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风陵渡

风陵渡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橘温茶暖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43】篇文章
日期:07-09|来源:上海故事|作者:王吴军|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橘温茶暖发布现代故事《风陵渡》,内容如下:

沉默的夕阳把静芳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的,投映到铺着细沙的河堤上,静芳在这个名叫风陵渡的渡口附近默默徘徊着,踌躇着。

细沙铺成的河堤下,流淌着一条宽阔的大河,这条大河名叫风陵河,此刻,风陵河里水波荡漾,仿佛要溢出河岸似的。在岸边成行的绿柳的掩映下,河水碧茵茵的,就像是一湾淙淙流淌的碧玉。河里潋滟着的柔波温婉而恬静,不时地发出低低的“哗哗”声,似乎是在低声倾诉着满怀的心事。

静芳和水旺就是在这个风陵渡的渡口认识的。那时,静芳才二十一岁,家里穷,为了给生病的爹抓药,娘辛辛苦苦攒了十几个鸡蛋,让她在风陵渡的渡口坐船去县城里卖。她把鸡蛋装在篮子里,用一条毛巾盖好,然后?着篮子来到了风陵渡。可是,静芳在这里等了半天,只见有一只船在渡口静静地停泊着,却不见摇船的人。她急得眼泪不争气地“吧嗒吧嗒”直往下掉。最后,静芳终于在一棵粗大的歪脖子柳树下找到了那个就着树的歪斜身子搭成的小窝棚,这里就是在风陵渡摇船的人住的地方。

静芳走到小窝棚前,站定,从草帘子的缝隙中往里一看,只见里面的小木床上端坐着一个人,双手捧着一本翻开的书,整个脸几乎都埋在了那本翻开的书里。那种神情,看上去既专注,又认真。

“老爷爷!”静芳喊着,抬起一只手,撩起了那张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头的草帘子。

“啥?”翻看的书本一合,露出了一张陌生的四方脸,黑黑的。四方脸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瞪着她。

“啊?你……你不是老爷爷?”静芳嘴里说着,身子朝后退着。那张陈旧的草帘子又垂落了下来,隔在了她和他中间。

小窝棚里面的那个人走了出来,站在了静芳面前。静芳顿时觉得眼前仿佛矗立起了一座高大的黑塔,她需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这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他看着静芳,说:“俺是新来的摇船的,有啥事你就跟俺说吧。”

“哦,哦,”静芳有些慌乱地答应着,说,“以前在这风陵渡摇船的庆山爷呢?”

“庆山爷在两个月前去世了。”小伙子说。然后,他问静芳:“你想过河?”

“嗯,嗯。”静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又朝后退了两步。

“你去县城干啥?”小伙子看了看她的篮子。

“卖鸡蛋。”静芳不会撒谎,也没有想到要撒谎。

“卖?这十几个鸡蛋?”小伙子问。

静芳点点头。

“可是,天气预报说今天的天气不好,不能过河。”小伙子说,“万一到了河中间起了大雾或者起了大风浪了咋办?”说完,小伙子肩膀一晃,转身又钻到那座低矮潮湿的小窝棚里去了。

静芳一个人站在小窝棚外面。她看了看小窝棚,又转身看了看那宽阔的大河,两脚像是拴上了两个大铅疙瘩一样,无比沉重。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雾了。河雾里带着鱼腥味和潮湿的气息,缓缓地从风陵河上飘了过来,漫上了铺满细沙的河堤,顿时,几步之外,什么也看不清了。静芳先开始有点害怕,随即,一个念头让她高兴得几乎浑身都颤栗了起来。于是,静芳悄悄地朝着风陵渡的渡口走去。在浓雾的掩护下,静芳飞快地解开了那只船的缆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船往河里推去。

小船载着静芳和她篮子里的鸡蛋朝着大河的中间滑动。

忽然,起大风了。顿时,大河开始变得流急浪高,小船突然像一匹极不驯服的野马一样,摇船的橹也不听她的使唤了,刚刚拿好就歪斜起来,别说摇船了,此时静芳连拿也拿不稳它了。一个大浪打了过来,小船翻了,她掉进了滚滚的河流里。静芳使劲在河水里挣扎着,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又浮动了起来,脑袋也露出了水面,有一只手把她托到了船上。她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黑塔似的人随之从水里爬到了船上。啊,原来是那个在小窝棚里不准她过河的小伙子!

