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现代故事 > 证人

证人

栏目:现代故事|发布:冰封残夜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12】篇文章
日期:07-26|来源:小小说月刊|作者:津子围|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冰封残夜发布现代故事《证人》,内容如下:

华子正在吃早饭,母亲拎着熨好的衣服过来,看见桌子上的及第粥原封未动,不满地数落起来:“你怎么还没吃粥?”华子说:“我又不是参加考试,吃这个干什么?”母亲说:“当年你参加高考,不是一考就中了?今天去法庭,图个吉利!”华子看了看漂着油星的大碗里盛的肉丸、大肠和猪肝,没吃就已经作呕了。

母亲坐在华子对面,看来她要紧盯着华子,监督他吃下去了。

堂屋大门敞开着,门外小雨淅淅沥沥,一只公鸡和五只母鸡躲进屋子里避雨,空气中弥漫着腥气。母亲嘟哝道:“你爸都烧了七七了,法庭总算有了消息。如果法庭没动静,外人还不知道怎么看咱家呢!杀父之仇,换了西塘吴家老二,早拎着斧头去砍人了……妈不是鼓动你胡来,可你也太软脚了,当了几年小学教师,一年比一年文,一年比一年弱。”

华子尝试着吃了一只肉丸,不想,腻在食管中间就不肯往下走了。母亲很不高兴,用筷子猛地敲打着桌子。地上的几只鸡吓得四处乱窜。

华子说:“妈,我今天是去战斗的,我爸说过,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您尽管放心吧!”母亲眼里汪出泪来,说:“魏强那个天杀的,头顶生疮,脚下流脓,十里八乡谁不晓得他是个赖头!政府都拿他没办法,咱小百姓还不任由他欺负?这回你爸死在他手里,只能你出头给死不瞑目的老头子讨个公道了!”

华子说:“我知道。”

华子出门时,两只公鸡在院子里斗了起来,鸡冠子血红,脖子上的羽毛支棱着,哪个都不肯认输罢休。

在县法院门口,郝律师从轿车里移出了胖墩墩的身子,主动和华子打招呼。华子气喘吁吁地问郝律师:“我没来晚吧?”郝律师说:“没晚,开庭还要等一会儿,趁这工夫,我再和你说一说赔偿的事儿。”毕子问:“数额有变化吗?”郝律师说:“有变化,增加了8万。”见华子用疑虑的目光瞅他,郝律师说:“原来精神损失费是2万,现在10万,我们按上限提……不瞒你说,魏强那边托人找过我,他们的意思,刑期短点儿,钱可以多赔。”华子瞪大眼睛说:“想用钱来买刑期啊?门儿都没有!”郝律师说:“华子你放心,他们是收买不了我的。你也知道,我对魏强也是恨之入骨,这十来年,我参与了跟他有关的不少官司,窝心上火十来年了。我提高精神损失费跟刑期没关系,该判刑判刑,该拿钱拿钱,一点儿都不能便宜他。”

“这样,赔偿费就40多万了吧?”华子问。郝律师说:“41.5万。你看一下……”郝律师拿出笔记本,指点着对华子说:“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这是合计……”华子思忖着问:“刑期能判多少年呢?我看法律规定最高三年。”郝律师说:“不、不,魏强是全部责任,醉酒,逃逸,情节严重,法律规定是3至7年。”

华子叹了口气说:“如果我爸有过错,那会怎么样呢?”郝律师愣了一下,说:“你爸有啥过错?一个老人大雨天过马路,他是弱者,他没有过错。”华子说:“假设,假设他也有过错呢?”郝律师看了看华子,低下头说:“那就要大打折扣了。”“刑期吗?”华子问。郝律师说:“不光刑期,赔偿金也大打折扣了。”

华子沉默了。郝律师摁了摁华子单薄的肩膀,说:“一会儿你要出庭作证,万万不可意志松懈、心猿意马……华子,你是受害人,不要怕他,好人不要怕坏人!我们要用法律的武器惩罚犯罪,讨回公道。”

开庭了,法庭里的人并不多,没有魏强那边壮声势和闹事儿的人,这出乎郝律师和华子的预料。天阴起来,尽管大厅里的灯都开着,整个法庭还是显得晦暗。双方律师开始陈述,华子瞥了一眼窗外,精神开始溜号。

出事那天下午父亲出现在小学教室窗前,他穿着修补过的黑色雨衣。华子从教室里出来,问他:“爸,你怎么来了?有事吗?”父亲说:“没事儿,就是想来看看你。”华子愣了一下,说:“我天天回家,又不是不见面……”父亲没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华子看,仿佛一眼没看住华子就消失了一样。华子说:“爸,没什么事我还要回去上课。还有,你回去时小心一点儿,下雨路滑。”父亲点了点头,见华子转身,又补充说:“华子,爸跟你说两句话。你爸没本事,你没借爸的光,你妈也没跟我享福。你知道,爸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如果爸走了,你要照顾好你妈!”

华子下班回家,父亲还没回来,他打伞外出去找父亲,找到晚上十点半也没找到,再后来听到的就是噩耗……那个雨夜,魏强从经常出没的酒店出来,酒后驾车,快速拐过有监控的路口时,迎面撞到一个黑色的物体,车冲上人行道才停住。魏强冒雨下车,大概发现人已经死了,见四下无人,慌乱中驾车逃逸了。

除了事实,华子的脑子里还拼出了另一个画面——确诊癌症晚期之后,父亲就开始精心谋划这起事故了。这个事故成立是有前提条件的:一、他之所以选择车祸的方式,是因为这个方式可以获得物质补偿,以致他离世之后还可以给妻儿留下一笔财富。二是明确的嫁祸对象。父亲是个好人,他不会有意去害人的,魏强恰巧是他的仇人。当年老房子动迁,乡政府动迁补偿协议是9万元,魏强找上门来,要给12万,强行让父亲签字画押转给他。他耍赖打横,从政府那里赖了20万,答应给父亲的12万却迟迟不兑现,拖了两年才给了8万元。父亲窝囊了一辈子,一口气憋在心里出不来,他用尽生命最后的能量复了仇,完成一次人生的壮举。三是魏强天天在酒店歌厅厮混,时常酒后驾车,横冲直撞。于是,一起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在雨夜里发生了,华子家将作为受害者得到几十万的补偿,而魏强也将受到法律的审判,还得蹲监狱。问题是,这个案子也有瑕疵,比如父亲的主观意图,被撞和故意被撞的性质是不同的,父亲那天下午去学校看他,说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看来,瑕疵掌握在华子一个人手里。

轮到华子作证了,他凝视国徽好一会儿,说:“在此我要向法庭陈述另外一些事实,事故当天下午,我父亲去学校找过我……”法庭一片哗然。郝律师焦急地站起来,不顾程序地向华子提醒道:“华子,你要维护法律的公正啊!”华子冷静地说:“我就是在维护法律的公正……”华子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他说:“我是一名教师啊!”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xiandai/668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相关现代故事标签:拍案惊奇
冰封残夜发布的其他现代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