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李二娃的城市闪生活

李二娃的城市闪生活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墨暄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0】篇文章
日期:02-20|来源:互联网|作者:王平中|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墨暄发布现代故事《李二娃的城市闪生活》,内容如下:

01、卖艺

李二娃这几天没事做,就拿起从老家带来的那把二胡,到街上卖艺。他二胡拉得不好,难登大雅之堂,只是在一些大排档为食客喝酒助兴。

每每走到客人桌前,李二娃总是先鞠一躬:先生,听曲吗?

大多时候都被人拒绝,遇上态度好的,答声我们在谈事;遇上态度不好的,叱道:

走开,没看老子正忙吗?

这天,李二娃接连被几桌食客拒绝,心里有些急,便伫立在一张桌前不肯走。一脸上被酒精染得血红的食客发了怒,瞪圆双眼,一拍桌子,滚,再纠缠,老子给你不客气了!

旁边桌上一老者见状,向他招手,解了他的围。老者说,给我拉一曲吧。

拉什么曲哩?

你会阿炳的作品吗?

李二娃忙点头,他对阿炳的作品不熟,只会一曲《二泉映月》,于是一阵手忙脚乱,硬是将开始的低沉压抑拉得像鬼哭狼嚎,将最后的惆怅感叹拉得像一潭深水。一曲未完,汗水便从他脸上流了下来。

老者双目微闭,脑壳摇动,听得如痴如醉。

李二娃暗自庆幸:幸好这个老头不懂!

又拉了一曲《赛马》,一曲《良宵》,老者才叫打住,付了款,走出食店。

那个脸上被酒精染得血红的食客走过来,对李二娃竖起大拇指,你牛,这人可是川大音乐系教授,着名的二胡演奏家……

李二娃闻言,一下子怔住了……

02、守候

老板把工钱卷起跑了!消息立即像一阵风,传遍了整个工地!

这是一年的辛苦钱呀!工友们愤怒了!

跑得脱和尚跑不脱庙!李二娃说。

是咧!工友们附和着。于是,大家一窝蜂似的涌到了老板的别墅里。

别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见了气势汹汹的工友,哭丧着脸说,我没骗你们,他真没回来!

我就不信,老婆要生孩子,老板还不回来!李二娃说。

于是,工友将工棚搬到老板的别墅旁,二十四小时守着。

时值年关,雪花飘飘扬扬地在空中飞舞。民工们苦着脸,缩在工棚里。要是领到工钱,说不定此时正与老婆孩子亲热哩!

不知谁骂道,黑心老板,不得好死!

就有人附和,是哩,狗日的不得好死!

半夜时分,别墅里传来老板女人的呻吟声,时断时续。

工友们睡不着了,披衣坐着,烟头在工棚里一明一暗地闪着。

老板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后来变成了痛苦的喊叫。

这样下去要死人哩!李二娃说。

把他狗日的全家死绝才安逸!有人恨恨地说。

如果见死不救,我们同狗日的黑心老板有啥子差别?李二娃说,走,弟兄们,看看去!

大家来到老板的别墅里,看到老板女人脸色苍白,蜷缩在地,地上一滩鲜血。

不好!大出血!李二娃大声地说,快!送医院!

03、深井

天麻麻亮,李二娃就到劳务市场去找活儿干。他在街上轻一脚重一脚地走着。突然,一脚踏空,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咚地一声掉进了窨井里。

窨井有一人多深,四壁光滑,无法攀登。他在下面往上跳了跳,还差半尺才能抓着井沿。看来,不借助外力难以上去。

天渐渐亮起来,李二娃终于听到外面有了脚步声,于是大声呼救。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妈妈,有人掉井里了!一个中年妇女说,说不定是偷井盖的哩!脚步声渐渐远去。

不一会儿,又传来脚步声,李二娃又大声呼救。一个小胡子走过来。李二娃说,小哥,帮忙拉一把!小胡子说,拉你上来,给多少钱?李二娃说,我是出来打工的,身上没得钱哩!小胡子说,没得钱,你就在下面待着吧!大白天,老子闯鬼哟!骂骂咧咧地走了。

李二娃继续呼救。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弯着腰,双眼警惕地看着他,说,帮你忙,拉你上来,你再说是我推你下去的哩?李二娃说,怎么会呢?男人说,这种事见多了!

