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天晓得”的奇缘

“天晓得”的奇缘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橘温茶暖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3】篇文章
日期:07-09|来源:上海故事|作者:何沛忠|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橘温茶暖发布现代故事《“天晓得”的奇缘》,内容如下:

前言

解放前上海滩的二马路(九江路),大舞台戏园对面,有两家门面并列的糖果食品店,招牌都是“文魁斋”。同样招牌的两家店并列在一起,产生了互相排斥的矛盾。其中一家为了表明本店是首创店,在店门口竖起一块广告牌,上面画了只大乌龟,边上写了六个字:“假冒者是此物”。另一家见此情形,照样复制,也画一只大乌龟,也写上同样的六个字,将牌子竖在店门口。如此一来,市民议论纷纷,谁家是正宗,谁家是假冒,只有天晓得了!无可奈何的两家店,听到这一议论,都在乌龟下面添了“天晓得”三个字。

对此,市民挺感兴趣,把这两家店都称“天晓得”——“今天我要去‘天晓得买东西啦!”到了全国解放以后,仍然不忘“天晓得”。而且把天晓得的意思也延伸了,只要发现奇闻怪事,也说成“天晓得”。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天晓得”后代的子孙身上,而且具有令人不可想象的情节——

一个小混混

那是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时期,上海有个打工妹,名唤言春凤,她是个小美女,眼睛大而乌黑,鼻梁挺而秀丽,脸庞白里透红,剪了个齐肩的童花头,既不涂脂抹粉,也不洒什么香水,穿件蓝色工作服,身材适中且又苗条。她的这种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自然美。言春凤是单身,在一家汽车装饰公司打工。租住在老式石库门弄堂小屋里,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这个言春凤,终于被一个怪小子发现了,此人姓代名祖铭,自从他见到言春凤,好比魂魄出窍,始终魂不守舍了。

言春凤租住在东西向弄堂的笃底。她下班骑车回来,从弄堂东面进去一直朝西,碰鼻头为止。代祖铭的家,就在弄堂中段的过街楼上。只要言春凤进弄堂,代祖铭在东窗一伸头,就可以看到言春凤的正面;言春凤从过街楼下经过,代祖铭一个转身,在西窗就可以看到言春凤的背影……代祖铭看言春凤,越看越想看,看得他晚上做春梦。

代祖铭从小不爱读书,不是因为笨,而是懒得不想用脑子,是个老牌留级生,年龄不小了只读到高一,他心一横,干脆扔掉书包“告老还乡”。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当啃老族,天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吃饱肚皮无所事事,走出弄堂去游手好闲,招惹是非。跟人喝酒,打牌斗地主,话不投缘就打架。街坊邻居前戳心后戳背,说这小子是个小混混,哪一天他老子归天,只好流落街头当瘪三了。

代祖铭没出息,是养不教父之过。他老子是开汽车修理店的老板,直到中年才得子,把儿子当成心肝宝贝,却从不关心儿子的成长。如今儿子成了啃老族,他却说,儿子要啃老就让他啃呗!反正我也啃得起。

代祖铭跟老子的想法是合拍的,老爸年过花甲了,家里那么多钞票带不到棺材里去,现在不花更待何时?所以他的口袋里钞票装得鼓鼓的,想要咋花就咋花,从不知道珍惜。

然而,尽管代祖铭浑身是名牌,人样长得也不差,唯独没有姑娘看得上他。不论哪家姑娘找对象,只要介绍人提起代祖铭,都像触电般的打个寒颤摇摇头,故而直到如今,代祖铭仍然是个小混混。

零距离接触

代祖铭自从心中有了言春凤,如痴如醉到不可自拔。本来懒觉睡到太阳晒屁股,还不肯起床。现在他把闹钟的时间,拨到言春凤出门之前,闹钟一响赶快从床上蹦起来,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两只眼睛像电灯泡,从西窗到东窗看言春凤。白天他在外面游荡,时不时地看手表,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赶快回家登上过街楼,再从东窗看到西窗……

能够看到言春凤的时间,前后不到一分钟,但对代祖铭而言,却是一刻值千金,这种爽心悦目的欣赏美女,比喝咖啡更香,比饮美酒更过瘾啊!