静芳忍不住了,她忽然跳起身,冲了过去,像一只发怒的山羊一样用头拼命地撞着小伙子那宽阔的胸膛,哭泣着嚷着:“你为啥要救我?你为啥要救我?弄不到钱给俺爹治病,还不如让我死了好,呜呜呜……”

“啥?”小伙子弯腰把缆绳一搂,让船的速度减慢下来,歪着脖子瞅着静芳。

“俺爹病了很长时间了,俺娘让我……让我过河去县城把她攒下的十几个鸡蛋卖了,给俺爹买药……”静芳望着河水中漂远了的装鸡蛋的篮子,哭得连话也说不成句了,她越想越委屈,两手捂着脸,哭得浑身颤抖。小伙子看着她,两道浓黑的眉毛皱了起来。

“唉……”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依然沉默着。

静芳停止了哭泣,把手从脸上拿开,偷偷看着他。

小伙子先是用缆绳把舵固定住,然后,他一猫腰进了船舱,扯出了一张雪白的密扣渔网,双手托定,迈动双脚,“通通通”地走到船头,叉开马步,牢牢地站定,随后,那两只像拴马桩似的粗胳膊一抡,手中的渔网“唰”地飞了出去,张开,形成了一个椭圆形,慢慢落进了风陵河里。

他一连撒了几网,每一网都不落空。

船在风陵渡的对岸靠岸了。他找了一个尼龙口袋,将刚才捕到的鱼包裹住了,往静芳的脚下一放,看也不看她一眼,闷声闷气地对她说:“这些鱼你拿到县城卖了吧,早去早回,我等你过河。”

静芳的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她给他深深鞠了一躬,抽泣着说:“俺永远忘不了你……”

真的是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静芳三天两头往风陵渡跑,不是帮他补渔网,就是为他洗衣裳。他虽然仍是那样怪模怪样地蹙着眉头,用一双明亮的眼睛默默看她,然而,他脸上的神情却温和多了。

她知道了他叫水旺,他知道了她叫静芳。

静芳和水旺开始恋爱了。他俩的爱像风陵河一样清,像风陵河一样深。

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静芳和水旺看完电影一起来到风陵渡,坐在船上。

天上一轮明月,水里一个月影,轻轻摇曳着,荡漾着,水光月影,相映生辉。说不清是天上的月掉进了风陵河里,还是风陵河里的月影升到了天上。船儿像一个幸福的摇篮,在静静的风陵河上轻轻摇曳着,摇得船上的人快要进入甜甜的梦里了。

“我……我……我被他骗了!”她只说了这一句,眼泪就扑扑簌簌地滚落了下来。她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向他诉说着,忘记了虚荣和羞愧,只想得到他的同情。

水旺听着静芳的哭诉,他把船橹从水里往上提了提,放横了,当成舵,把船稳住,用心听着静芳的哭诉,连眼皮也不眨一下,直到静芳不再说了,这才闷声闷气地问道:“他对你……咋样?”

静芳从来都不会撒谎,她诚实地对他说:“他对我没啥说的,很好,知冷知热的……”

水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船橹猛地一转,黑塔一般的身子往船橹上一压,船就像一匹骏马似的昂起头,滴溜溜地拐了一个圈子,照着原路返回去。

“你……你这是干啥?”她吃惊地叫道。

水旺什么话也没有说,直到船驶到了他们刚才起航的风陵渡的渡口,他把船停稳,将船板搭上,这才扭过脸来,蹙着眉头,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沉默着瞅了她一会儿,仿佛要把她从里到外看个透。然后,他的手往岸上一指,嘴里迸出来两个字:“下船!”

“啥?”静芳望着他,问。但是,她的声音是颤抖的,“你开啥玩笑?”

水旺仍然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她,脸上连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手依然朝着岸上指着:“我叫你下船,我不送你去离婚!”

静芳倏地站起身,恨恨地看着他,然后,她转过身,踏着他为她搭起的船板,一步三颤地跑上了岸。

“喂,你等一下!”他在她的身后喊道。

他在喊谁?她听得真真切切的是他在她的身后喊,但是,她头不回,脚步不停。

“赵静芳,你……”他追上来了,她感觉能够听到他“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了。

她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去看他,故意给他一个脊背和后脑勺。

“给!”他把一个小本本从她的背后塞到她的手里,“你把这个拿去,把欠别人的账还上,剩下的,买一些家具啥的……”

然后,她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从这脚步声中她听得出来,他离开了。她这才把他塞到她手里的小本本拿到眼前看,哦,是个存折。里面的存款数额是五万块!这正是她爹当年向他要的彩礼数啊!

“水旺哥……我……这钱我不能要……”她追着他,喊。

正在低头朝前走的水旺转过身,伸出粗壮的两臂,拦住了她:“这些钱是我靠自己的力气正大光明挣来的。不会咬了你的手!等你们以后手头宽裕了,再还我……”

说这话时,水旺并不看她,明亮的眼睛一直朝旁边望着。他不能欺骗自己的感情,他还在无比执拗地爱着她哩!他不愿意看到此刻她的眼泪,更不想听她说感激的话。不等把话说完,水旺便一个鱼跃,跳上了船,拿起船橹,宽宽的膀子一晃,又一晃,船已经离开了河岸,朝风陵河的中间驶去。

船渐渐远去了,远远望去,他和船和风陵河仿佛融合在了一起,渐渐消失在茫茫的远处。只有淙淙流淌的风陵河的水,在跳荡着,闪耀着,展现出一片动人的风景。

很久很久,静芳仍然在风陵渡的渡口站着,任凭一阵阵的风吹拂着滚烫的面颊。她的两眼含着晶莹的泪花,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那淙淙流淌的风陵河的河水,她此时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发现,这条河是那样的宽阔,那样的清澈,那样的美丽……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56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百味人生
橘温茶暖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