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情感故事 > 炊烟里的父爱

炊烟里的父爱

栏目:情感故事|发布:浪漫烟灰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6】篇文章
日期:04-08|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浪漫烟灰发布情感故事《炊烟里的父爱》,内容如下:

鲍鱼和咸鱼

对于食物,父亲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从骨髓里透出来的款款深情。

他爱吃,也爱煮。

曾经,我们有过家徒四壁的日子。捉襟见肘的生活,贫瘠一如缺水的沙漠,可是,我们餐桌上的食物却还是油光闪闪的。

星期日,未等阳光大张声势,父亲便会在温柔的晨曦里,拎着菜篮去菜市场。囊中羞涩,不能买大鱼大肉、大蟹大虾,他的脑筋便拐个小弯子,买肥肉、买小鱼、买瓜果、买蔬菜。

回家后,父亲把那一大块宛如白玉的肥肉切成细细的小块,然后起锅,锅热了,便把那堆亮澄澄的肥肉一股脑儿地倒进去。

我站在炉子旁边,饶有兴味地看。

肥肉受热,“滋滋滋、滋滋滋”地发出痛苦的叫声,慢慢地熔了,熔化成一锅金黄色的油,熔不了的,就变成了香香脆脆的猪油渣。这时,整间小小的简陋的厨房都氤氲着猪油那绵密、浓郁的香气。父亲手脚麻利地把猪油渣捞出来,然后把猪油慢慢地倒进陶钵里。我睁大眼睛看着,觉得那像是一道金色的瀑布。接着,他用筷子夹起一颗猪油渣,往我嘴里送。猪油渣在口腔里金碎玉裂,鲜香的味儿在舌面上活蹦乱跳,形成了一生悠长的回味。

接着,父亲用盐把小鱼腌了,放进猪油里炸,那香味就像爆竹,噼噼啪啪地四处飞溅。我想,就算是患了厌食症的人,味蕾在这一刻也会起死回生吧!

在晚餐桌上,父亲面前就端端正正地放着那个陶钵,他在每个孩子的饭碗里浇上一大匙子猪油,再洒上一圈酱油,仔细地拌均匀,让我们配着炸得酥脆的小鱼和烫得碧绿的菜心,大快朵颐。这样的饭菜,简朴得近乎寒酸,但是,在我们的记忆里,它却绽放出艳艳的花朵。那种被香味紧紧拥抱着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直到今天,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一看到猪油渣,双眸依然会大放异彩,而一闻到猪油的香味儿,也还是会心驰神往的。

父亲让我们知道,纵是活在贫穷的夹缝里,我们还是能够以丰腴的猪油来安慰饥饿的肠胃,我们也依然能够以亮亮的油光把餐桌的气氛点缀得花团锦簇。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父亲在人生路上走得很不顺畅,极早出,极晚归,回来时早已过了用餐的时间。母亲把他的餐食留在一只大碗里──白米饭被压得密密实实,上面有卤蛋、咸鱼和青菜。有时,上面放的是煎午餐肉配蛋花;或者,几大匙香菇肉酱(罐头)配长豆。母亲把饭菜热了,在荧荧的灯火下,看着他吃。不管母亲给他准备什么,他都吃得津津有味,脸上浮着的,是感恩惜福的恬然。纵是淡淡的白米饭,父亲也能尝到饭里沁出的甜味。随遇而安的心态,使一切落入他口中的食物都变得很可口。把碗里的每一粒饭扒得精光,父亲很满足地长吁一口气,似乎重新获得了奋斗的精力和信心。父亲认为,就算日子过得再困窘,胃囊是不可以被亏待的。当鱼翅、鲍鱼伸手难及的时候,青菜、豆腐也别有一番滋味。味蕾,应该具有能伸能缩的耐力。

在父亲的熏陶下,年纪很小的时候,我们便已经知道,甜有甜的大魅力,淡也有淡的吸引力。鲍鱼固然美味,咸鱼也不赖;燕窝固然细腻可口,锅巴也别有风味呀!

