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故事大全_成人睡前故事_文摘精选_故事文摘杂志在线阅读-故事者网站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老兵桥

现代故事《老兵桥》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鱼泪满江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1】篇文章
日期:2020-04-16|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作者:焱燚|阅读:手机阅读

感谢鱼泪满江发布现代故事《老兵桥》,内容如下:

生活在省城的屠浩南是名生意人,这天到县城里出差,洽谈采购香菇的事宜,猛然想起来老班长胡添福就在这个县清水乡的清水村,决定去拜访他。他开着车到了清水村,打听着到了胡添福的家里。

只有胡添福的老婆在家,她听说屠浩南是老公的老战友,急忙把他让进屋里,端茶递水。屠浩南问起胡添福在哪里?胡添福的老婆说,他在清水河里撑船,说完就拿起手机准备给胡添福打电话。屠浩南忙制止,时间还早,他想去清水河看看胡添福撑船,除了在武警部队里坐过冲锋舟,他还没有坐过真正的小木船,正好坐一坐,过过瘾。

到了清水河,只见胡添福摇着小船,船上坐着几个村民,正在向这边划过来。屠浩南兴奋地喊道:“老班长!”胡添福认出了屠浩南,很是兴奋,“小屠,等着我,马上到岸了。”说着话,他的手上加把力,小船就像飞了起来,不一会儿,船就靠了岸。胡添福跳上岸,冲过来一把抱住屠浩南,两人哈哈大笑起来。胡添福捶了屠浩南一拳,说道:“好小子,哪阵风把你吹来了?我想死你们这群调皮捣蛋的小子了,总算见着一个了。”

屠浩南呵呵笑着:“老班长,我也想你哪,刚好到县里办事,这不,马上来看你了。”

胡添福划着船,屠浩南坐在小船上,小船在河中心荡荡悠悠的。屠浩南问道:“老班长,你怎么划起船来了?挣钱吗?”胡添福笑着说:“我这是义务划船,不收钱的。”

面对屠浩南不解的眼神,胡添福解释起来:清水村的孩子们上学,村民们到乡里赶集,都得过清水河,不然就得绕五六里路到下游过桥。原先有一个单身老艄公,专门在此摆渡,依靠微薄的收入养活自己。五年前,老艄公去世后,没人摆渡,胡添福就自告奋勇地揽起了这个活儿。作为回报,农忙时,有孩子上学的人家就自动帮胡添福干农活儿。胡添福因为右腿有残疾,干不得重活儿,这样就各得其所。

屠浩南看着胡添福的右腿,关心地问:“老班长,你的右腿还是老样子吗?恢复不了吗?”

胡添福叹口气,说道:“只能这样子了,除了不能干重活儿外,其他都还好,不影响生活。”

屠浩南满怀歉意地说:“要不是我,你的腿也不会残废。”他的眼前不由得浮起了十几年前的往事。

那个时候,胡添福是武警部队的班长,手下有一名副班长和十名战士。特大洪涝灾害的时候,胡添福所在的武警部队奉命抗洪救灾。在江堤上填充沙袋时,江面上忽然漂来一个小男孩,在滚滚的江水中沉浮着。屠浩南猛地跃入江水里,抱住小男孩,被翻滚的江水卷着向下游飞快漂去。

还好在转弯处,屠浩南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岸边的杂树枝,被赶过来的武警战士将小男孩拉了上去。在拉屠浩南上来时,屠浩南已经没有了力气,没拉住,顺着江水向下游漂去。在这危急时刻,腰里早就绑上绳子的胡添福跳入江水里,抓住了屠浩南,把他救了上去。但是胡添福的右腿撞在江水里的暗石上,撞成粉碎性骨折,落下了残疾,只得提前退伍。

听了屠浩南歉意的话语,胡添福忙说道:“你这小子,说了多少次了,这不怪你,那是一次意外。再说了,国家也没有亏待我,每月都给补贴,加上种植香菇,一家人的生活还过得去。”

望着宽阔的清水河,屠浩南问道:“老班长,你们村为什么不在河上架一座桥呢?”

胡添福说:“难哪,说来说去,还是没有钱。”他告诉屠浩南,清水村一直在向县里反映,希望能架一座桥,但是清水村这一段四五里长的河面,是最宽的,县里派技术人员来测量过,架一座能跑汽车的混凝土大桥,得将近一百万,这笔钱县里一时拿不出。县里就让清水乡自己想想办法,可是清水乡是个穷乡僻壤,就算发动整个乡里老百姓捐款,也凑不够一百万,清水河建桥的事情就搁置下来。

等到孩子们放学,胡添福把他们都接过河后,就拴了小船,和屠浩南说说笑笑地回到家里。胡添福的老婆早就整了一桌好菜,两人坐下来喝起了酒。两杯酒下肚,话匣子打开了,两人兴奋地谈论着当年一起当兵的趣事,不时爆发出笑声。

