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者网站_故事期刊_文摘杂志_免费故事文摘在线阅读
故事、文摘投稿
当前位置:故事者 > 民间故事 > 归德府疑案

归德府疑案

栏目:民间故事|发布:枝头渐绿 已在故事者网站发布【3】篇文章
日期:03-07|来源:互联网|作者:未知|阅读:收藏此文手机阅读

感谢枝头渐绿发布民间故事《归德府疑案》,内容如下:

清朝干隆年间,归德府大名鼎鼎的尚益才尚员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归德府。原来,尚益才仗着自己的兄弟尚益臣是京城的三品官,虽年近六旬,却无恶不作,所以他的死让归德府的百姓人心大快。可是新上任的归德知府马定安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马定安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迅速找出凶手,将其法办的话,尚益才的弟弟尚益臣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轻则丢官,重则丢命,更重要的是归德府的百姓也有可能要面临一场灾难。眼下之急就是迅速找出凶手。

几经摸查,马定安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尚益才被杀的当天张二保从尚府门前经过,不想尚家的看门狗一下子从门洞里蹿出来,对他又撕又咬,张二保又惊又恼,一脚将那只狗踢折了腿。尚府的狗被人踢了,这还得了?当天下午,尚益才就带着管家尚武和几个家丁到张二保家里又抢又砸,还一脚将张二保年迈的老母亲踢倒在地,老母亲磕在门槛上,撒手西去。张二保又气又痛,扬言要杀死尚益才。

很显然,凶手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张二保。马定安马上命令衙役前往拘押张二保。很快张二保被带来了,衙役还在他家后院的草丛中找到了几张银票,而票号正是尚益才的,这更加重了张二保的嫌疑。

马定安一拍惊堂木让张二保交代他是如何杀死尚益才的。张二保大喊冤枉,可是他又提供不了昨晚不在现场的证据,也解释不了那几张银票的来历。马定安当下决定先将张二保关押起来。

一夜不眠,马定安又想到了此案的许多疑点:尚益才被杀当晚,尚府中的十几条看家狗为什么一声也没有叫?而且尚府的院墙足有五六人高,一般人不可能爬进去。能做到这一点的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功夫了得,二是凶手根本就是尚府中人。尚益才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而另一处则在咽喉,而且刀口不一致,显然是两种凶器所致,按照常理,凶手杀人一般不会带着两种凶器。

种种疑点,放到张二保身上好像都解释不了。那么会不会是张二保买凶杀人呢?好像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张二保靠编席为生,每天的收入仅供母子二人煳口,根本就不可能有钱去请什么杀手。再说了,如果尚益才的死真是张二保所为的话,他明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又怎么可能还若无其事地呆在家里,还如此不小心地将几张尚益才的银票遗落在自家屋后的草丛里呢?

这些都非常不合逻辑,马定安越想越肯定,尚益才的死与张二保没有关系。一定是有人知道张二保和尚益才的矛盾然后杀掉尚益才,嫁祸给了张二保。马定安决定先将张二保释放,只要张二保一放出去,真正的凶手也许就会自己露面的。

第二天一大早马定安升堂,宣布张二保杀人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回家。谁知道他刚说完,跪在堂下的张二保就大声喊道:“尚益才是我杀的。”马定安吃了一惊:“张二保,我已宣布你无罪,你为何又说尚益才是你所杀?”张二保哭着说:“青天大老爷明鉴,尚益才真的是我杀的。他打死了我的母亲,我要杀死他,为母亲报仇。”马定安疑惑了,他又问:“是不是有人逼着你承认?”

“没有,杀了人就该偿命,再说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求一死。”张二保说。

“那我问你,尚益才的院墙足有七八人高,你是怎么爬进去的?”马定安问。张二保说:“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练就了一身爬高的本领,尚府那院墙根本就难不住我。”

马定安眉头皱了几皱,又问张二保:“若是你杀的人当有凶器,凶器在哪儿?”张二保说,他已经记不清他把刀藏在什么地方了。一听这话,马定安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案发到现在一天还不到,要真是张二保所为,怎么会记不起凶器藏在了什么地方呢?既已承认了杀人罪行,又为什么还要隐藏凶器?

可是张二保却坚决说尚益才就是自己杀的,马定安只好再次将张二保关回了牢里。

当天夜里马定安又来到尚府仔细勘查了一番,回到衙门时天已经亮了。虽然一夜没有睡,马定安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反而流露出一缕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在这时有衙役来报,尚益臣来了。马定安一惊,然后微微笑了笑,赶快出去迎接。

马定安一来到大堂,还没有行礼,气势汹汹的尚益臣就问尚益才被杀一案的进展情况。马定安就把这几天审讯,以及张二保认罪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尚益臣说:“他既然已经认罪,就赶忙签字画押,然后斩首。”马定安说:“张二保虽然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可是其中疑点非常多,凶手应该另有其人。此案还须再审。”

尚益臣大怒说:“满嘴胡言,我看你分明是袒护张二保,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马定安淡淡一笑说:“人命关天,下官不敢做主,如果尚大人认为此案可以结案,就请书面示下,免得日后叫下官为难。”

尚益臣不屑地看马定安一眼:“真是不识抬举。”说着坐到大堂上,展开纸墨用左手写了起来。马定安看着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

很快尚益臣写好了,他走下大堂将字条扔给马定安:“这下行了吧,赶快叫张二保签字画押。”

马定安点点头,升堂,命将张二保带上堂来。很快张二保被带了上来,衙门外也挤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马定安大声地说:“张二保,你目无王法,为报私仇而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说的了,只求一死。”张二保说。马定安哈哈一笑:“好,那本官就成全你。来啊,叫张二保签字画押,关进死囚牢,秋后问斩。”

本文地址:http://www.gushizhe.com/minjian/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1 2下页
阅读相关民间故事标签:公案故事 悬疑故事
枝头渐绿发布的其他民间故事更多
网友点评(0 条评论)
验证码:
故事者网站是故事、文摘阅读平台,免费提供多种国内广受好评的经典故事期刊、文摘杂志电子版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故事、文摘均为网友整理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删除,本站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0 Gushizhe.Com 故事者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3060号-1 网站地图
合作 / 友链 / 建议请联系故事者网站E-mail:325794#qq.com(#改为@)