底拖鞋,用柔软的、漂亮的花布手工做成。他似乎对这双极普通的平底拖鞋很感兴趣,看了又看,还从衣袋里掏出放大镜瞧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套到死者的脚上。

分管刑侦的林副局长带着痕迹技术员、法医等一干人马匆匆赶来,舒雨淇的助手李慧也在其中。

舒雨淇交代刑事技术科的庄科长说:“仔细找一找,看看死者身上有没有毛发之类的东西。”转身又问站在身边的巡警,“谁报的案?”

巡警回答:“住802的老太太。”现场留给林副局长主持勘验,舒雨淇与他的助手李慧一起去了老太太家。

徐老太太其实并不老,才50来岁,衣服斯文讲究,举止得体。她叫徐静娴,在人民医院当麻醉师。她说:“清晨起床后,天未大亮,我端上女儿昨晚洗的一盆衣服上楼晾晒,突然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绊了一跤,弯腰一瞅,发现是一个女人,我壮着胆摇了这个女人几下,有些僵,料想人已经死了。

”我以为是外地来此过夜的乞丐呢,慌慌张张地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跑下楼,就回家打了报警电话。“

舒雨淇问:”昨晚是不是有人找过住在801的红玉。“

徐静娴说:”是啊,大概晚上9点多,有一个女人来找过红玉。那女人瘦高个子,留一头很好看的长发,穿一件棕色皮大衣,脖子上系着一条花围巾,整个脸包得只剩下两只眼睛。她敲了我家的门,问我红玉是不是住在这里。我告诉她在对面,她说了声谢谢,就去敲对面的门,我也进屋关了门。“

离开徐家,舒雨淇与李慧来到对面的801房。房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客厅里灯还亮着,正中央的玻璃茶几上有几盘剩菜,两副酒杯和碗筷,沙发上有条花围巾,舒雨淇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的妻子苏兰的。

他愣了好长一段时间,默然不语,然后连抽了两支烟,突然对李慧说:”我必须马上回家一趟。“

李慧大惑不解,在案件的节骨眼上,他怎么能回家呢?但作为助手,她又不好意思说他,就提出要跟他一起走。

舒雨淇在家里找来找去,最后在枕头底下找到了两根头发,头发有半米多长,显然是女人的。他向李慧要了一个塑料袋装头发,说要拿回局里做DNA鉴定。

李慧更是满腹狐疑,她有点沉不住气了:”舒队,你认识死者?你怀疑嫂子是杀人凶手,是不是?你告诉我。“

”好了,好了,我现在脑子里已经够乱了,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等DNA结果出来,我会向你说明一切。“舒雨淇说。

回到局里,舒雨淇将两根头发交给刑事技术科的庄科长,要他拿到省厅做DNA鉴定。

老庄告诉他:”死者红玉,27岁,安徽人,在本地没有任何亲戚。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衣着整齐,临死前没有搏斗与挣扎的痕迹,法医解剖尸体确定死因是冻死,死亡时间确认在3到4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今天凌晨3点左右。

“肌体在寒冷中体温降至25摄氏度以下即可能冻死。昨晚最低气温是零下7摄氏度,死者喝了不少酒,酒精的催眠作用会使寒冷加速。显然是死者喝了酒后,走上楼顶平台收取衣服时,醉倒在地爬不起来,以至被冻死了。”

舒雨淇问:“林副呢,他怎么看?”庄科长说:“这就是林副的看法。”

3天以后,庄科长来告诉舒雨淇,DNA鉴定结果出来了,他给的两根头发与掉在死者身上的头发是同一人的,但排除是死者自己的头发。舒雨淇一时傻了眼,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

现在证实他的分析一点没错,他有些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从警11年,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缺乏自信。他本想把李慧叫来,告诉她一切,又觉得自己脑袋里乱糟糟的,需要有一个能使自己清醒一下的环境。

他打了李慧的手机:“李慧,DNA鉴定出来了,你不是想知道一切吗,可我现在只想麻醉一下自己。”

“你想喝酒是吧?借酒浇愁愁更愁,你麻醉得了一时却麻醉不了一世,也许我能帮你清醒清醒。我们去人工湖边的望江楼喝咖啡怎么样?”李慧说。

15分钟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望江楼,在临窗的一张方桌边面对面地坐下来。

舒雨淇朝窗外注视了许久,心情好了许多:“李慧,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死者红玉的?凶手到底是不是我妻子?我现在就告诉你。”

