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夜过十八盘

夜过十八盘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曲静夜安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5】篇文章
日期:06-09|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刘伯英|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曲静夜安发布现代故事《夜过十八盘》,内容如下:

海龙、柳河两县搭界的鸡冠山,山高林密,山上有十多里长的十八盘驮子道。这条驮子道,是大荒沟通往大沙滩的必经之路。很早以前,骑骆驼的相面先生,马帮的商人,往东山里走,都要路过这条十八盘驮子道。

“九一八”事变后,一帮胡子进驻驮子道。这帮胡子有一百来号人,每人两套家巴什,人强马壮。大掌柜的报号四海山,扛大活出身,是个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他控制了十八盘驮子道后,神仙也休想从这里过去,真是插翅难飞。为了争夺驮子道,日本鬼子在离驮子道二十里的大荒沟村设了一个警察署,派川岛任指导官,命令他在三个月内消灭四海山,占领驮子道。川岛带领警察去打了三次,失败了三次,损兵折将,丢了脸。没成想这帮胡子这么难打,川岛愁得腮帮子都肿起来了。

翻译官给川岛出了个主意,他说:“驮子道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硬打要吃亏,还是来软的。胡子图的是钱,多给他们几个钱,把这条道买下来吧!”

川岛觉得翻译官说的有理,第二天吃过早饭,换上一套便衣,在翻译官的陪同下,来到鸡冠山下。在第一盘道旁的戗子里,他见到了大掌柜的四海山。川岛先开口:“皇军要通过十八盘驮子道,南下剿匪,希望大掌柜的让出驮子道,给予方便。皇军愿意给大掌柜的一笔钱。”

四海山说:“为了给皇军方便,我们愿意把驮子道卖给你们。你给每个兄弟五十块大洋,三天内交齐,我们马上撤出驮子道。丑话说在前头,少一文钱,我也不撤!”

川岛满口答应,他心想,金钱果然比子弹有用。“一言为定!大掌柜的不愧为英雄好汉,办事果断。三天内,我亲自送来大洋五千块!”

过了一天,川岛骑着马,把五千块大洋送来了。四海山收下大洋,摆上酒席,请川岛吃饭。三杯酒下肚后,川岛问四海山什么时候让出驮子道?四海山说:“我想今天就让出来,可兄弟们不让。兄弟们还有个要求,不知指导官能不能赏脸?”

川岛说:“有话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

四海山说:“前几天,我们捐大荒沟三个富户三千块大洋,请皇军帮助我们收上来。货到手了,我们就把驮子道让出来,决不拖延!”

川岛又是满口答应,他说:“这点事情好办,我明天就给你们送来。这几个富户要是不交,我就烧他们的房子,让他们倾家荡产!”

隔了一夜,川岛又带三个富户把三千块大洋送上山来。四海山手下的字匠出来接了大洋,又摆上酒席,款待川岛。字匠给川岛斟上酒以后,川岛请大掌柜的出来说话。字匠说:“抱歉,大掌柜的今天不能出来陪酒了。今天早晨,有人把大掌柜的接到大沙滩去了,点灯时候才能回来。”

川岛听说大掌柜的让抗联接去了,心里凉了半截。四海山要是叫杨靖宇接去,他们要是拧成一股绳,可就不好办了,到那时候,这条驮子道夺不过来,连大荒沟警察署也难保了。他说:“皇军要求你们明天让出驮子道。”

字匠说:“大掌柜的临走有话,什么时候让出驮子道,等他回来再定。”

川岛没有办法,只好坐下来等四海山。点灯时候,四海山回来了。川岛见了四海山,叫他明天让出驮子道。四海山说:“这事还出点岔头呢!今天有人把我找去,说我要是答应把兄弟们带到他那边去,每人发给一杆快枪、一把匣子、五百发子弹。这个价钱比你那五十块大洋高多了。我回来和兄弟们一商量,兄弟们都愿意去。说句实在话,干我们这一行的不图别的,就是图多抓几个钱,有个好家巴什。”

这几句话把川岛说笑了,他说:“你要是跟我走,我出大价钱,每人发给一杆日本造的三八式、一把镜面匣子、六百发子弹。让你编成一个团,任命你为团长!”

四海山说:“当团长,我的人马不够啊!”

川岛说:“人马不够怕什么,你可以扩军嘛!”