屠浩南讲,胡添福因伤退伍后,几年间班上的战士们都陆陆续续地退伍了。刚开始,大家都还保持着联系,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就慢慢地失去了联系,不过,要是花一点工夫的话,还能找到。“老班长,到时候我把他们全召集起来,在你这里聚一聚,大家叙叙旧,一醉方休。”

胡添福大声说好。那一晚,两人抵足而眠,谈了大半夜。第二天,屠浩南依依不舍地告辞而去,车屁股后面,被胡添福塞满了土特产。

转眼三个月过去,这一天,胡添福的门前忽然来了一辆大巴,下来十一个人,领头的就是屠浩南。胡添福接到老婆的电话,把小船交代给别人,急忙往家里赶。到了家门口,看见院子里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的人,都是当年班上的战士,胡添福禁不住热泪盈眶,抖动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十个人在副班长的带领下,一声“敬礼”,齐刷刷地敬起军礼。胡添福急忙挺直腰杆,“啪”地一个立正,举手还礼。虽然大家穿着休闲服,但那种虎虎生威的军人精气神,依然激荡在每个人脸上。礼毕,大家呼啦围上来喊着“老班长”,胡添福一个个轮流拥抱,眼圈红红的。

屠浩南乐呵呵地说:“老班长,我没有食言吧,把一个班的老战友全都给你带来了。”上次回到省城后,屠浩南通过各种办法一个一个地联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所有人联系上,还建了一个老战友微信群。之所以没把胡添福拉进群里,就是大家约定了,一起来拜访老班长,给他一个惊喜。

胡添福让大家坐,他推出摩托车说是上街买菜款待老战友们,大家急忙制止,说是路过县城时,买了菜的,麻烦嫂子加工一下就行了,然后从大巴车上搬下酒和菜。胡添福在院子里用两张小桌子拼成一张大桌子,十二个人围着坐下,胡添福的老婆边炒菜边往桌子上添,他们则边聊天边喝酒。

胡添福站起来举起酒杯说:“你们确实给了我一个惊喜,退伍后,大家天各一方,我就没敢想还能聚齐。今天,咱们一个班的老战友终于聚齐了。来来来,我敬大家一杯。”

副班长说:“老班长,你恐怕没有想到吧,当初我们班这一群小子,现在都出息了,出了好几个大老板。”他指着胖胖的大张说,这小子当初训练场上总是拖大家的后腿,退伍后开了一家鞋厂,现在腰缠千万。

胡添福笑着说:“大张,当初训练时我可没少踢你屁股,你不会记恨我吧?”大张笑嘻嘻地说:“老班长,你别说,我还怪想念你的脚,做梦还梦到被你踢了一脚,等会儿饭吃好了,你再踢一脚吧,皮怪痒痒的。”胡添福指着大张,笑着说:“都当大老板了,还是这么皮!”

副班长指着小李说:“还记得咱们班的散打冠军小李子吧?他退伍后办了一个散打学校,培养了不少散打人才,现在也是老板了。”小李子忙谦逊地笑着说:“我是混口饭吃,说起来,当初参加咱们系统的散打比赛,多亏了老班长的指导和关心,才拿下了冠军。”

屠浩南也在一旁附和,猴子办起了托运部,黑子开了家饭店,大牛开了家罐头厂……猴子、黑子、大牛,都是大伙儿给起的绰号。胡添福连连说,大家赶上了好时候,都有出息了,他很高兴,因为都是他带出的兵嘛。黑黑瘦瘦的小泥鳅抢着说:“老班长,我呢,是我们村的养猪大王。你要不是光荣负伤,也不会窝在小山村里受委屈了,我打算教给你技术,你也可以办一家野猪养殖场,发财致富。”胡添福连连说好。

副班长兴奋地说:“老班长,还有一个大惊喜,你恐怕猜不到,我们这些老战友们商量好了,捐款给清水村建一座大桥。”胡添福愣了一会儿,有些不相信地问道:“真的?”大家都微笑着看着他,点点头。屠浩南解释,他联系上老战友们后,在微信群里发了几张老班长划船的照片,讲了老班长的现状,也讲了清水村的困难,呼吁大家捐款修桥。战友们踊跃捐款,几位当老板的负担了大部分,剩下的也都有所表示,一共捐款一百多万,帮清水村建桥,也为了让腿脚不便的老班长不再划船。

胡添福连连拱手:“我代表乡亲们表示感谢,来,我这一杯,代表清水村的乡亲们敬你们!”大家举杯共饮。

当晚,胡添福借了几床被褥,在屋里打了地铺。大家躺在通铺上,想起了抗洪救灾的时候,一个班的战友们,就是这样打地铺睡的。那个时候,又累又困,刚躺下,就一个个酣然入睡。不过这一晚,他们根本没有睡意,有太多的话要说了。

第二天,老战友们告辞时,胡添福给每人送了一大袋香菇。

捐款到账后,胡添福就忙着跑前跑后,着手准备建桥事宜。桥建好后,全班的老战友都赶来参加大桥的落成典礼。这是退伍老兵捐款建的桥,大桥的名字自然就叫做“老兵桥”。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542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乡村故事
鱼泪满江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