代祖铭如此看言春凤,却如镜中看花,水中赏月,看得见摸不着,渐渐地感到不满足,他想与言春凤零距离接触。这天,代祖铭算准时间,从过街楼上下来,眼巴巴地候着言春凤。言春凤进弄堂了,他走在言春凤的车前,佯装要让,她车头向左,他朝左让,她车头向右,他朝右让……言春凤摒不住车,要倒下来了,代祖铭眼捷手快,赶快上去扶,把她扶住了——终于实现了他的零距离接触。这般的人让车,车让人,是常有的事。通情达理的言春凤,并不见怪于他,还说声“谢谢”!代祖铭说:“没事的,是我不好,对不起!”

言春凤骑车回家了。代祖铭望着她的背影,回味无穷:啊!她的这句“谢谢”是甜丝丝的,比邓丽君唱歌更动听呀!兴奋得他浑身细胞都跳芭蕾舞……唉!到了28岁的男人,还是第一次触碰异性,怎么叫他不想入非非啊!

这天代祖铭,依旧在弄堂里等待言春凤。言春凤骑车进弄堂,有只皮球从一户人家门内滚出来,皮球后面跟个小男孩……言春凤猝不及防,说时迟那时快,“噌”地把小男孩撞倒了,言春凤连人带车摔倒在地,摔得她痛苦难忍地爬不起来,那小男孩哇哇地哭叫着喊妈妈……

此刻是代祖铭英雄救美女的良机,一个箭步上前,去搀扶言春凤,为她掸灰,将车扶起,还要问她摔痛了没有……这时小男孩的娘闻声奔出来了,见孩子躺在地上哭,回头见代祖铭和言春凤,恍然明白是咋回事了。她搀起孩子,一摸孩子后脑勺上有个包,就指桑骂槐地说道:“你这孩子,充军似的做啥呀!头被人家撞出个包,找谁去要医疗费啊!”

代祖铭闻声,马上意识到这又是表现一番的好机会。他从兜里抓出一把红票子,毛估估也有千儿八百的,随手递给小男孩的娘说:“喏,给孩子去医院瞧瞧,假如钱不够尽管来找我!”孩子他娘一大把钞票到手,说了声“那就不客气了”,领着孩子进屋去了。这时候的代祖铭,马上去关心言春凤了。

婉拒进家门

言春凤见此情形,觉得这钱应该由我支付的,问代祖铭:“你刚才拿出多少钱?”说着要从坤包里去掏钱,代祖铭揿住她的坤包,潇洒地耸耸肩说:“嗨,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最主要的是,你摔伤了没有?”言春凤知道,他是故意掼派头,在讨好自己,心里说:“钱是一定要跟他算的,但现在众目睽睽下,太惹眼了,以后找机会还钱给他吧。”她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代祖铭连忙接过车把,说:“啊!你的脚崴了!我来帮你推车吧!”

代祖铭把言春凤送到家门口,说:“你等着,我去拿松节油!”他屁颠屁颠地往家里奔,一会儿拿了瓶松节油,又屁颠屁颠地去敲言春凤的门:“开开门,给你送松节油来了!”言春凤在屋内回道:“谢谢你,不用了,我有伤筋膏!”如此难得的机会咋能放弃,代祖铭说:“我的松节油是进口货,效果好着呢!”便继续叫门,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言春凤是个聪明人,街坊邻居对代祖铭的议论,不止一次地早有耳闻,对于代祖铭讨好自己的动机,当然也心知肚明,为了避免是非,对他早有戒备。现在他如此叫门,是开还是不开?她灵机一动,说道:“别敲门了,我的脚不好走,开不了门,你把松节油拿回去吧!”代祖铭无奈,只好无精打彩地走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久,代祖铭心中的秘密昭然若揭。有朋友劝告代祖铭,你知道有多少男人追过言春凤?有钱人的小开、老板、甚至当官的,都想追求她,可到头来都被她回绝了。你代祖铭算老几?除了你老子有钱,其他一无文凭,二无地位,充其量是个小混混,瘌蛤蟆别想吃天鹅肉了!

代祖铭却不以为然,他坦然地说,就算我是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但对天鹅望梅止渴总可以吧!再说了,悄悄地爱一个人是不犯法的,如果心里想美女也犯法,那么生相思病的人都得去坐牢了!况且我发现言春凤不是势利眼,没有瞧不起我的意思……代祖铭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一些朋友也就无话可说了。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563.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橘温茶暖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