当天晚上,四海山和川岛就把事情谈妥了。四海山提出的条件是,每人发一杆三八式、一把镜面匣子、六百发子弹,编成一个独立团;川岛提的条件是,四海山让出驮子道,到猴崽子沟接武器,然后把队伍开进警察署喝庆功酒。这些条件双方都答应了。四海山留川岛在戗子里住了一宿,天亮以后,四海山送川岛下山,一直送到猴崽子沟。川岛看他诚心诚意,就放心回警察署了。

川岛回到大荒沟警察署没站脚,急急忙忙骑上快马,回到山城镇北大营报功领赏,受到一番赞扬。同时,从北大营军火库里取出三八式一百杆,镜面匣子一百把,子弹六万发,装上一辆大汽车,乐颠颠地运回大荒沟。又把武器弹药装上大车,由警察押车,送到猴崽子沟。

四海山派出的探子发现,警察押着的大车进了猴崽子沟,连忙回来报告。四海山担心川岛弄虚作假,又派炮头下山探探虚实。炮头回来说,车上拉的确实是枪支弹药。四海山亲自登上第十八盘驮子道,四处了望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动静,这才命令兄弟们收拾金银和衣物,准备下山。这工夫,翻译官也来到山前,说指导官请大掌柜的下山领武器。四海山二话没说,挎枪鞴马,带领全体兄弟撤出驮子道,大摇大摆地向猴崽子沟走来。

四海山带领弟兄们来到猴崽子沟大榆树下。川岛已经坐在大榆树下等了半个时辰,他看四海山带领人马到了,拍着四海山的肩膀竖起大拇指。他逐个地点了一下人数,一个不少,乐得连声说:“好!好!”说完,让四海山清点放在地上的武器,也是一件不少。清点完毕,川岛邀请四海山带领弟兄们到警察署喝庆功酒,领委任状。四海山说:“弟兄们在山上住了几个月,人困马乏,今天就不到警察署去了。我们先在这儿歇两天,解解乏,再到警察署去拜访!”

川岛说:“好吧!我到警察署去等你,酒席已备好,后天一定光临!”

四海山送走川岛和翻译官,派探子到鸡冠山上探听消息,准备把队伍带回驮子道。一顿饭工夫,探子回来说,鬼子封锁了,有两个连的兵力。这时候,四海山才醒过神来,原来川岛耍了花招,他昨天回山城镇调来两个连的守备队,藏在树林里,趁今天四海山下山接武器的工夫,突然占领了驮子道,封锁了东西两个山头,把四海山紧紧包围在猴崽子沟,使四海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剩一条出路,就是带着弟兄们到警察署去缴械投降,把川岛给的八千块大洋、武器和弹药一件不缺地给川岛送回去。

四海山不愿意走投降这条路,又派出几个探子四处寻风探信,想找一个敌人兵力少的地方打出去。探子出去探了一天,也没找到一条出路。川岛派人送来一封信,邀请四海山抓紧到警察署赴宴。四海山回话告诉川岛不要着急,再等两天一定光临。这天,天刚蒙蒙亮,四海山把字匠叫起来,让他“推八门”,找一条路打出去。字匠拿出几个钢镚“推八门”,结果四门不开。四海山气坏了,把钢镚扔进草丛里。

说话工夫,探子从山下带回来一封信,告诉四海山,敌人兵力很强,不要硬打,再等一等,晚上有人去接他。中午,川岛又派翻译官来接四海山,四海山说,我今天不能去,弟兄们还没歇过乏来,明天我去,让指导官放心。

其实,川岛才不着急呢,他的兵力已经把猴崽子沟围得水泄不通,四海山好像水缸里的鱼,什么时候想抓就什么时候抓。他估计,四海山非顺他这条道走不可。所以,他派人到山城镇去买洋面、黑菜、黄蘑,灌了两篓烧酒,杀了一口肥猪,抓来几个厨师,准备做八大碗席,迎接四海山。

太阳落山之前,川岛又派人到猴崽子沟,催四海山下山赴宴。川岛三番五次派人来,催得四海山心急火燎。他估计川岛要动手了,今天晚上死活也得打出去。天黑以后,他把队伍拉到山坡上,做好了打出去的准备,他坐在山坡上,没敢睡觉。

夜深人静的时候,探子回来报告,说川岛坐着二马车子到了。四海山有心打死川岛,可又不敢动手,怕坑了弟兄们。他硬挺着走下山坡,去见川岛。二马车子上坐的这个人,和川岛的穿戴一模一样,也戴着战斗帽,留着八字胡,挎着大洋刀,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四海山仔细一端详,就是脸型不一样,川岛是圆脸,这个人是长瓜脸。这下子把四海山闹蒙了,他正想问问来人是不是川岛的时候,这个人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四海山,说:“杨司令派我来接你们到大沙滩去!”

四海山问道:“走哪条道啊?”

来人说:“走十八盘驮子道!”

四海山说:“日本守备队在山上把着,过不去呀!”

来人说:“我领你们过去。我给你们带来一百套衣服,让弟兄们赶快换上。”

四海山从二马车子上搬下三个麻袋,打开一看,原来是带肩章和袖标的警察服。四海山乐坏了,急忙分发给弟兄们换上,背着武器,悄悄地向驮子道摸去。

走近第一盘驮子道,遇上了日本守备队。来人用流利的日本话说:“四海山跑了,你们还等什么,快去追!”守备队听说四海山跑了,慌慌张张地向南追去。四海山带着弟兄们,平平安安地走过十八盘驮子道。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312.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惊险故事
曲静夜安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