分享的滋味

父亲工作稳定后,日子像渗入了糖液,越过越甜。

我们一次又一次搬家,愈来愈宽敞的厨房,变成父亲大显身手的乐园。

父亲很胖,但是,一进厨房,他身手之敏捷,让世间所有的胖子看了,都只能暗叫一声“佩服”,就算是瘦子也会自叹弗如。

厨房里有一口大黑锅,沉甸甸的,可是胖胖的父亲单凭一只手,便轻轻松松地将它拎了起来,让它稳稳地坐在炉子上,宛若练了轻功一样。靠着这口大黑锅,父亲在闲暇时为一家大小煮出了不计其数的美味佳肴。

他炒饭,能让裹着蛋液的饭粒在锅里尽情地飞舞;他炒菜,双手转如飞轮,蔬菜在锅里还来不及喘息,便被他铲起置于盘中,那颜色啊,碧绿得如同春天的树叶;他炒牛肉,更显功夫,只听得“哧哧”连声,酒香与肉香并肩齐飞,晶莹的洋葱和柔嫩的牛肉不旋踵便缠绵缱绻地相拥于盘中了;至于他做的干煎大虾嘛,红彤彤、亮闪闪,多一分嫌老,少一分不熟,那种恰到好处的鲜嫩爽滑,是味道的极致。

父亲也常常做一些需要极大耐性的菜肴,诸如梅菜扣肉、焖牛腩、冬菇凤爪、东坡肉、豆豉排骨、罗汉斋,等等。每当菜啊肉啊的在锅里慢慢熬煮的时候,他便手执一本书,坐在靠近厨房门口的安乐椅里,一边舒心惬意地读,一边密切地监督他的菜和肉,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把菜煮煳的。菜和肉在他周全而又尽心的照料下,总知恩图报地呈现出最佳的光彩。

在屋子里安静地做着功课的我们,浸在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香气里,幸福的感觉特别强烈。是父亲和母亲用食物的香气把屋子转化为温馨的家园。

有些人,在厨房经过一整天的辛劳,胃口会大受影响,会说:“太累了,吃不下。”可父亲不同,他吃得比谁都多,他吃东西时那种全心全意享受着的样子,食物若有知觉,也会觉得他的胃囊是它们这一生所能追求的最好、最圆满的“归宿”。

父亲宠味蕾,是不遗余力的。

然而,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不但宠自家人的味蕾,也宠他人的味蕾。

有很长一段时期,每逢星期天,伯伯伯母、叔叔婶婶、堂兄堂弟、堂姐堂妹,都会聚集在我们家,共享晚餐。

主炊的,便是父亲和母亲。

我清楚地记得,父母从菜市场回来时,好像两棵走动的圣诞树,左手臂和右手臂,还有左手和右手,都层层叠叠地挂着鸡鸭鱼肉和瓜果蔬菜。

之后,两人就像两架风车一样,转呀转的,在厨房里不休不歇地忙着。父亲主炊时,充分地展露了他做事富于条理的性格。蒸炸煮炒烩焖烘,各就各位。气定神闲的他,总是先把汤熬了,在汤咕嘟咕嘟地喋喋不休时,才不慌不忙地切肉、洗菜、剖鱼、剥虾;之后,有条不紊地焖肉、炸鱼、煎虾、炒菜。母亲充当他的助手,两人合作得天衣无缝。

当暮色蓬蓬松松地肥胖起来时,亲友也陆陆续续地到了。

这时,一切菜肴都已准备就绪。分设几桌,丰盛的菜肴摆满桌面,笑声像长了翅膀的鸟儿,在膨胀着香气的空间里飞来飞去,那种花团锦簇的热闹,是记忆里根深蒂固的榕树。

过了许多年后回想,当年家里没有请佣人,单凭父亲、母亲的两双手,在短短一日内,怎么能够弄出大大小小几十个人吃的菜肴呢?他们请客,不是偶尔的一次两次,而是周周如此,乐此不疲。

答案其实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那就是:分享的意愿。

父亲喜欢和至亲的手足们分享人生一切美好的滋味。

坦白说,我实在没有父母当年在家开数桌宴席的能耐,可是,我在结婚后也常常烹制各式各样的点心与朋友们分享,每当看到朋友津津有味地品尝美食的笑脸,便有大朵笑花从我心里茂盛地绽放出来。这种“分享就是快乐”的心态,其实就源自父亲当年潜移默化的影响。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qinggan/1028.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情感故事标签:父爱故事
浪漫烟灰发布的其他情感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