掉井里半天了,李二娃很绝望。一个脑壳伸到井边,手里拿着一个扫把,问,你在井底做什么?李二娃说,我掉井里了。来人问,怎么掉下去的?李二娃心里一动,说,我偷井盖时不小心掉下来了!是吗?这人说着,掏出了手机。

不一会儿,李二娃听到了警笛声……

04、抄表

李二娃的出租屋,水、电、气各有一个总表,再是分表入户。三家公司只抄总表,单元要算到一家一户。之前,都是每户轮流一个月抄表、算账、收费,很麻烦。有人因为工作忙,延误时间去交费,单元便时常被断电断气停水,住户们便骂骂咧咧的。

李二娃见状,对小区的人说,轮流抄表很麻烦,每月的水、电、气费,我帮着收吧!

张大妈问,你要工钱吗?

要啥工钱,都是一个单元的住户,举手之劳嘛。李二娃说。

大兄弟,你真是做了一个天大的好事哩!张大妈双手直作揖。

没事,没事,我一月有半个月上夜班,时间多。李二娃说。

话虽这么说,李二娃抄表后才知道多麻烦:先到水电气公司去抄总表,再一家一户抄分表,然后算出每户的费用。他怕出错,还要反重算几次,核实无误后再去一家一户收钱。有时家里没有人,要一上一下跑几次才收得到,费收齐了还要交到各个公司去。尽管这样,能为大家做点好事,他也乐在其中。

半年过去。一天,李二娃上晚班,白天在屋里睡觉,朦胧中,听到张大妈同一个人小声嘀咕:

你说,他每月乐颠颠地收水电气费,图个啥呢?

你怀疑他在收费时做了手脚?

说话小声点,这说不清哩!

那找个人去查查账不就行了嘛!

这样好吗……

听到这些,李二娃脸上发烫,像做了贼一样!当天晚上,他将收水电气费的本子和交费后的发票交了出去,说自己忙,没有时间收费了。

于是,回到每户轮流收费。有人因为工作忙,延误时间去交费,小区又时常被断电断气停水,不得安生。

05、遭贼

近来,李二娃租住的小区常被贼光顾。贼专偷挂在窗前横杆上的年货,先是五楼赵大爷家的香肠被盗,接着是四楼孙二嫂家的腊肉丢失,这天,三楼张大妈家的咸鱼又不见了!

邻居们议论纷纷。

张大妈:我看呀,肯定是内贼。谁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呢?

孙二嫂:你们说,我们小区里有几个会赤手爬楼?

赵大爷:我们单元,还有哪家的年货没有丢过?

李二娃听了,血直往头上涌,这明显是说他嘛。谁叫他家的年货没被盗呢?

上班时,李二娃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刘三炮。

刘三炮笑了笑,说,这算个啥事?你家的年货,也可以丢一次嘛。

我住在底楼,年货不可能挂在窗前,怎么丢?

咱啥关系,兄弟帮你一回。刘三炮拍着胸脯说。

当天晚上,一个黑影扛着一个尼龙袋从李二娃家溜了出来。

李二娃“唰”地拉亮灯,跑出屋子喊:抓贼——

李二娃本是喊给楼上人听的,谁知屋外花园里突然冲出几个人来,将刘三炮按在地上,还有人狠狠敲了刘三炮一棒,刘三炮“哎哟”一声栽倒在地。

李二娃一看,是赵大爷、张大妈、孙二嫂他们,忙喊,不要打!打不得!

赵大爷说,我们在这蹲了半天才逮到贼,有啥打不得?

孙二嫂说,难道这贼娃子是你同伙?

李二娃想,如果不制止,出了人命更没法交待,忙说,他不是贼!

张大妈问,他不是贼谁是贼?

李二娃知道这下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2417.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市井故事
墨暄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