“先不谈公事,我们喝咖啡吧……”

“不,我没那份闲情逸致。在来这里的路上,我想好了,红玉这案子,还得由你出面。”舒雨淇打断了李慧的话。

“是吗?”李慧有点受宠若惊,两眼直巴巴地盯着舒雨淇的脸。

“我认识红玉,是在4年前,”舒雨淇点燃了一支烟说,“当时她是个从外地来的卖淫女,在一次清查黄赌毒的专项行动时被我逮了。做讯问笔录时,她对我撒谎,说她小学没有毕业,是第一次坐台。但我看她阅读笔录非常认真,十分仔细,还从中挑出了几个错别字,最后签名时,字迹娟秀流畅。

”我就对她说:‘你连文化程度都想骗我,又怎么能如实地交代自己的问题?不想如实交代问题,又哪来重新做人的心理基础?

“她听了我的话,泪流满面地告诉了我实情。其实她是某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大三学生,能看懂沙翁的英文剧本,误落红尘是因为家里穷,被一名风度翩翩的企业家所骗,被学校开除了,不得已而为之。

”我很为她感到惋惜,后来她被收教一年,我送她去收教所时给了她我的手机号码,说:’等你出来时如需要我的帮助,可以给我打电话,千万别再重蹈覆辙。

“7个月后,她从收教所出来,果然给我打了电话,求我帮她找一个正当的工作。我建议她找份翻译的工作,随后帮她联系水电站招待所住下来,那里房租便宜,我还借给她2000元,让她交了半年的住宿费和购买3个月的食堂餐票。

”之后我帮她从外事、外经贸、公证处等单位找了些翻译材料的活做。不到3个月,她就归还了我借给她的2000元。这事后来被我妻子苏兰知道了,我们为此不停地吵架。

“红玉很勤奋,她自己工作后,我很少与她来往。后来她赚了一些钱,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想开办一家外国语翻译社。因为她在本地没有其他亲友,就求我帮忙,我替她联系购买房子和办理营业执照。

”翻译社开业的那天,电视台采访她,苏兰从电视上认出了红玉,与我大吵大闹,还当着我的面说要叫这个女人人间蒸发。“

”所以,你认为苏兰有杀人动机?“

舒雨淇点了点头,没回答。

”可是林副认为这是一次意外事故,可能是死者喝醉了,上楼顶平台收取衣服,醉倒在地爬不起来……“

”不,林副的判断缺少证据支持。“舒雨淇说,”楼顶平台上挂在铁丝上的那套衣服是毛料的女式西服,毛料的衣服只能干洗不能水洗,干洗的衣服是不用晾晒的,显然是有人故意挂上去的,目的是想转移我们的视线。

“还有,我仔细观察过红玉脚上穿的平底拖鞋,鞋底无尘,干净得很。我用放大镜看了,微粒物质接近零,从她的房间走上楼顶平台有22 个水泥台阶。你想想,走过这22 个水泥台阶,怎可能鞋底无尘?”

“你是说,苏兰找红玉,将她灌醉,然后抱她上了楼顶平台,再返回屋里拿了拖鞋和西服,制造醉倒冻死的假现场?”李慧说,“可舒队,苏兰是你的妻子……”

“法律无情,我也没有办法,所以我才感到脑子里乱糟糟的。我想,这事只能由你出面,你去找她,告诉她红玉的房间里有她落下的一条花围巾。你劝她自首,如果她愿意,也算是我给她留了一条生路。”

“那好,我马上打电话给她。”

苏兰接了李慧的电话,也急着要见李慧,说15分钟后赶到望江楼与她见面。舒雨淇只好撤身离去,留下李慧与苏兰单独会面。

回到家,舒雨淇坐立不安,一直等着李慧的电话,却整整一夜始终没有听到手机的铃声。第二天一早,舒雨淇早早来到局里,却没见李慧的踪影,打电话过去,李慧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舒队,我昨晚才睡了两个小时……”

舒雨淇打断她:“你什么时候能到?”

“15分钟,你开车来接我。”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21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悬念故事 破案故事
夜色微凉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